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心臟強大之時,請別輕視正在受苦之人

在過去的一到兩年,我無法否認自己在以前教會受了很大的傷害,因鬱鬱不得志的遭遇以及不被教會歡迎的處境,都讓我的情緒出現了問題,經常沉浸在悲傷的情緒裡,甚至不時有自殺的念頭出現,當時的心臟變得非常脆弱,整個人就整天浸淫在痛苦中而未能逃離。 現在的我轉了新的教會聚會和團契,因這間教會願意以友善的態度對待性小眾,也不會阻止我為性小眾平權議題… 詳閱

見好就收?抱歉但現在有好過嗎?

當反送中的戰線被迫越拉越長時,香港開始有越來越多的市民和年長朋友,呼籲示威者要「見好就收」,他們大部分都認為已發起了過百萬人的遊行,而且還要是兩次的過百萬人遊行,政府亦宣布會停止修例工作,因此示威者算是做了非常多而政府亦回應了訴求,所以示威者不應再咄咄逼人和搞亂社會。 若按照這些朋友的邏輯,一間教會在今季辦了兩場佈道會,而在佈道會中… 詳閱

我是在追隨基督的人 – 楊逸朗 Joe

(編按:本見證文章完成於2017年4月,文章主角「佔中輔警」Joe於2017年3月22日被裁定串謀縱火罪成,獲判囚兩年,最後被囚十六個月後獲得釋放) Joe是我大學的師兄,同時是我院校團契敬拜隊的前輩,也是我的社運啟蒙前輩。早在2014年佔領前夕,若非他與我分享佔中的理念,以及基督教與社運的關係,我想我都未必會如此投身關注政治,故我希望透過這篇屬於他的見證,對… 詳閱

「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性小眾基督徒

在現在的一連串反送中抗爭和示威集會裡,年輕人基本上都學懂了「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這三個道理,不論在抗爭示威中發生了多大衝突,年輕人都懂得對身邊親友作出以上的呼籲,但我想對不少基督徒朋友而言,這三個單詞還是非常陌生,因此我想利用以下的段落,以性小眾基督徒的處境來解釋何謂「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並指出我們可以如何在教會裡實踐出… 詳閱

何時教會領袖願意道歉,何時林鄭就會撤回修例

在後雨傘時代,我想香港的抗爭人士學懂了一個最大的教訓,就是「不割蓆、不譴責、不篤灰」,可是顯然並非所有抗爭者都學懂如此教訓,例如香港建道神學院的院長蔡少琪牧師,這幾天就在臉書上「率先示範」如何與勇武派抗爭人士割蓆,並且譴責他們的行為是「騎劫」主流民意。以下是蔡院長割蓆事件的時序: 在6月19日星期三13:18,蔡院長首次發文提及「勇武派」,並… 詳閱

和理非和勇武是共生共存的

我想自己現在的同溫層已經厚到,讓我再見不到有任何朋友譴責示威者的暴力,並與勇武派示威者割蓆,即使我有些朋友未必認同勇武或暴力抗爭,但他們也不會表態反對。 我不敢說自己所接觸的同溫層反映了現時香港示威者的主流意見,因我在教會內其實也聽到昨日出來遊行的教友,表示「有人搞事煽動衝擊警方防線」,但我仍想強調的是「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知道過… 詳閱

應當防避以「服侍」和「牧養」年輕人為名的極端靈恩親中團體

在香港親中的基督教群體不止吳宗文和鄺保羅之流,我們更要小心的是那些打正旗號「服侍」青年人的極端靈恩團體,特別是「天梯使團」以及「611青年大軍」這兩個組織。 天梯使團早已在前年的4C暑期青年大會上,為中國政府的「一帶一路」穿上美好的屬靈包裝,公然在晚會上對年輕人宣傳一帶一路,及後被網民揭發天梯使團的董事會成員,正是一眾有名親中的基督徒社會… 詳閱

為了到中國「宣教」,香港教會到底犧牲了多少?

現在的我離開以前的教會後,到另一間教會聚會,而適逢今天是六四三十周年,我現在教會的團契通訊群組裡,大家都在討論六四事件,也在彼此問對方會否出席今晚的集會,並分享關於六四的不同影像和文章。我突然想到在以前的教會,是近乎沒有人會在教會的通訊群組裡談論政治議題的,即使有人開了話題,也不會得到任何回應,現在我身處的教會反而視談論政治為家常… 詳閱

關於基督教喪禮,我有想說的話

前幾晚做了兩個夢,我在其中一個夢夢到逝去已有九到十年的外公,讓我回憶起九年前我們為外公舉辦的安息禮拜,以及在他病危時舉行的床邊水禮。這些回憶都讓我開始思考,倘若終有一天我父母離開世界,甚至是我自己離開世界時,我都想讓他們和自己喪禮中的基督教元素盡可能地減至最少。 我已不太記得外公當年安息禮拜是如何,但近年自己所參與的安息禮拜,負責證… 詳閱

我和家人對IKEA雪糕廣告事件的回應

老實說,在最近見到有性別平權朋友寫評論批評IKEA的豆腐花味雪糕廣告有問題時,我並非完全認同的,但我也考慮到自身身份的限制,我看待這件事始終是有盲點的,因此我也不願太快去表態,亦沒有對任何有關的帖文按讚。 在過去的星期一晚上,我主動將這議題拿出來與家人一起討論,因我有一個性別意識較一般牧者和教會女性強的母親,我希望知道他對此事的看法,我…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