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

我們與惡的距離……

羅五1–5 講於2019年6月16日 邪不難正?難為正邪! 記得童年時,看粵語片不僅是娛樂,也在學習做人的道理,或應該相信的價值。好像在艱苦的環境中,原來仍可快樂地過簡單的生活;要誠實,並作正直的人,又或是邪不能勝正等。好像黃飛鴻系列,雖然壞人(如石堅)好像得逞,但最後奸人堅一定會跪地求饒,黃飛鴻一定可以儆惡懲奸的。不過,長大後,發現事情不是那麼… 詳閱

上主仍在?!

啟一4–6 2019年6月12日「免於被擄的恐懼,同為這城求平安」晨禱會 今早站在這裡,也許我們有不同信仰,不同背景,但我們都是關心我城的香港人,同心守護這片土地。在近日(不,應是近年),「在今天的香港,上主仍在嗎?」這問題曾否在你的內心浮現?於我而言,目睹我城的淪喪、是非顛倒、價值扭曲;目睹罪惡權勢的昭彰,惡人的亨通、正直的人蒙冤……目睹一個… 詳閱

中國神學家趙紫宸的愛情故事

今天是2月14日,分享一下中國神學家趙紫宸(1888–1979)的愛情故事。 趙在17歲(1905)時,奉父母之命,和比他年長兩歲的小商人之女童定珍結婚。當時趙已在東吳大學就讀,童氏卻沒有接受教育,在文化水平上與趙有極大差距。 趙後來憶述婚姻問題令自己十分苦惱:「是很平常的痛苦;是很真切的痛苦,凡有這種經驗的人可以不言而喻,凡沒有這種經驗的人,雖費萬言,亦殊… 詳閱

秋雨黑夜.看星作夢

太二1–23 2018年12月24日鰂魚涌浸信會平安夜講章 聖誕快樂!? 聖誕節,往往被視作普天同慶、普世歡騰的日子。不過,所謂的「普天」、「普世」,最初應指受基督教文化影響的地方。後來,受資本主義商業化的洗禮,才演變為世俗社會中刺激消費的節日。今天在香港,大家習慣了聖誕節在12月25及26日享有兩天的法定公假,部分機構甚至在12月24日提早休息。雖然基督徒及天… 詳閱

作基督徒的意義:讀陳健民〈我的四年〉(1983)

陳健民兄在中大「最後一課」中自白:「我是一個有信仰而無宗教的人」,並剖白了他從中學到大學期間的信仰歷程。 關於他在大學時代的信仰之旅,他在1983年於中大社會系畢業時一篇文章〈我的四年〉,從第一身角度作了回顧。文首一開始,就引用了潘霍華在《獄中書簡》的話:「我至今仍然相信,惟有完完全全生活在現實當中,人才曉得信仰上帝」。 文中呈現了他的信… 詳閱

丟棄的石頭,教會的根基

從初期教會第一次逼迫看中國 使四1–22 2018年10月7日宣道會屯門堂 歷史時空中的權力圖譜 醫生、傳道、歷史三者,是怎麼結合在一起呢?《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是一名醫生,卻擔起了歷史撰述者的角色,為我們留下了詳盡記錄耶穌生平的《路加福音》,以及保存初期教會歷史的《使徒行傳》。《使徒行傳》又稱為「聖靈行傳」,那聖靈與歷史是如何並存?我在神學院教香… 詳閱

作識見僕人

可九30–37;雅三13-四3,7–8a;箴卅一10–37 (2018年9月17日,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教牧事工部「周一加油站」) 臣服紅線 最近,香港教育局修改了《中學教育課程指引》,在學習宗旨中將「成為能批判、反思和獨立思考的人」刪去,取而代之的是「成為獨立和自主的學習者」。這是否反映政府並不期望,香港的中學生具有「批判、反思和獨立思考」的能力?坦白說,不少… 詳閱

「歐威爾式帝國」(Orwellian Empire)的宗教網絡管控

一、宗教與網絡安全問題 打從中國建立互聯網後,至2018年,中國網民規模達8.02億,互聯網普及率為57.7%;中國手機網民規模達7.88億。1據官方2016年不完全統計,已經有30萬左右的中文宗教網站,並且在「快速增長之中」。2復旦大學徐以驊指出,宗教互聯網的發展,已顛覆了國際宗教傳播的傳統模式,「網絡『世界性』與宗教『普世性』的契合,也使網絡宗教具有比以往任何… 詳閱

今天,要報告上帝悅納人的禧年

(路四:18–30) 今天,在10號風球高懸,風雨飄搖的早上,願主的平安與大家同在。讓我們一同去記念風暴中的香港及中國。在風雨飄搖的今天,一同聆聽及學習上主的話。 使命宣言 很多機構都會定下年度目標的口號,或是使命宣言。這些口號及使命宣言,成為外間認識這機構的參照,到底其存在的目標與使命是甚麼?數日前某左派報章報慶,被城中高官名人譽為客觀、中… 詳閱

記念受逼迫中國教會禱文

掌管歷史的上主,我們在你面前,同心合意的為中國教會獻上禱告: 主啊,在中國的土地上, 有許多教會的十字架被強拆下來…… 有不少信徒奉主的名聚會,遭粗暴打壓,甚至有教會無理被取締…… 有孩童及青少年被禁止來到教會,又有學生被教導要否認自己的信仰…… 有仰慕你名的人,被迫要放棄信仰…… 有忠心的牧者同工受到各種壓力…… 主啊, 他們所發出的哀聲…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