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關於基督教喪禮,我有想說的話

前幾晚做了兩個夢,我在其中一個夢夢到逝去已有九到十年的外公,讓我回憶起九年前我們為外公舉辦的安息禮拜,以及在他病危時舉行的床邊水禮。這些回憶都讓我開始思考,倘若終有一天我父母離開世界,甚至是我自己離開世界時,我都想讓他們和自己喪禮中的基督教元素盡可能地減至最少。 我已不太記得外公當年安息禮拜是如何,但近年自己所參與的安息禮拜,負責證… 詳閱

我和家人對IKEA雪糕廣告事件的回應

老實說,在最近見到有性別平權朋友寫評論批評IKEA的豆腐花味雪糕廣告有問題時,我並非完全認同的,但我也考慮到自身身份的限制,我看待這件事始終是有盲點的,因此我也不願太快去表態,亦沒有對任何有關的帖文按讚。 在過去的星期一晚上,我主動將這議題拿出來與家人一起討論,因我有一個性別意識較一般牧者和教會女性強的母親,我希望知道他對此事的看法,我… 詳閱

在我眼中,我教會的聖餐是這樣的

(按浸信會的做法,我們會稱聖餐為主餐,但為方便讀者明白,我將在此文劃一稱為聖餐) 按浸信會的特色,浸信會堂會理應沒有任何禮儀是必須遵行的,堂會可按會眾的處境和需要來自由發揮,因此我認為基立浸信會安排了一位禮儀牧師去負責主持崇拜裡的聖餐環節,這安排是完全違反浸信會的做法。因為浸信會是沒有必須守的禮儀,換句話說就是浸信會在崇拜中是沒有禮… 詳閱

在我眼中,我教會的敬拜是這樣的

我教會基立浸信會源自美南浸信會,而就浸信會的傳統而言,每一間浸信會堂會理應沒有任何教會禮儀去遵從,即浸信會是沒有規定要遵行教會年曆來崇拜,也沒有任何一種儀式是必須在崇拜裡進行的。但其實在營運教會一段時間後,基立久而久之也發展出一套屬於基立的模式,而就詩歌敬拜而言,我們現在的詩歌敬拜大多是使用現代敬拜風格和模式,即我們所選用的詩歌多… 詳閱

再見,基立浸信會

我的生活最近出現了新轉變,就是我到了另一間教會聚會,參加他們的主日崇拜和團契,計劃用半年時間投入那邊的教會生活,覺得合適和舒服的話,便會正式將我原先在浸信會的會藉轉過去這間我新參與的教會。 那孕育我出來的,殺死了我 若大家有一直關注我的文章和動態的話,會知道我從小就隨母親在位於葵芳的基立浸信會裡聚會,我見證着教會裡大大小小不同事工和… 詳閱

請讓性小眾有份於基督的受苦裡

這是一個屬於性小眾基督徒的受苦節聚會,源於一個月前我的一個想法:那時的我在互聯網上閒逛時,無意中讀到一個關於苦路聖像畫的美國報導,但與一般聖像畫不同的是,那一系列的聖像畫是以性小眾的受苦為題材的,那位創作這系列聖像畫的藝術家將西方歷史上關於受苦性小眾的事件,加入到聖像畫系列裡,讓耶穌的受苦與性小眾有份。 這樣的創意讓我大開眼界,亦激… 詳閱

我們與惡的距離沒有很遠

我認識不少的香港教會的牧者, 他們都很關心香港社會的狀況, 也留意香港的政治局勢, 我覺得那是非常好的事情。 但問題是有些牧者在關心政治的時候, 他們在紀念因參與佔領運動 和一切社會運動而受苦的朋友的同時, 他們對性小眾的態度卻極不友善。 這些牧者說他們關心政治, 他們紀念參與社運的朋友, 是因為上主在聖經教導我們要為弱小發聲、 要為受壓迫的群… 詳閱

作為異端的你,你的憤怒和寬恕又在哪裡?

最近因為參加了教會的讀書組,才有機會接觸《循規踰矩》這本書。這是一本易於閱讀、精彩又顛覆信仰認知的書,我不解為何自己現在才有機會認識這書,在我拿上手的那一刻便對它愛不釋手,結果不用一個下午便閱畢此書。閱讀此書讓我感覺自己終遇到知音人,因為若要直譯本書原名《The Orthodox Heretic》就會變成《正統異端》,而我自己早已習慣被其他基督徒標籤為「異… 詳閱

牧者有情緒重擔,那平信徒呢?

近期有報導指出在堂會裡牧會的牧者普遍都承擔着大量情緒重擔,且他們須孤獨去面對如此境況。可是,由於現今世代的牧者已成為一種職業,牧者都是「宗教從業員」,因此一切關於牧者的數據都較易被量化去研究和調查,從而得出牧者情緒負擔大的結論。但我相信平信徒在教會裡被欺凌、壓迫或排斥的情況同樣嚴重,不論是我在早前進行的離教基督徒訪問系列,還是著名… 詳閱

現今世代還需要先知嗎?

我相信基督徒都不會對「先知」一詞感到陌生,根據聖經的記載和例子,先知泛指所有受神的靈感動而傳達真理給特定群體的人,而聖經中先知的位份也非由人所決定的,而是由神親自選立先知,確立先知作為「神的代言人」的身份。可是到了新約年代,當耶穌基督親自成為贖罪祭,打破了神與人之間的隔膜後,神的靈便會直接內住在每個願意接受祂的人的心靈裡,因此神的…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