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譚力恆

尋常中學教師,從「傳道」到「尋道」,從「授業」到「作業」,從「解惑」到「疑惑」,每一個挑戰都驅使我仰望上帝、推動我思考上帝、鞭策我學習上帝、引領我尋回上帝。所謂教學,其實只是我、學生和上帝的「緣」;所謂信仰,就是不斷認清我們只是「乞丐」,謹止此矣。

矯情的城市

看吧!電腦、咖啡、中產咖啡室、Van Gogh wallpaper (不能用中文名),構成一副的「文青」畫面吧!然而,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粗俗、不學無術的中坑,根本沒有文青該有的學養,如此所謂「文青」不過是一種矯情。 城市人的身份是多樣的、迷失的、易變的,不要緊,商人給我們另一種救贖:透過購買「符號」來建構想要的身份,再利用社交媒體宣揚這個身份。說到底,… 詳閱

誰才是真正的「教會分裂者」?

團體的當權者會透過壟斷「詞彙」的詮釋權來維持權力的穩定,如此史例多不勝數。就基督宗教而言,從馬丁路德開始,「神學」其中一個責任就是打破教會當權者的壟斷,尋找信仰內容(包括詞彙)的本意,把信仰從教會(或任何知識階層)的詮釋壟斷中解放出來,他窮其一生去詮釋「稱義」、「恩典」、「信心」等概念去解放信徒。五百年後,專制仍然在教會中陰魂不散… 詳閱

沉思的信仰-枷鎖

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中。— 盧梭 《社會契約論》 社會的本質是「荒謬」的,無論人類如何努力,社會的枷鎖無處不在,人與人之間的奴役從沒停止,有趣的是,我們一方面控訴「荒謬」,卻很多時阻止自己脫去社會加諸我們的枷鎖,我們執著於社會規尺下的自己、執著於數字描述的自己、執著於自己期望的自己,於是我們追逐數字和物質,我們渴望名譽和肯定,我… 詳閱

沉思的信仰-孤獨 (二)

情歌在這個城市歷久不衰,觸動都市人的心弦,有人苦等未來的廝守,有人周旋陌生的溫存,有人守侯終結的誓約,有人珍藏揭破的傷疤,一首首道盡了城市人的愛恨纏綿,就算未親歷其中,也必曾被歌詞觸動,因為那是人心底最深處的渴望:有人從有限的生命中,騰出空間來接納自己。 城市裡的「接納」是昂貴的,在舊社會的農村之中,血緣、地緣和共同宗教是一個人被「… 詳閱

沉思的信仰-孤獨 (一)

教會是個喧鬧的地方,每逢團契和崇拜都人來人往,熟悉的面孔、溫馨的問候、悠揚的音樂,都叫人愉快,那是一個溫暖得叫人忘卻孤獨的地方。夜闌人靜,與日間的喧鬧相比,顯得格外淒清,原來孤獨沒有離開過,它潛伏著,我想用我的信仰擊敗他它,卻似乎沒有效果,我惟有靠宗教的商品 -聽詩歌-來驅逐它,然而我很清楚,這是消費,不是信仰。 每個人都會經歷孤獨… 詳閱

不是『信仰』問題,是『良知』問題。

今天有年輕人問我: 基督徒應如何看待中共政權? 我答:六十年來,除了經濟成果外,它是如此待人民的… 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殺、三鹿奶粉案、四川豆腐渣、強拆強徵地、癌症愛滋村、天津大爆案、獵捕維權民、溫州十字架、旺陽被自殺、貪腐永不斷、噤聲無休止…… 因此,如何看待這政權,不是『信仰』問題,是『良知』問題… 詳閱

悲劇 – 上帝在向教會發問

台灣內湖區四歲女童遇害事件令人悲痛不已,每當面對這類社會悲劇,作為青少年工作者,總會遇到年青人發問:「慈悲的上主為何容讓它發生?」這問題相當難答,筆者遇過不少同行會以「上帝沒有製造事件,祂只容許事件」之類的說法來解釋,但大家都知道這種文字遊戲只能叫人語塞片時,是經不起辯證的。事實上,「事情的殘酷」與「上主的慈悲」無疑是相悖,再推論… 詳閱

棕灰

『耶穌既進了耶路撒冷,合城都驚動了。《太21:10》』 那騎著驢駒、踏過棕枝和眾人的衣服的,在驚動甚麼? 衪驚動著既有的宗教價值,就是法利賽式的律法主義; 祂驚動著既得利益的群體,就是祭司和文士的權力機構; 祂驚動著猶太人舊有的信念,就是上帝主動走進鰥寡貧病之中。 祂驚動著所有跟隨者,就是那謙卑至死的君尊樣式。 歷史循環,每個時代都有它的傷痛和… 詳閱

當那日…

當內地的弟兄被逼迫、砍十架、拆教堂時,我們不發聲,因為我們從不認識那些肢體; 當我們的學府被蹂躪、踐踏、強暴時,我們不發聲,因為「學術自由」只是屬世的事; 當官商合謀製造土地不足的假象、染指我們的郊野時,我們不發聲,因為我們從不理解『治理這地』是怎樣一回事; 當我城的權貴坐擁愈來愈多財富,卻一再指斥弱者不包容、不配合、不奮鬥時,我們不… 詳閱

你所報的「佳音」,你明白嗎?

報佳音是教會的傳統活動,每年平安夜,街上都佈滿一隊又一隊的教會詩班 / 唱歌小組 / 敬拜隊,當這個活動被冠以「傳福音、救靈魂」的神聖目的時,我們就從不質疑它的存在的必要性、演繹方式和成效,說白一點,我們應該問:當行人遇見「報佳音」時,會在多大程度上幫助 (或阻礙) 他們接受福音? 「溝通失效」的報佳音 傳統的聖誕樂曲混合眾人的歌聲,為街上增添不…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