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昨夜,星光燦爛,但烏雲仍然蓋頂

昨夜,星光燦爛,全城共慶……因為689被亞爺DQ了。 是的,但我們明白,這絕不是民主的勝利。因為,689只是循「密室政治」的方式「被自願」地以家庭為重,宣告不參與連任選舉。正如四年多前上台時一樣,他怎樣上台,也怎樣下來;對他而言,規矩從來沒有改變。 我們高興,因為689絕對不配當香港人的特首。四年來,香港已被這人弄得面目全非,禮樂崩壞。這個誠信破… 詳閱

如果當權者信了耶穌……

剛在面書讀到一則留言,流露了對當上政府領導人的基督徒的傾慕,列舉了孫中山作為基督徒,會有「天父的美意」。貼文對中國歷史上兩位領導人差點兒不能信主,表示遺憾。例如康熙曾對基督信仰有所欣賞,如非「禮儀之爭」,康熙已經皈依,清朝歷史將會改寫。又引述一些未經證實的資料,指毛澤東在延安與傳教士關係很好,如非有人「從中作梗」,即已皈信。「如… 詳閱

革命尚未成功……

中共宣稱自己實現了孫中山的理想,真的嗎? 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民族」是五族共和,今天中共的民族政策,真有尊重少數民族的文化及宗教嗎?「民權」是建立主權在民的民主政府,確立五權(立法、司法、行政、考試、監察)分立的憲法,實現憲政;今天中共連「憲政」都不敢提,黨權大於民權,黨權壓倒五權!「民生」是平均地權、節制資本;今天中共的「權… 詳閱

再思政治中立與「被代表」

打從人大常委掀起釋法風暴,好幾個宗派的信徒,紛紛以「某宗派人」(循道衛理人、信義人、宣道人、浸信會人、聖公會人、平安福音堂人)名義,發起聯署並表達對「反釋法」的看法與立場。隨後,個別宗派的領導層表達了對有關現象的關注,並作回應與澄清。其中焦點之一,在於憂慮此政治表態會令宗派之名受牽連,違反政教分離,或政治中立的原則。同時,也有信… 詳閱

一個幽魂,愛國主義的幽魂,在香港徘徊……

馬克思在《共產主義宣言》劈頭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A spectre is haunting Europe — the spectre of communism)。今天,在此時此地的香港,卻成為「一個幽魂,愛國主義的幽魂,在香港徘徊」……不是嗎? 近日,許多人都在趕上「愛國號」的「屍速列車」。為了要「愛國」,或成為「愛國的人」,甚或是讓人知道你是「愛國的人」,無所不用其極。「… 詳閱

「一國兩制」的精神 豈不正是HK is not China?

中共是黨國體制,以黨治國,黨的領導大於一切。因此,黨委的權大於政府,黨委書記才是掌權者。即使在政府部門、人大、政協及法院內,都設有「黨組」,完全體現了黨的領導,故曰「黨天下」(儲安平說出「黨天下」的事實,1957年被打成「右派」,至今未獲平反)。這「黨天下」的事實,伸延至其他理論上不應有「黨組」的領域,如民主黨派,也有「交叉黨員」(即… 詳閱

辱人與自侮

近日,我城掀起了一陣反對「辱華」之風,不禁令我思考,何謂「辱」?又所為何事? 筆者查考《商務漢字精解字典》,原來「辱」字本意是指「手持農具做農事」,但亦可解作「恥辱」,「辱」與「榮」相對。一方感到受辱或屈辱,相信是由於另一方作出「侮辱」性的舉動,如辱罵、凌辱,或污辱…… 或曰,「支那」一詞,挑起了昔日日本侵華,國人飽受凌辱之痛,雖… 詳閱

《中國乎?本土兮!身分認同的十字架》自序

兩年前很想寫一篇文章,但卻一直沒有勇氣寫,坦白說,也不知如何寫。或是,最後自己會下一個怎樣的結論……這篇文章的名字是「今天我,如何面對中國?」 兩年前的9月,香港社會好像在暴風雨的前夕。9月27日晚,金鐘政府總部已經有不少香港市民在聲援學生,大量警察在佈防,並與示威者對峙。由於翌日早上要到一教會主講中國主日,故帶著忐忑不安的心離開金鐘… 詳閱

下耶利哥,去! (書六1-5)影片

2016年9月28日,講於「使命公民雨傘運動兩週年祈禱會」 今天我…… 各位弟兄姊妹,我們「回來了」。我相信,每個人都有一個「傘下」的故事,「回來了」既是將兩年前的片斷與記憶重現,但也是夾雜了這兩年間發生的不同經驗,這種交錯構成了「今天我」。 當大家聽到「今天我」這三個字的時候,相信馬上會懂得接下去「寒夜裡看雪飄過,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 詳閱

每個人心中的一把傘

這把殘破的雨傘,是兩年前「九二八」在夏愨道「旁身」的。當日下午,出發到金鐘,在超市買了後來被香港警方稱為「武器」的雨傘、保鮮紙、雨衣……撐起的雨傘,經歷催淚彈的洗禮後,最後變成這個樣子。 回家後,為了環保,剩下的保鮮紙放在廚房用了。這把殘破的兩傘,一直保存至今(原來買了兩把,另一把完好的,後來有一次,因來訪客人沒傘,給了他用……事…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