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端木皚

在教會待了超過二十年,平日胡思亂想,喜愛在文字中整理和尋找信仰的平凡信徒。三一上帝啟示的豐富,以及祂揀選的恩典,都是「無法可講述」的,平凡如我只能「願唱歌稱讚」。 關於我有血有肉的信仰,我有很多話想說,所以,請容我娓娓道來。

作者 Facebook 專頁:http://www.facebook.com/tmhwtw

如何才能真正讓主愛臨香江

香港的教會對大型佈道會似乎一直都興趣甚濃:由葛培里,到包樂,到葛培里的兒子葛福臨,到即將舉行的「主愛臨香江」佈道會。在不少教牧甚至信徒心中,甚至一直都將「傳福音」和「開佈道會」這兩件其實並無任何邏輯必然關係的事情視為緊密相連:開了佈道會,就等於傳了福音。 在這個背景下,當香港教會為了在這個撕裂的社會中顯示全港教會「合一」,還想一石二… 詳閱

如何在欺凌中作和平之子?

最近香港神學/教會界最大粒的「花生」,莫過於某聖經講師被指「欺凌」另一神學院的神學教授一事。在一片撻伐聲和剝花生聲中,我卻留意到有一些衛道之士/該聖經講師的友好(或兩者皆是),批評撻伐者只是「自以為」締造和平,實則只是公開強化對立。言下之意,真正的和平之子應該是去私下勸解,以求化解紛爭。 先不論將這次事件歸類為雙方對等的「紛爭」而非… 詳閱

謙虛和屈服

最近和人討論,談到一些聖經/神學學者恃著胸中有些墨水,例如可以徒手讀原文(某君就曾大言「我從來不看譯本聖經」),或懂得這個釋經進路或那個釋經理論,或這個抄本那個抄本,就目空一切,對什麼批評都不放在眼內,動輒就說人家批評他,只是人家水平不夠,聽不明白他說什麼。 對不懂的人來說,這些人看起來真的很了不起,畢竟,一句「我從來不看譯本聖經」… 詳閱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下)

(接上文) 賈:你們或許認為,教會一年 52 個星期也「無道可聽」,甚至考慮轉教會,但為什麼你們不問自己,到底上帝希望你怎樣服事這間教會?在衡量講道的好與壞的時候,大多數信徒缺乏的,就是這種教會觀的視野,而只顧個人的得失喜惡。 Peter: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而不同的肢體本應有不同的職責和功能。牧者,本來就應該以上帝的道牧養教會,但當他們這個上… 詳閱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中)

(接上文) 賈:你們這些批評,明顯由於你們以為講道是傳道者用講道去服事聽道者,而不明白聽道是一種集體的事奉,是聽道者以敬聽主言,聯同傳道者奉基督的名所作的宣講,一起去事奉上帝的道。你們將講道視為傳道人表演精湛聖經知識、屬靈修養、甚至風趣幽默的環節,實在大錯特錯。 Peter:我不知你如何可以將「信徒對講道質素的追求」偷換概念為「將講道視為傳… 詳閱

原來平信徒才是教會無道的元兇(上)

某教會有一名賈道學牧師,在講壇上基本上從不認真釋經,講道時往往說不了兩句就會開始大談東拉西扯,加一兩個爛笑話或黃色笑話,有時甚至在講壇上批評異己。這樣的講道,令教會的信徒常歎「無道可聽」。 一天,幾個長執和信徒 Peter、Paul 和 Mary 決定去質問賈牧師。 Peter、Paul and Mary:牧師,今早你的講道,基本上完全沒有觸及釋經,一味只是在說爛笑話,然後批評某… 詳閱

南昌站地盤的「基督教拜神儀式」是在敬拜上帝嗎?

日前網上廣傳的南昌站上蓋地盤的「基督教拜神儀式」在信徒中引起熱議。雖然不少心水清的信徒很快就看穿這種儀式和民間的迷信宗教本質無異,但卻仍有不少人覺得批評者只是因為這個「拜神儀式」沒有傳統敬拜的管風琴和詩班和對「本色化信仰」的無知而作出心胸狹隘的批評。 雖然他們似乎嘗試引用不少經文和搬出不少論點,但其實中心論點只有一個,就是「敬拜形式… 詳閱

我的疲倦你明白嗎?

「若我這個星期不回崇拜,我還是基督徒嗎?」朋友問。每一次我和其他弟兄姊妹在教會外談論信仰,他單是望著已覺得很累,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我們還有這個心機在教會外和人談論信仰,看書,上課,甚至寫作。 他沒有明言,或許他也不察覺,但明顯地他是在教會被 burnt out 了。 到底是什麼令他這樣呢? 若不歸主,就不能熄爐 在教會待得一段時間的人都知道,教會「事… 詳閱

林鄭「上帝叫我參選」狂言的延伸思考

繼一句「天堂留左位比我」後,和 689 一樣無恥的林鄭又有狂言,今次她則說「上帝叫我參選」。不少作者早已對此口誅筆伐,我就不拾人牙慧了。 我更感興趣的是,不少信徒對林鄭的狂言義憤填膺,怒斥為「妄稱神的名」,但他們會否其實也在犯同樣的信仰錯誤而不自知呢? 我有上帝的呼召嗎? 正如馬斯特指出,傳統華人教會一直有一套事事求問上帝的「呼召觀」。一些… 詳閱

耶穌降生,並不是為了讓你可以唱唱聖誕歌而已

聖誕將至,街上又開始有人唱聖誕歌,教會內也開始有形形色色的頌唱會、聯歡會和崇拜。而似乎一提及聖誕節,我們就只能聯想到悠揚的歌聲、翠綠的聖誕樹、閃耀的聖誕裝飾甚至令人期待的聖誕假等「普天同慶」等字眼。 但我們卻彷彿遺忘了,第一個聖誕節其實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 第一個肅殺不安的聖誕節 或許我們太習慣以那個寧謐恬靜,連嬰孩耶穌的哭聲也聽不到…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