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香港教會發展契機,九七年後比前更多?

過去二十年,香港教會的發展,對應香港與中國的發展,2009年可以說是一個重要分水嶺。09年的本地教會如同「盛世」,各類事工有蓬勃的成長。那段時期,不少堂會與機構,受「好大喜功」文化影響,成為「超大堂會」等同亮麗業績的說明。 到了2014年雨傘運動,教會整體形勢陷於劣勢,面對著「內憂外患」的困境。大多堂會面對青年信徒與「信二代」出走現象,大專生與… 詳閱

辨識成功神學

教會改革運動至今五百年,華人教會享受先聖先賢推倒了公教會(天主教)的權力管治,另一方面又各佔不同位置,同樣玩弄著權力遊戲。我們極需要「一生悔改」(《九十五條論綱》第1條),就是對付與摒棄「成功神學」,因為不少華人教會領袖與信徒骨子裡最喜愛的乃是「成功神學」。 無論香港、台灣或北美,似乎能站台言說的,都是「成功神學」的代言人,筆者未見… 詳閱

打造「後繼有人」的生態

當今本地教會 (泛指堂會、機構與神學院等) 的嚴重危機是「領袖斷層」,不少在位領袖接近退休年齡,筆者預見未來5年是教牧退休的高峰期。有人認為 :「時勢造英雄」,領袖是神興起的,根本用不著我們操心,神自會到時到候預備;然而現實告訴我們:領袖也需要後天土壤培育成材。 筆者認為「在位」領袖需要正視現實,敢於變革,才能塑造「後繼有人」的氛圍。 領袖退… 詳閱

分齡牧養或跨代牧養?

筆者於八十年代就讀本地播道神學院時,基督教教育科老師是梁景芳姑娘,指定閱讀是了解兒童至青少年不同階段的年齡特性,從而按照受眾特性施教。倘若用現今觀點看,這正是「分齡牧養」(或「按齡牧養」);然而不幸地「宗教市場學」取代了「宗教教育」,結果是矯枉過正把「分齡牧養」作為堂會事工發展的金科玉律。筆者對此不能認同,「分齡牧養」只可視為思考整… 詳閱

當思考遇上權力

華人教會有學識與有思考的領袖與信徒為數不少,然而一進到議事商討,原來正常的思考卻會「忽然閉塞」,於是一些不合情不合理的怪誕議案便會出現。筆者理解「思考障礙」主因之一,就是權力決定了思考的方向與結果。 權力本質是中性,亦善亦惡,有創造的能力,也有毀壞的力量。教牧學要至少要有一堂討論宗教組織「權力學」,方能減少牧場新丁的傷亡率。權力在堂… 詳閱

思考障礙

華人教會發展至今,不少神學院師資學歷水平是博士級,而教牧擁有「道學碩士」也漸普遍。以香港為例,大多為中產堂會,會眾具有大學學歷通常較社區的比例為高。按常理說,堂會的學識文化水平高,思考辨識應不錯,但現實有時卻是相反! 為何有大學水平以上的專業信徒返到堂會,腦袋思考會出現障礙?筆者稱之為「思考障礙症」,這是個體要適應場景而自動「腦殘」… 詳閱

辨識真愛國

今年十一國慶,有一群教牧與領袖(名為「祝福香港復興團隊」)刻意選擇於當日舉行「十月一日香港祈禱日」,呼籲信眾一起為國家與城市祝福祈禱。教會為在上掌權者代禱,乃是合乎聖經的教導,問題是帶領者歌功頌德式善頌善禱,抑或為暴政帶來的傷痛,認罪悔改,哀嘆祈求上主垂憐! 《信念書》第五點:「身為中國人,我們與中國整體人民的歷史命運憂戚相關。因此… 詳閱

教得少而學更多

亞理斯多德這樣說:「我們所是乃我們重複地去做而成。優越本身不是一個行動,乃是一個習慣。」(We are what we repeatedly do. Excellence then, is not an act, but a habit) 安迪史丹利 (Andy Stanley)於《有效的事奉》(7 Practices of Effective Ministry),提出一項牧養理念:「教得少而學更多」(teach less for more),很值得本港教牧思考與應用。 本地兩位學者莊璟珉與趙永佳於〈如何「教得少學得多」?教… 詳閱

聖經論述的跨代牧養

聖經呈現信仰群體的景觀,乃是不同世代一起聚集,聆聽聖言,敬畏上主。每逢重大節期,屬神子民一起歡宴、慶祝、讚美;同樣當面對整個國家族群的危難,召集一起支持、祈禱與守望,也是老小共同參與。 從舊約至新約,猶太人與耶穌門徒一直理解信仰是代代相傳的,「代代相傳」非意味上一代信耶穌為救主,下一代信仰就自動「過戶」(自動成為基督徒,毋須個人認罪… 詳閱

辨識「權力操控」與「靈性虐待」

自宗教改革500年以來,基督新教的發展,宗派林立,兼容並蓄,新興信仰群體不斷湧現。由於更正教的教制與天主教有所不同,不存在只有一個權力中心,就是教宗與梵蒂岡發號施令。基督教衍生的枝節多樣與多元,教制與踐信乃是百花齊放、各自精采。 面對日新月異的獨立信仰群體興起,教牧與信徒有時難以只憑該群體宣稱的信仰來判斷有否問題。現今年代,正統教會與新…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