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Sunny Leung

#浸信會 #自由派 #信二代 #性解放 #性別平權

想不到我在2020年還要撰文解釋「凡事謝恩」的迷思

我相信我前兩篇關於澳洲大火的文章(文章一、文章二),已經把我對基督徒禱告的看法解釋得非常清楚,我也想這應該可以告一段落,現在才剛過了2020年的半個月,我也想給自己有空間休息和沉澱一下19年的經歷,豈料我在留言區中見到這兩個留言: 聖經教導我地凡事謝恩,得時不得時都要感謝神,並不是小小事得到幫助都感謝神,請不要悟道人(祈禱手×3) 還有以下這… 詳閱

澳洲下微雨就感謝神的基督徒,他們要的只是「止暴制亂」的神

我不確定是近代的教會越來越喜歡這樣教導信徒,還是教會的歷史傳統一直都是這樣主張,我發現基督徒總是偏好在細微又碎片化的小事上感謝神,例如說你女兒的鋼琴考試拿到好成績、你父親的手術順利完成等,但我們很少能因為一些國際大事而感謝神,不過當我們宏觀去看整個世界的局面,瞭解到極權勢力越來越猖獗的話,我們確實很難因為這樣而感謝神,我們只能選擇… 詳閱

基督徒,不要迷信了好嗎?

這張圖片的背景是一位香港基督教名牧的帖文,他表示澳洲不少地方下微雨是因為基督徒一起禱告的結果,因此神是聽禱告的神明。如此解釋基督教的神與禱告的關係,那請問這個神跟保守基督教很反對的黃大仙有甚麼分別?「神聽禱告」不就是「有求必應」的另一說法嗎? 若說神是聽禱告的神,那請問全球不少基督徒都為香港禱告了超過半年,香港的情況卻一直沒有改善,… 詳閱

不要再熱衷於捉鬼了,好嗎?

這篇文章是想勸所有和理非的基督徒朋友不要再「捉鬼」的,不論你是在現場還是在網絡上捉過鬼,我也勸你從這一刻開始不要再「捉鬼」。 我還記得在抗爭早期一點還有很多大型遊行的時候,當有一次抗爭行動在進行時,有一張相片同時在和理非之間瘋傳,照片拍到一位黑衣人身上有一張粉紅色的貼紙,照片的文字描述指凡是在遊行中身上有粉紅色貼紙的黑衣人就是警察派… 詳閱

在基立浸信會裡,你能體驗何謂假普選

政府裡的一群政棍濫用權力來為非作歹,令香港飽受傷害,而我想基督徒對有權者濫權的現象並不陌生,因為說到底大部分香港的堂會一向都是人治的狀況,不然就不會有那麼多關於教牧或堂會領袖性侵會友的性醜聞爆出來。堂會明明能夠制定良好的管理機制來保障會友的權益,甚至有些堂會已設立完善的機制去處理堂會事務,可是當這些機制落入別有用心的有權者手中,便… 詳閱

【我們是一群前異性戀者】聲明

我們是一群勇於站出來見證上帝的愛的前異性戀者,我們希望透過此聲明讓社會大眾更能看見前異性戀群體,並呼籲政府保障我們選擇成為前異性戀者的各項權益。 我們從現時的科學研究裡得知,科學家並沒有在人體內找到所謂的「異性戀基因」,因此我們相信異性戀並非先天就形成,而是一種被教導、被說服而成的人類生活模式,異性戀生活模式是一種被某些政客和社運團… 詳閱

God, where the fxxk are you?

香港的情況看似稍有改善,然而警暴卻在平安夜晚一次過爆發,除了警察在瘋狂亂發催淚彈製造另類的「白色聖誕」外,他們還逼到一個男生從商場的二樓跳下來,更在一間食店的天台把另一個男生推下樓,企圖再製造第二個周梓樂,不幸中之大幸是那個被推下樓的男生沒有生命危險。如此不平安的香港平安夜讓我的心情糟透,也迫使我去思考一個不少基督徒也會問的問題:… 詳閱

教會,我不要你的不反對通知書,我要你的支持

每次的社會震盪都震走了教會內不少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的年輕信徒,有見及此,我相信有些教牧因而在自己堂會裡不少年輕信徒積極參與社運時,開始對年輕人的行動表示理解和接納,而教牧這樣的表態已獲得不少掌聲。只是我認為教牧單對年輕人的社運參與表示諒解並不足夠,年輕人實際上需要教牧很大程度的支持。 縱觀香港教會生態,堂會內真正掌權的是一群正值收成期… 詳閱

我是暴徒,也是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那又如何?

我深信,香港的示威者與愛滋病病毒感染者都是被污名化的一群人,而我想在這篇文章裡先談一下香港的污名,然後再談針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污名。若要談香港人在社運中被污名化的經過,我們就要從2014年的佔領運動中開始,那時的無綫新聞一直在報導中稱呼在街上的香港人就是示威者,不管當中有不少香港人真的只是經過示威區而已,而今年六月開始示威者常被政府和警方… 詳閱

他們的死並不是一個數字而已

香港現在的狀況很讓人覺得悲痛,在前線跟邪惡對抗的香港人已經是死的死、傷的傷;從6月開始截至11月初,香港有超過2000宗屍體發現案,當中有近300宗裡的死者是自殺或「被自殺」,就是他們的屍體離奇地在海面上或高樓旁邊被發現,他們的屍體不是沒穿衣服就是沒有血水流出來,他們在死前都沒有留下任何的遺書或遺言,而警察卻在發現屍體後極速宣稱案件是無可疑的自…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