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God, where the fxxk are you?

香港的情況看似稍有改善,然而警暴卻在平安夜晚一次過爆發,除了警察在瘋狂亂發催淚彈製造另類的「白色聖誕」外,他們還逼到一個男生從商場的二樓跳下來,更在一間食店的天台把另一個男生推下樓,企圖再製造第二個周梓樂,不幸中之大幸是那個被推下樓的男生沒有生命危險。如此不平安的香港平安夜讓我的心情糟透,也迫使我去思考一個不少基督徒也會問的問題:… 詳閱

教會,我不要你的不反對通知書,我要你的支持

每次的社會震盪都震走了教會內不少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年輕信徒,有見及此,我相信有些教牧因而在自己堂會裡不少年輕信徒積極參與社運時,開始對年輕人的行動表示理解和接納,而教牧這樣的表態已獲得不少掌聲。只是我認為教牧單對年輕人的社運參與表示諒解並不足夠,年輕人實際上需要教牧很大程度的支持。 縱觀香港教會生態,堂會內真正掌權的是一群正值收成期… 詳閱

我是暴徒,也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那又如何?

我深信,香港的示威者與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都是被污名化的一群人,而我想在這篇文章裡先談一下香港的污名,然後再談針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污名。若要談香港人在社運中被污名化的經過,我們就要從2014年的佔領運動中開始,那時的無綫新聞一直在報導中稱呼在街上的香港人就是示威者,不管當中有不少香港人真的只是經過示威區而已,而今年六月開始示威者常被政府和警方… 詳閱

他們的死並不是一個數字而已

香港現在的狀況很讓人覺得悲痛,在前線跟邪惡對抗的香港人已經是死的死、傷的傷;從6月開始截至11月初,香港有超過2000宗屍體發現案,當中有近300宗裡的死者是自殺或「被自殺」,就是他們的屍體離奇地在海面上或高樓旁邊被發現,他們的屍體不是沒穿衣服就是沒有血水流出來,他們在死前都沒有留下任何的遺書或遺言,而警察卻在發現屍體後極速宣稱案件是無可疑的自… 詳閱

別讓老約翰騎劫基督教

儘管不少基督徒支持抗爭,但我仍在幾天前見到一位老牧者在臉書上表示「香港人要小心被仇恨蒙閉雙眼」,意即他認為香港人走上「報仇」之路是有問題的。香港事已至此,我只能慨嘆仍有不少老牧者嚴格遵循「和理非」原則,更甚者他們或許從沒有到過抗爭現場,卻要求示威者和前線手足堅守這原則。堅守「和理非」原則無疑符合基督教講大愛的核心價值,可是基督教的… 詳閱

暴大學生值得全港基督徒效法

11月11號,香港中文大學(又稱香港暴徒大學,下稱暴大)遭到香港警察無理進擊,警方硬闖校園以濫捕和襲擊校園內的學生,於凌晨退回二號橋駐守,因此在12號早上開始,有越來越多學生到二號橋集結,學生在日間在二號橋與警方對峙,黃昏時遭到警方突然瘋狂施放催淚彈,讓暴大學生決意死守二號橋,以血汗守護栽培他們成材的地方,不容邪惡勢力肆意侵害暴大。香港人… 詳閱

我不願你成為下一位被咬耳朵的人

今晚實在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明白大家都很心痛那些無故受襲和被捕的朋友,但我更不願見到你成為下一位,因此我必須在這裡勸告大家,請不要再在無任何防具或裝備的情況下參與抗爭行動,更不要只顧摺紙鶴而無視周邊環境的危險性。香港現在的情況已經和六、七月時大為不同,現在即使你只是一個沒有作出任何衝擊或暴力行為的和理非示威者,你都會在街上被捕;只… 詳閱

雙性人群體,在身份認同戰場上與香港人並肩作戰

身份認同是現今香港人的重要議題之一,在英國殖民政府管治香港後,香港由寂寂無名的小漁村搖身一變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但我們好像一直沒有問過自己到底是誰,到了香港主權被移交後,我們才越發思考自己的身份是甚麼:我們到底是中國人?是香港人?還是中國香港人?然而經歷了港共政府多年來在香港做成的破壞後,我們對中國的厭惡感越來越大,反而更確立了自己… 詳閱

請讓政見分裂教會

早前信仰百川轉載了一篇名為《你抵制藍企,但你接受藍營教會》的短文,文中提到基督徒能拒絕光顧美心和吉野家等支持政府的商店,卻仍然參與支持政府的堂會的聚會,而他們都不覺得這有甚麼問題。在轉載文章後不久便有不少網友留言回應,而留言的內容大致上都是不認同文章內容的,網友輕則認為營商與營運堂會的性質不同,基督徒未致於要用抵制藍企的態度來面對… 詳閱

香港警察你懂得甚麼叫尊重宗教嗎?

香港今天有九龍區大遊行,也跟往常一樣有非常多香港人響應號召出來遊行,然而香港警察也同樣用盡一切方法去驅趕和濫捕遊行民眾,而他們今天更是非常荒謬的用裝有藍色水劑的水炮去噴射位於尖沙咀的清真寺,他們這樣的舉動讓人不禁去怒罵:香港警察你們懂得甚麼叫尊重宗教嗎? 其實這並不是警察第一次不尊重宗教,或是說他們以前已經有主動挑釁宗教群體的行為。…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