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那個稱為基督教的品牌

我算是半個果迷。 從iPhone、iPad、MacBook,我都慣用了蘋果的產品。 只是我並非完全的果迷。 畢竟我家沒有Apple TV,左手也沒有戴上Apple Watch。 然而果迷應該如何定義?若我認同蘋果那種簡約耐用的理念,繼而買上少量蘋果產品,我算是果迷嗎?抑或要成為正真的果迷,全家必須要配上蘋果產品?不過無論如何,我選用的品牌正在向人告訴我的喜好和身份。 最近讀過路恩哲(An… 詳閱

望向聖家堂,我想到的是……

聖家堂(Basílica i Temple Expiatori de la Sagrada Família,全稱是聖家宗座聖殿暨贖罪殿),一座位於加泰隆尼亞首府巴塞隆拿的天主教教堂,也是繼魯營球場以外巴塞隆拿最重要的城市地標。作為典型的香港旅客,筆者在西班牙旅遊的同時也自然走到這座聞名全球的打卡熱點留下一點腳毛。 就是走出地鐵站前的一刻,雙眼已經被教堂的宏偉所震懾。縱然整座教堂依然在修建當中,出… 詳閱

十年挑戰 VS 十年不變

「#10YearChallenge」(十年挑戰)是近日社交媒體上最熱門的一個活動。透過在網絡社交平台上分享十年前後的照片對比,讓用戶重溫這十年來的變化。有評論認為這項挑戰是facebook發起的陰謀,目的是要建立海量的臉部數據庫,藉以為人類的成長變化作進一步研究。 姑勿論這項活動的動機如何,十年挑戰的確促使大量網絡用戶分享他們十年間的形象對比。在分享照片的同時,用… 詳閱

你怎麼手震?

「你怎麼手震?」 某程度上來說,手震是我的一個成長記號。 早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便發現自己有著明顯的手震問題。曾經因此看過中醫西醫,擔心是扁桃腺出了亂子。他們卻說我身體健康,不要杞人憂天。 那時候,同學總會笑我容易緊張,連帶我說話也變得模糊不清、失去自信。回想起來,學習時代的一段日子,我在同儕中往往相對寡言,或許多少在意別人看到我口… 詳閱

托雷多的彌撒體驗

跨年旅行,與太太走訪西班牙的土地。 作為禮儀教會的傳道人,西班牙的托雷多聖母主教座堂(Primate Cathedral of Saint Mary of Toledo)向來是我嚮往已久的朝聖地。記得六年前預備有關崇拜禮儀的主日學教材,得知伊比利亞半島在伊斯蘭勢力管治期間(711-1492),該地教會曾經發展出一套不同於羅馬天主教會慣常採用的彌撒禮儀。這套禮儀稱為摩爾阿拉伯禮(Mozarabic Rite),而摩爾… 詳閱

深宵者的佳音

在伯利恆的野外有牧羊人,夜間值班看守羊群。有主的一個使者站在他們旁邊,主的榮光四面照著他們,牧羊人就很懼怕。那天使對他們說:「不要懼怕!看哪!因為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裏,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你們要看見一個嬰孩,包著布,臥在馬槽裏,那就是給你們的記號。」忽然,有一大隊天兵同那天使讚美上帝說: 「… 詳閱

臨近聖誕的光芒

臨近聖誕,教會總會按著節期的傳統,順序燃點四枝擁有不同象徵意義的蠟燭。我們說,蠟燭的光芒寓意基督的臨在;將臨期的主日聚會每多點燃一枝蠟燭,表示距離基督再臨的日子將要多邁向一步。 太初有道,道與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這道太初與上帝同在。萬物都是藉著他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在他裏面有生命,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裏… 詳閱

那一個老師不會認錯的年代

童年,我在一個老師不會認錯的年代渡過。那個時候,錯的總是後輩。老師作為學校的權威,他們總不會犯錯。 還記得一次數學考試,老師把「了」字寫成「3」字,結果大半班同學也不知道自己錯了什麼。直到對卷時同學發問問題、老師把該文字題唸了一遍,才知道大半班同學把「了」字看成「3」字。當然,老師沒有要求自己罰抄「3」字一百次,卻只說同學該細心閱讀文字… 詳閱

福音

每年的十一月底,母校都會舉行一星期的福音周活動。在活動當中,一群老師和學生總是絞盡腦汁、出盡全力,希望讓更多同學接觸有關耶穌基督的福音信息,或者至少先對這份信仰產生好感。 福音周的出現,讓我們都對一個名詞產生疑問:到底何謂福音?當基督徒說要傳福音的時候,總是想到把三福、四律、五色珠向身邊朋友說一遍;然而我們再細閱聖經,則福音似乎帶著… 詳閱

從獵人休刊到牧會心態

據說冨樫義博的漫畫作品《HUNTER x HUNTER》(又譯:《全職獵人》)將要再度休刊了。 說起來,該漫畫在1998年於日本的《週刊少年JUMP》連載旋即大受歡迎,更在次年改編成動畫,讓人氣推上高峰。可惜在2006年以後,作者因為各種原因宣告暫停《HUNTER x HUNTER》的連載,往後雖然多次短暫的復刊,但總逃不過再度休刊的命運。筆者曾經也是《HUNTER x HUNTER》的忠實讀者,卻受不了這…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