百川匯聚

 

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改革還是倒退?不保留宗教事務局,由黨直接接掌

根據3月31日中共中央印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其中第十四項是對宗教事務局作出改革,「不再保留單設的國家宗教事務局」,但結果並不是多年前傳出的併入民政部門,反而是由中央統戰部「統一管理宗教工作」。 是次改革的目的,是「強黨對宗教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全面貫徹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堅持我國宗教的中國化方向,統籌統戰和宗教等資源力量,… 詳閱

一個甲子的循環:中國再一次「躍進」

60年前的1958年,是中國步向極「左」的一年,以老毛發動大躍進為標誌,高舉三面紅旗。中共要「超英趕美」,「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完全違反常識,全民土法煉鋼,全民滅雀。更可怕的是,舉國上下都參與了「躍進」的謊言,連著名科學家錢學森,也無視科學,埋沒良知,支持畝產十萬斤是完全可能的。結果帶來了史上最大的「人禍」! 同年,中共宗教政策的「消滅… 詳閱

愛國主教口中的「利瑪竇模式」

在北京出席兩會的天主教愛國代表(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雷世銀主教〔自選自聖主教〕),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記者訪問時,推崇「利瑪竇模式」,認為此是「最適合中國的模式」,看罷令我大吃一驚!甚麼是「利瑪竇模式」?是「文化適應」嗎?利子不僅主張「合儒」,更提出要「補儒」及「超儒」,同時也要「易佛」。他的《天主實義》,確用了不少儒家概念,但同時… 詳閱

香港家書談中梵協議:「中梵修和不可漠視之公義」

邢福增
家明: 上次跟你通信,原來是年半前了。近半年來,我正享用安息年假,離港專心寫作,沒想到收到你的來信。 你說得對,相信中梵即將就主教任命問題簽署框架協議。對此,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公開表達憂慮,這與梵蒂岡高層的樂觀態度,形成強烈對比。作為教友的你,問我該如何看是次爭論。我認為,我們不應忽略協議背後涉及的深層問題。 半個多世紀… 詳閱

中梵協議,一切都在黨的牢牢掌控之中?

「堅持我國天主教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深入推進民主辦教,積極穩妥開展自選自聖主教,發展壯大愛國力量,牢牢掌握中國天主教的領導權。」--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王作安 這是王在2016年6月對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講話所闡述關於天主教的「工作重點」,題為〈做好新形勢下宗教工作的行動指南〉。 近日中梵關係再次受到各方關注,筆者相信,如果中梵在主教任命上… 詳閱

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的「指定臨時活動點」釋疑

《宗教事務條例》釋義 今天(2018年2月1日)是新修訂《宗教事務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生效的日子。關於《條例》生效對中國宗教自由的影響,可說備受各方關注。筆者注意到,自2017年11月起,國家宗教事務局在其官方微信公號「微言宗教」上,每天推出對《條例》的「釋義」。由於「釋義」乃由參與起草修訂者編寫,故被視為對77條的條文的「權威解讀」。檢視… 詳閱

今天要重溫一段「統戰」基督教的歷史

中共建國初期對基督教的政策,是「領導和支持」愛國分子,去「團結」大多數虔信教徒,「反對」仍與帝國主義勾結的少數反動分子。「領導和支持」、「團結」與「反對」三者,充分反映其統戰的手段── 團結與鬥爭。「愛國分子」是中共信任的同志,「大多數虔誠信教徒」是需要接受教育與改造者,而「少數反動分子」則是打擊及消滅的對象。 當時,被中共公開「反… 詳閱

自願為奴

數天前,在台北唐山書店買了《自願為奴》(The Politics of Obedience: The Discourse of Voluntary Servitude),作者波埃西(Étienne de La Boétie)是16世紀法國思想家。全書探討的問題是:為甚麼人會忘記了生而自由的本質,而容忍暴政(他稱為「僭主」),自願為奴?他指出,自願為奴不一定出於恐懼,而是建立在普遍的同意之上。為何有人會同意暴政?作者總結了幾方面的原因: (一)… 詳閱

在地的信仰,在地的牧者

《走進時代的信仰》推薦序 近年來,常常聽到不少批評指香港教會「離地」(不接地氣),暴露了信仰與時代脫節的困局。是的,信仰從來不是處於真空的狀態,屬靈人也是真真實實地活在具體的時空處境之中。不論是基督徒個人或是信仰群體,即或具有「天國人」的身分,但如何履行「地上公民」身分,實踐社會責任與使命,這從來是無法逃避,又極具張力的挑戰。 面對… 詳閱

所有美善力量:給被囚者的講章 (腓四1-9)

2017年10月15日,8號颱風日,講於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安素堂 監獄禁不住的人性之光 30年前,有一齣十分賣座的港產片《監獄風雲》,相信大家仍有深刻印象。不少人對監獄的印象,可能是從電影獲得。無疑,電影的監獄世界並不真實,但即使真實的監獄不像影片描述般暴力與黑暗,我想也沒有人想進去生活。因為,監獄是一個囚禁犯人的地方,代表失去自由。 《監獄風雲》的…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