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譚力恆

尋常中學教師,從「傳道」到「尋道」,從「授業」到「作業」,從「解惑」到「疑惑」,每一個挑戰都驅使我仰望上帝、推動我思考上帝、鞭策我學習上帝、引領我尋回上帝。所謂教學,其實只是我、學生和上帝的「緣」;所謂信仰,就是不斷認清我們只是「乞丐」,謹止此矣。

我冇權唔返工、你冇責任諒解 – 一些權責小思考

香港被「山竹」蹂躪後,市民因為交通未復而叫苦連天,特首卻於此時呼籲僱主體諒:「唔好因為上班遲咗,就要扣人工,或要無勤工獎等懲罰。」當然連番受人批評,有人說她離地,有人調侃她應親自乘地鐵上班,事實上,特首呼籲僱主體諒真的有問題?「體諒」不是美德嗎?特首何錯之有? 特首這話的最大問題,不在於「體諒」是好或壞,而在於將「在困難中上班」的責… 詳閱

風中的水禮、圈禁的上帝

話說有教會原定9月16日在海邊施水禮,面對超級風暴「山竹」來襲,這教會出了一帖(如圖),大致是呼籲教眾祈禱風暴消散,還他們水禮。網上多有評論,這促使筆者思考堂會這種行動,如何反映了他們的信仰? 有人認為他們自私,也有人認為他們祈求風暴消散,利己利人,並無不可。小弟以為以上這種說法是混淆了「道德上正確」和「信仰上正確」(雖然很多肢體以為前者… 詳閱

信仰使乜解,有feel就大哂!

「感覺先決」的信仰 暑期臨近,各大教會及福音機構都密鑼緊鼓地籌備夏令活動,各大營會、奮興會、佈道會、音樂會都如箭在弦,振奮人心的歷奇活動、感人肺腑的音樂和信息、畢生難忘的夜話和獨處、最是窩心的同儕互勉都是信徒夏日的印記。筆者投身青少年事工多年,從前線、策劃到後勤都沾手過,一幀又一幀的回憶總叫人難以忘懷,但這些年來最叫筆者唏噓的,就是… 詳閱

棕枝路 • 和散那

二千多年前的今天,耶穌在人群簇擁下進入首都耶路撒冷,簇擁他的人都料不到他在五日後會釘死在十字架之上,他們還夾道呼喊「和散那」迎接耶穌進城。 「和散那」是耶穌時代迎接君王的呼喊,有「救我」的意思。我們都是「待救」的一群,更重要的是,這個一塌糊塗世界仍處於「待救、待審判」的狀態,等待君尊耶穌再臨,眾生得贖。 對此,身為基督門徒的我們有否… 詳閱

上帝 — 「心靈滿足」售賣機?

新春喜慶,基督徒都偏好用信仰有關的頌辭彼此祝頌,如「福杯滿溢」、「平靜安穩」、「主賜平安」等,有趣的是,我們不會全按聖經所定義的「福」來祝賀,例如我們不會祝人「心靈貧窮」和「為義受逼」,我們都知道「息勞歸主」是上好的福份,卻不會以此祝頌,因為我們祝頌時不單要考慮信仰價值,還要考慮文化因素和個人願望等,這其實無傷大雅,畢竟祝頌只是社… 詳閱

矯情的城市

看吧!電腦、咖啡、中產咖啡室、Van Gogh wallpaper (不能用中文名),構成一副的「文青」畫面吧!然而,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粗俗、不學無術的中坑,根本沒有文青該有的學養,如此所謂「文青」不過是一種矯情。 城市人的身份是多樣的、迷失的、易變的,不要緊,商人給我們另一種救贖:透過購買「符號」來建構想要的身份,再利用社交媒體宣揚這個身份。說到底,… 詳閱

誰才是真正的「教會分裂者」?

團體的當權者會透過壟斷「詞彙」的詮釋權來維持權力的穩定,如此史例多不勝數。就基督宗教而言,從馬丁路德開始,「神學」其中一個責任就是打破教會當權者的壟斷,尋找信仰內容(包括詞彙)的本意,把信仰從教會(或任何知識階層)的詮釋壟斷中解放出來,他窮其一生去詮釋「稱義」、「恩典」、「信心」等概念去解放信徒。五百年後,專制仍然在教會中陰魂不散… 詳閱

沉思的信仰-枷鎖

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中。— 盧梭 《社會契約論》 社會的本質是「荒謬」的,無論人類如何努力,社會的枷鎖無處不在,人與人之間的奴役從沒停止,有趣的是,我們一方面控訴「荒謬」,卻很多時阻止自己脫去社會加諸我們的枷鎖,我們執著於社會規尺下的自己、執著於數字描述的自己、執著於自己期望的自己,於是我們追逐數字和物質,我們渴望名譽和肯定,我… 詳閱

沉思的信仰-孤獨 (二)

情歌在這個城市歷久不衰,觸動都市人的心弦,有人苦等未來的廝守,有人周旋陌生的溫存,有人守侯終結的誓約,有人珍藏揭破的傷疤,一首首道盡了城市人的愛恨纏綿,就算未親歷其中,也必曾被歌詞觸動,因為那是人心底最深處的渴望:有人從有限的生命中,騰出空間來接納自己。 城市裡的「接納」是昂貴的,在舊社會的農村之中,血緣、地緣和共同宗教是一個人被「… 詳閱

沉思的信仰-孤獨 (一)

教會是個喧鬧的地方,每逢團契和崇拜都人來人往,熟悉的面孔、溫馨的問候、悠揚的音樂,都叫人愉快,那是一個溫暖得叫人忘卻孤獨的地方。夜闌人靜,與日間的喧鬧相比,顯得格外淒清,原來孤獨沒有離開過,它潛伏著,我想用我的信仰擊敗他它,卻似乎沒有效果,我惟有靠宗教的商品 -聽詩歌-來驅逐它,然而我很清楚,這是消費,不是信仰。 每個人都會經歷孤獨…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