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當性議題取代了福音信仰

前一陣子,著名作者兼牧者畢德生(Eugene Peterson),因新書出版而接受媒體訪問,對談中「失言」而引發一場始料未及的風波。畢德生隨即收回言論,為風波減壓;當然,他這樣看似前後不一致,對兩個對立的陣營來看,有點兩面不是人的感覺。 畢德生「失言」事件,讓我們理解任何人,哪怕是享負盛名的畢德生,被尊稱為「牧師的牧師」也不會犯錯與失言。路德對猶太人的言… 詳閱

為劉曉波唱哀歌

然而,教皇是遵循《聖經》的箴言來到苦難之地的:『你們要紀念被捆綁的人,好像與他們同受捆綁;也要紀念遭苦害的人,想到自己也在肉身之內。』他紀念苦難中的人們,不是來挑起爭端的,而是以寬容、和解、懺悔和愛的精神來彌合裂痕的。 〈教皇保羅二世的愛與和解之行〉 以上一段話來自劉曉波於2001年悼念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所寫文字。聖經:「你們要記念那些被囚… 詳閱

「福音派」的危機與挑戰

福音信仰一向於全球教會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華人教會更過之而無不及!福音派教會的蓬勃發展,新興的事工層出不窮,一方面說明了福音信仰本身的活躍性;另一方面更因為「福音」於宗教市場上語焉不詳,各家自有不同的表述。任何事工只要冠以「福音」名義,有些教牧與信徒也不作任何辨識,就紛紛支持及推介。畢竟華人教會的生態,跟紅頂白,西瓜靠大邊是大勢… 詳閱

香港回歸廿年之感受與禱文

我錯了!   我得承認對九七回歸那種天真浪漫的「民主回歸」想法,經歷這廿年來中央肆意釋法、詮釋又詮釋、不同領域的干預、操控所有政治選舉的選票意向等,我確實對「一國兩制」失掉幻想,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只是空談! 現時,差不多所有主流媒體自我審查與噤聲,港人只能接收不全面與不客觀的新聞資訊。港人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可以消失得很… 詳閱

回歸廿年以來的香港教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本港回歸廿年以來,人口由六百多萬,增長至七百二十多萬,有20%增長。香港堂會數目也由1,056間(1994年教會普查數據),升至1,287間(2014年教會普查數據),也有21.9%增長。會眾人數升幅更為可觀,由94年聚會的199,056人,提升至14年的310,187人,增長率達55.8%。居港會友人數由257,100人,升至327,112人,也有27.2%升幅。 倘若從堂會數目、信徒人口、財務實力、人… 詳閱

基督徒與臉書的愛恨情仇

引言 無論教會中人喜歡與否,「社交媒體」(或「新媒體」),如「臉書」(Facebook)、Whatsapp、WeChat、Line與微博等,已成為信徒日常生活不可少的部分。毋庸置疑,我們正生活於網絡世界之中,六成多人口普遍使用智能手機(全球中香港佔第二,次於新加坡)。按〈2015年互聯網、社群及移動媒體報告:環球數碼統計數字網要〉報道,香港於上網速度、使用社群媒體人口比例、… 詳閱

被飼養的會眾

當前普遍堂會會眾呈現的靈性現象是「食慾不振」,有些會眾因身體功能老化,吸收力大下降而胃口變差,更多會眾則因長期被飼養,已失掉「自身餵養」的自主能力。 無論嬰孩或動物於初生成長階段,需要被人按時餵養或飼養是正常之事;問題卻是成年父母於孩童兩歲以後,仍要求幼兒乖乖坐好,等待父母或照顧者餵食,則不是值得肯定!孩童健康成長,就是被教導能學手… 詳閱

牧養在聖靈中

華人教會對聖靈工作,常出現兩極的反應,一是過度消費,凡事「泛靈恩化」,於是不當地把「靈恩」等同反智行為;另一則是極度忽略,不敢提及聖經所教導的聖靈位格與工作。 有部分教牧與信徒不自覺把聖靈看為某種超然靈力,只從本位出發,如個人事奉乏力,支取聖靈大能就能迅速充電,滿有動力為主作工。聖靈肯定不是供我們任意操控的神祕力量;祂乃是有位格之神… 詳閱

正視教會的「陰柔文化」

無論任何年齡踏足堂會,他(或她)接觸較多的必是姊妹;上兒童或少年級主日學時,放眼盡是女教師;崇拜的招待,多是女性;青少年團契導師亦是姊妹居多;熱心返祈禱會的,也是姊妹禱聲不絕!正因姊妹於堂會內發揮極大影響力,即或她們過往被拒於建制領導層,教會「陰柔文化」仍然主宰整間堂會。堂會多選擇慶祝母親節,卻少慶祝父親節。 隨著女性主義抬頭,傳統… 詳閱

逆勢下堂會牧養

宗教改革經歷了五百年,全球與本土要改革教會的呼聲此起彼落。問題是華人教會傳統的包袱,有些習慣與做法不是說改,就能一下子改過來。「我不憎恨改變,但我最憎恨你來改變我」是我們耳熟能詳的。 堂會生態改變 作為宗教權力的組織,我們要接受後現代與後真相年代,特別是新世代普遍對權威的質疑、對建制的不信任。整體教會形象於公共空間,看來負面多於正面…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