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閱讀者

漫長的工作佔據了生活大部份的空間,也教我們變得難以感受閱讀的樂趣。那怕你是一位每星期也要預備講章的牧者,也未必擁有恆常閱讀的習慣。 昨天相約一位大學朋友午膳,閒談時說起各自的閱讀習慣。朋友說大學畢業以後,生命就似是為了工作而運轉。書本放下了,也就再難享受閱讀的樂趣,就是後來以兼讀生身份修讀碩士課程,觸碰過好些建議讀物,感覺卻似是遇到… 詳閱

33歲的信仰

33歲。對基督徒來說,這是一個令人震撼的年紀。 我們的信仰,就是一個處於33歲的信仰,不多也不少。 據說,耶穌就是以30歲之齡傳講天國的福音,並在3年後被釘在十字架之上,結束了他在世傳道的人生。當我們說十字架有著上帝救贖世人的意義、是基督教信仰的核心,那麼這份作為核心的救恩就是從耶穌33歲之時展現在世人當中。那怕後來彼得、保羅繼續宣講有關基督復… 詳閱

當文本脫離作者

2018年香港中學文憑試於4月9日舉行了中文科卷一閱讀能力考核,當中的一篇閱讀文章為台灣作家林黛嫚作品《孤獨的理由》。據林黛嫚的臉書平台說,貴為作者的她讀到試卷上相關問題時,仍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並表示出卷員所擬定的問題實在靈活。 當作者寫下文字、文字再傳到讀者的眼中,往往轉化成另一種形象。我們說,當文本脫離作者雙手,也就正式宣告作者的死亡。… 詳閱

佛系信徒是如何鍊成的?

近來網絡世界經常傳來「佛系」相關的圖片。 所謂的佛系,與宗教並沒有多大相關,指的大概是一種無責任艦長。縱然身負某種身份職業,卻未對其崗位投放太大熱心;最後只有隨遇而安,緣份一到事情便完滿結束。因此,網絡上除了出現佛系編輯、佛系學生、佛系老公,更有佛系天主教徒、佛系基督徒的流傳,用以諷刺那些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卻沒有任何回應行動的信徒… 詳閱

當聖餐失去神聖

2018年3月29日,耶穌受難日前夕,也是教會傳統上的設立聖餐日。顧名思義,這是一個紀念耶穌基督遇害前與門徒共享晚膳、濯足訓話的日子。至於當中的晚膳場境,演變成今天教會的聖餐禮儀。 每當這個儀式進行,施禮的牧者必定會重演耶穌施發餅酒的一刻,並提醒信徒聖餐作為我們罪得赦免的媒介、繼而鼓勵信徒放下各自的誤解而走向復和。那怕你的教會程序或長或短,… 詳閱

查經主持

帶查經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人說,帶查經的人必需要有文青的氣質、對文字有相當的敏感度;有人說,帶查經的人必需要有子華神一般的幽默,能夠為沉悶的活動帶來一點搞笑的氣氛。只是真正的查經聚會,並不是一場棟篤笑、亦不是一場閱讀嘉年華。 查經並不是一般的閱讀方式。它要求的是群體性的發現,卻不是一言堂的教導;它要求的是集體性的建構,卻不是… 詳閱

宗派

早幾天跟一位初入大學的小組學生午膳。學生入讀大學以後,參加了校園的基督徒樂隊,除了每個星期的訓練和定期出隊,樂隊本身也有著團契的影子,讓來自不同學系、不同教會的隊員能夠彼此分享鼓勵。 在午膳分享的同時,學生忽然問我一個問題:「到底我們信義會算是禮儀教會嗎?」對於她的疑問,我當時的內心實在感到好奇。畢竟在她成長的小組以查經為主線,宗派… 詳閱

其實教會有今日真係多少都要多謝大專基督徒學生組織

早些日子因為教會改革五百周年紀念崇拜的關係,以教會同工身份走到伊利沙伯體育館參與聯合崇拜活動、並負責呈獻餅酒的角色。 在採排當天,一位坐在我背後的弟兄忽然拍了一拍我的肩膀。回眸一看,原來是一位來自另一宗派、家住屯門的大學團契師弟。師弟昔日是團契的財政兼組長,卻由於年齡的差距,在學年間未曾與他一起事奉,惟每當大學團契的重聚日又會聚首一… 詳閱

基督君王

本年的十一月二十日為基督君王主日。此日有如教會的除夕,標誌著以路加福音為主要經課的丙年結束,而以馬太福音為骨幹的甲年將於下一個主日開始。 再一次預備丙年的基督君王日講道,於是翻開三年前用過的講章:一則重拾昔日對三段經文的理解、次則避免用上相同的方向闡述經文,期望每次講道都能夠給予弟兄姊妹新的亮光。只是看著這段日子無論社會、教會的情況…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