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南昌站地盤的「基督教拜神儀式」是在敬拜上帝嗎?

日前網上廣傳的南昌站上蓋地盤的「基督教拜神儀式」在信徒中引起熱議。雖然不少心水清的信徒很快就看穿這種儀式和民間的迷信宗教本質無異,但卻仍有不少人覺得批評者只是因為這個「拜神儀式」沒有傳統敬拜的管風琴和詩班和對「本色化信仰」的無知而作出心胸狹隘的批評。 雖然他們似乎嘗試引用不少經文和搬出不少論點,但其實中心論點只有一個,就是「敬拜形式… 詳閱

我的疲倦你明白嗎?

「若我這個星期不回崇拜,我還是基督徒嗎?」朋友問。每一次我和其他弟兄姊妹在教會外談論信仰,他單是望著已覺得很累,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我們還有這個心機在教會外和人談論信仰,看書,上課,甚至寫作。 他沒有明言,或許他也不察覺,但明顯地他是在教會被 burnt out 了。 到底是什麼令他這樣呢? 若不歸主,就不能熄爐 在教會待得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教會「事… 詳閱

林鄭「上帝叫我參選」狂言的延伸思考

繼一句「天堂留左位比我」後,和 689 一樣無恥的林鄭又有狂言,今次她則說「上帝叫我參選」。不少作者早已對此口誅筆伐,我就不拾人牙慧了。 我更感興趣的是,不少信徒對林鄭的狂言義憤填膺,怒斥為「妄稱神的名」,但他們會否其實也在犯同樣的信仰錯誤而不自知呢? 我有上帝的呼召嗎? 正如馬斯特指出,傳統華人教會一直有一套事事求問上帝的「呼召觀」。一些… 詳閱

耶穌降生,並不是為了讓你可以唱唱聖誕歌而已

聖誕將至,街上又開始有人唱聖誕歌,教會內也開始有形形色色的頌唱會、聯歡會和崇拜。而似乎一提及聖誕節,我們就只能聯想到悠揚的歌聲、翠綠的聖誕樹、閃耀的聖誕裝飾甚至令人期待的聖誕假等「普天同慶」等字眼。 但我們卻彷彿遺忘了,第一個聖誕節其實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 第一個肅殺不安的聖誕節 或許我們太習慣以那個寧謐恬靜,連嬰孩耶穌的哭聲也聽不到… 詳閱

為什麼梁耀忠棄甲曳兵不可以和基督教選委棄席相提並論?

昨日全港市民親眼目睹在新一屆立法會上演的鬧劇:本來手執可以宣布梁君彥不符參選立法會主席資格和宣布涂謹申當選權力的梁耀忠,竟然臨陣棄甲曳兵,交一個「靚助攻」給梁君彥的黨友石禮謙,讓後者成全梁君彥「當選」新一屆立法會主席。 在今早一片對梁耀忠的撻伐聲中,我留意到有神學院教授指他一直反對基督教「界」在選委會中「棄席」(放棄界別的十席) 的原… 詳閱

牧者應該談政治嗎?

馬斯特認為牧者不應談政治,因為今天不少傳道人或是不懂裝懂,或只會用金句主義包裝自己的無知。我明白他對牧者政治水平不足的沮喪,但問題是,若我們容許牧者因為無知就可以逃避政治,這豈不正是其中一個造成今天教會在紛亂的政治處境中只能坐困愁城的原因之一嗎? 觀乎今天不少牧者和教會近乎完全從身處的社會中撤退,每個星期只懂「圍爐」講聖經故事和唱詩… 詳閱

教會可以支持某些候選人嗎?

歷屆選舉均有一些基督教的「名牧」站出來為某些候選人站台。由於過往得到這樣推薦的候選人通常都是那些跪拜政權的候選人,我們很快就結論說,這種「名牧」為候選人站台的做法並不合符我們的信仰。 但在剛落幕的立法會選舉,我們留意到另一些「名牧」對某些來自所謂的「非建制派」(或民主反對派)表示支持。這令我們重新反思,教會是否在任何情況下均不應支持… 詳閱

請告訴我,禱告為什麼不能收費?

上文解拆了以利亞使團的語言偽術後,我們終於可以討論一個更核心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為禱告收費呢?因為明顯地,教會的確會為一些服務或產品收費,例如租用地方或物資,或一些社區聯誼活動1,甚至大教會的汽水機。那麼,究竟什麼時候教會才可以為她的服務或產品收費,又什麼時候不可以呢?收費與否,到底是否純粹只是一個「視乎大多數人是否接受」的文… 詳閱

請告訴我,甚麼時候禱告服侍竟成了補習服務

以利亞使團被揭發推出「禱告服侍」的收費服務,引來 Charis Hung 質疑「甚麼時候禱告竟成了一項商品」。文章一石擊起千重浪,當事人急急解釋,他們不是販賣禱告,他們只是做心靈輔導(下稱「輔導」)而已。而輔導,當然要收費。 這是一個拙劣的飾詞。因為這個「語言偽術」,令我覺得在討論「禱告商品化」等更有趣的問題前,必須先釐清一個本應無需多費唇舌的道理… 詳閱

我們知道怎樣「一無所有」,但我們知道怎樣「一無所缺」嗎?

當保羅在《腓立比書》說「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時,我們不知為何總是不期然將注意力放在「怎樣處卑賤」上,學習怎樣在「一無所有」時知足和倚靠神等,但卻似乎甚少思考「怎樣處豐富」:彷彿在「一無所有」時才需要思考,「一無所缺」是自然而然就懂得面對、不用思考的一回事。 但,弱弱一問,究竟我們應該怎樣面對「一無所缺」呢? 沒有必要… 詳閱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