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生活隨筆:工作的意義、在於在香港瘋狂的生存

等了很久,終於迎來放大假的兩天(雖然我始終覺得未免少了一點…)。我是多麼的期待呢,放假時終於可以不被排得滿滿的親友聚會、其他事項所淹沒。 終於,可以好好地想想事情。這種寧靜,是我多麼的響往已久。在咖啡室中的下雨天,我靜靜的望著窗外。 究竟,究竟工作的意義在於什麼? 大家可以想像,當每天面對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坦白說不論時間長短,你的精… 詳閱

我並不「喜歡」上帝…我「愛」上帝。

如果你曾經投入過愛情,相信「喜歡」和「愛」之間,你會知道其差別-不僅是程度之分,更是層次之分。今天,想和各位談談「喜歡」和「愛」上帝之間的差別。 大家都知道我一開始是寫「鬧耶教」而「出名」,有不少人甚至以為我是離教者。過去有不少人曾問我:「去到咁的地步,點解你仲可以信耶穌?我倒不明白了。」 因為,因為我愛上帝啊。(雖然,我的「愛」對… 詳閱

教會老油條

返得教會耐的,有誰成為了「老油條」了嗎? 最近一位舊教會的老朋友,輕輕跟我說:「我轉教會了,沒有返 x 教會啦。」 是的,她和我就是在教會生活十多年的,曾幾何時的「老油條」一族。我倆都曾經「被視為」教會的「明日之星」,培植以負擔起各式各樣的教會事奉。「老油條」這個字眼,沒有一個定義,但泛指一些資歷豐富、經驗老到、處事圓潤世故的人。「老油… 詳閱

隱形指環的誘惑:網絡世界如何淹沒人的良心

〈作者按:這是一篇已寫好數月的稿件,積壓已久,但如與近日的「安心事件」對照,更別有一番感受,大家不妨細心想想。〉 早前與友人談起一個網絡現象:本來具道德水平的人,在網絡上的言論道德水平也總會低幾級,更枉論本身沒有什麼道德意識的人。在網上,我們傾向未詳細了解事件,也動不動對別人作出片面的批評,措辭之激烈我甚至可以以「狠毒」來形容(但當… 詳閱

教會與政治武俠版之「炮山論劍」?

西元2019己亥年,香城政局動盪、禮崩樂壞,龍獸之手長期掌控香城,伺機而動,民心思變。耶教多為百姓著想,內部卻多有分歧,有支持龍獸統治者、有支持群眾抗爭者,其中邢福增院長支持群眾抗爭,管浩鳴、吳宗文牧師則傾向支持龍獸統治。故是次炮山論劍,眾耶教英雄摩肩接踵、簌擁至會場,食花生者亦有不少-因群雄相鬥,勢必一場腥風血雨。一時間炮山之上,人頭… 詳閱

當香港民主崩分離析之時,香港人起度做緊乜野?

2019年4月9日,晚上9時。 在巴士中,加班工作完畢的我終於吃罷暖壺中的晚飯。從巴士上層遙望窗外,那維港滿天的繁星、一直在耀眼地閃爍著。 眼望如斯美景,我總帶有強烈的距離感;香港的繁華,從來不屬於自己。 「香港的繁華,從來不屬於自己」-這句說話出自於一個大學畢業、有兩個碩士、又有穩定工作的人之口,很諷刺對吧?如果這句說話連我都說得出口,我真想… 詳閱

崇拜攻防戰:你會揀坐邊度?

早兩日見到一張惹人發笑的「學校版」坐位專區,興之所至,製作了一張「崇拜版」坐位專區,也讓我對崇拜再有一番反思。 崇拜百態我也寫過不少。在教會中,到底有多少人會認真聽道、認真看待敬拜?還是有一大堆人,只為禁電話/發呆/等食飯/等朋友而返?又有多少人,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事奉?而,我們又有沒有心,去接納長者/小孩/其他人一同的崇拜,還是只… 詳閱

與非基督徒結婚?Hey Bro, you are not alone; we all know that feel.

昨日有機會參加大學同學的婚宴。無獨有偶地,在這批大學同學(大約25-30人的人數)中,連我在內竟有多達五人為「基與非基」的組合(而眾多組合中只有我是基督徒),真可算是不小。 我的那些大學同學嘛,都是典型的人生勝利組。座席中的老公ABC(還有一位老公D是日不在場),有博士有老闆有工程師。這可精彩了,這班擁有高學歷高智兼有強烈獨立思維的人,就耶教… 詳閱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PLDZqDeuSk (請一邊播放歌曲一邊觀文) 朋友我當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奇怪過去再不堪回首 懷緬時時其實還有…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人大了,越發有「識朋友恐懼症」,縱然人圓滑了、世故了,但面對新認識的朋友,已失去年青時的熱情-總想把自己置身在一個角落中、喝杯咖啡、靜靜地就好。 「新朋友」認識不了,但「舊… 詳閱

一直「蓄意地犯罪」?-當今教會的「平庸之惡」

基督徒在教會聽道常談及罪,大都是講講十誡,「不可殺人」、「不可偷竊」、「不可婚前性行為」(??)…但我們又有否想過,其實教會一直都在犯罪、甚至是「蓄意地犯罪」?這,將連繫至今天我想與各位探討的題目-當今教會的「平庸之惡」。 「平庸之惡」的起源 「平庸之惡」此詞出自德裔政治理論思想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她於1960年接受《紐約客》邀請…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