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面對黑暗政權、與「凡事謝恩」的妄想

疫情持續、但萬惡的政府可沒有半刻停下來打壓人民。早兩天一波又一波的警暴,重新再現公眾眼前。大家心知肚明,一日未推翻這個不公義政權、我們也食不安寢不下—只是事情發展到去這個階段,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大家都陷入一種停滯不前的狀態。 3月8日夜晚、又一個無眠夜。身邊有位朋友說,眼見警暴天天上演,「仲凡事謝恩?真係謝唔落」(唔係係咪因為身邊… 詳閱

漫談疫情、談新天地教會、談香港基督教-最要緊的、還是獨立思考吧?

最近因疫情關係,大家對韓國新天地教會名字並不陌生。對於韓國宗教詳情,基於語言障礙,資料並不容易查證,但也可以從身居韓國的一些華人KOL一探內情,就如以下影片。雖然影片頗長,但十分值得一看,關於新天地教會不單是異端、而更是邪教的原因(對於資料真確性,抱歉小妹不懂韓文,是難以查證的了吧?!)。其實這個新天地與是次疫情本身無啦啦扯上關係是有… 詳閱

香港的苦難非關上帝、乃由人禍而生—我們還能感恩嗎?

天災難以預測、但人禍可避免—這也是為何香港市民會如此憤怒的原因。 由2019至2020,香港政府智障程度可謂每天刷新紀錄、令人大開眼界,逃犯條例與及後的反送中運動自不多言。資治通鑑所言「借古鑑今」、唔使耐,2003年就夠,但政府如今處理武漢肺炎手法,竟比當年還要慢、還要落後。對比其他國家防疫措施,香港身為國際都市,連北韓(甚至中國)也比不上、竟仍以… 詳閱

有關「分色牧養」的幾點思考

利申,我都是深黃到金既人,但以我個人而言,也不認同「分色牧養」。 「分色牧養」只會加劇「圍爐取暖」 「分色牧養」原意在於,不同階層有不同的牧養需要,「分色牧養」是最有效避免「同場打大交」的敏感。遺憾地,其實此只是「斬腳趾避沙虫」之舉。難道仲兼社交媒體不夠圍爐取暖嗎?連現實都要咁落去?說到底,所謂「分色牧養」,只是教會用更加迴避的方向… 詳閱

聖誕隨筆:談教會、事奉、人生

聖誕節又來了。除了又拎番〈因為那「不知所謂」的「福音」,我越來越討厭聖誕節〉這篇文出黎鞭下屍外,也想加入一點今年的一些思考。話說在信仰百川中,有讀者就此文章質問,大意指「車,你見教會大搞佈道會、咁又有無留意教會關注弱勢社群?你自己又有無身體力行在教會服待?無既話你憑咩講呢D?」。 在要求我「身體力行在教會服待」之前,我想表達一下我對… 詳閱

香港人,就讓我們互相,從眼淚與血泊中、攙扶起來吧

我從來不說我愛香港,但星期日晚的憤怒實在難以言喻—甚至講粗口都不足以形容我心中的憤恨、震怒與無力。 這兩個月,我像活在一個電影世界中—一個「要讓你發瘋、先把你逼瘋」的地土。我究竟說出過幾多活像電影裡才有的對白?「住起沙田既朋友,你無事呀嘛?」、「我地要有被捕的覺悟」、「落去,救得一個得一個」、催淚彈、橡膠子彈、在人潮如卿的地鐵站中真… 詳閱

學生從來都不是暴徒啊,你們才是!

究竟咩是暴力?藍絲一天到晚講「暴力就是唔岩,犯法就是錯!」,但是而家到底是邊個暴力呢? 學生唔爆塊玻璃,又點入去呢個象徵著制度暴力的頂峰-立法會呢?呢個是意識形態的展現,是人民宣示力量的方法,就是呢個立法會,過左一條條粗暴的法例,甚至有一班民賤聯為虎作倀、強行通過一條又一條香港人不同意的法案,強姦香港民意—我倒覺得今次,年青人是選對… 詳閱

When you Believe:致因為堅持、才能看到希望的我們

我自己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專業人士,面對這段時間的煎熬,其實也同樣的絕望。我也想不到一些更好的言詞(粗口這陣子講了很多),去表達我的憤怒與絕望。眼前的政權,真的讓我們很難搖撼半分。 我只能夠說,留下生命、盡一分力去令這極惡的政權懼怕、倒台,就是我們對它最好的復仇啊。如果在這場戰爭,我們自動End Game,那Infinity War給誰打啊。 從小到大都是耶教徒,… 詳閱

生活隨筆:工作的意義、在於在香港瘋狂的生存

等了很久,終於迎來放大假的兩天(雖然我始終覺得未免少了一點…)。我是多麼的期待呢,放假時終於可以不被排得滿滿的親友聚會、其他事項所淹沒。 終於,可以好好地想想事情。這種寧靜,是我多麼的響往已久。在咖啡室中的下雨天,我靜靜的望著窗外。 究竟,究竟工作的意義在於什麼? 大家可以想像,當每天面對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坦白說不論時間長短,你的精… 詳閱

我並不「喜歡」上帝…我「愛」上帝。

如果你曾經投入過愛情,相信「喜歡」和「愛」之間,你會知道其差別-不僅是程度之分,更是層次之分。今天,想和各位談談「喜歡」和「愛」上帝之間的差別。 大家都知道我一開始是寫「鬧耶教」而「出名」,有不少人甚至以為我是離教者。過去有不少人曾問我:「去到咁的地步,點解你仲可以信耶穌?我倒不明白了。」 因為,因為我愛上帝啊。(雖然,我的「愛」對…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