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Sunny Leung

•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
• 傳道夫妻之子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壓。看哪,受欺壓的流淚,且無人安慰;欺壓他們的有勢力,也無人安慰他們。」傳道書4:1

一個同志基督徒的#Metoo故事:Kevin

Kevin(化名)在小學時已知道自己是喜歡男生的,因為他試過暗戀學校內的同班男同學,而他從沒覺得這是有問題的事情,所以也沒去特別理會或探索自己的性傾向更深,直至在他接觸了基督教信仰後,那種身份認同的矛盾還是出現了。 在信仰與性傾向之間的拉扯 在中學四到五年級時,Kevin曾經斷斷續續的回去教會,但那時候的他並沒對信仰有很認真的追求,只是覺得有空閒… 詳閱

背起十架來離地?

香港人普遍的生活壓力很大,不論是在工作環境上面對上司的苛刻對待和同事之間的閒言閒語,在家庭居所中應付家庭成員間的相處模式不同而產生的張力和矛盾,還是在學校中受到校園欺凌和同學間相互競爭的、令人窒息的讀書氛圍,這些狀況都讓我的生活喘不過氣來,在這樣辛苦的生活中,我終於捱到了星期六和日的團契小組時間和主日崇拜,想著可以在主裡得安歇,然… 詳閱

我是感染了愛滋病的基督徒:Duncan(下)

現代醫學昌明,雖然愛滋病仍未能完全根治,但在藥物的控制下,感染者的身體狀況和壽命能夠與一般人無異,而Duncan的身體狀況也在醫院中慢慢回復過來,心理醫生也證實他的抑鬱症已經完全康復了。以前的他執意追求無盡的財富,覺得自己所擁有的錢財就是一切,所以在失去一切後便受到極大打擊而患上抑鬱症,現在曾出死入生的他發現錢財對他來說已不是以前那樣的重… 詳閱

我不要再加油

我邀請大家思考一下,每當我們聽到身邊的朋友遭遇困境時,我們第一句會對他說甚麼呢?我相信我們都是會說「加油!」請我們現在再思想一下,我們說這句加油是想對朋友表達甚麼意思呢?雖則未有責怪的意味,但卻在暗示他是因為未夠努力才導致這困境出現,可是困境的出現是因為他不夠加油嗎?還是我們都曉得他已經非常努力了,卻仍無力扭轉局面呢?很多時候,我… 詳閱

我是感染了愛滋病的基督徒:Duncan(上)

Duncan林振中是一個病患者互助組織的創辦人及現任總幹事,他將於下年移民到荷蘭和他的另一半結緍,並在當地共度天倫。讀者可能覺得Duncan下年就要去外國結婚很開心吧?但你們可能沒想到,他是一名感染了愛滋病的同性戀者,更是一名從中學年代就開始就信耶穌的基督徒,他與一班感染者於一年半前成立了「愛滋健康關注社」,致力推廣有關愛滋病的公眾教育、政策倡議… 詳閱

我愛家庭,也愛我的同志朋友

不知道為甚麼,我們基督徒現在說「家庭價值」的時候,就好像跟「同志平權」是對立的,而且這樣的對立彷彿是別有用心去安排的,如果有基督徒說自己要維護家庭價值,他就不可能參與或認同任何的同志平權運動。這樣的對立,我打從心底裡覺得是有問題的,原因是家庭的價值好像被上綱上線了,我在教會圈子裡所聽到的「健康」家庭價值是:一個好的家庭只可以由一男… 詳閱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下)

除了工作的場合,原境也在教會裡尋求支持,逐漸向身邊的教友出櫃,希望更了解這個議題,參與許多的活動及講座,也因此認識了更多支持同志的臺灣基督徒群體,例如長老教會青年陣線、台灣好世協會等等,原境也去過接納同志的真光福音教會及活躍校會,此外也因為認識了臺南彩虹遊行的發起人,接下了2018年臺南彩虹遊行的交通組組長一職。而在籌備過程中原境也發現… 詳閱

我是死而復生的臺灣基督徒:張原境(上)

近年,臺灣社會對同性婚姻的討論鬧得熱哄哄,那種勢不兩立的劍拔弩張局面尤其在基督徒與同性戀者群體之間見到,但其實兩個看似水火不容的陣營中,中間卻存在著不少身份重疊的朋友,他們既是同性戀者又是基督徒,而這篇文章的主角張原境正是一名同性戀基督徒,他更是在同性婚姻最被激烈辯論的日子裡相信耶穌的,他的經歷到底是怎樣呢?讓我們一起去看他的生命… 詳閱

又勇敢又耶膠的我,該如何自處?

最近我遇到兩個朋友,他們分別對我說了一句話,第一位說我的所作所為和意識形態都越來越像一個耶膠(耶膠本是網上非基督徒恥笑基督徒的用詞,以形容一些盲從教內權威,實際上做出違背聖經和耶穌教導的基督教或天主教徒),另外一位卻說我現在所作的很勇敢。我覺得這樣的情況很有趣,因為他們都是在說我,但他們各自的評價都是很大差別,甚至讓我覺得是對立的… 詳閱

我是一名偽異性戀基督徒:阿新

阿新是一位同志基督徒,他的生命故事曾被記載在同志基督徒見證集《我們彎著返教會》一書中,這本書現於基恩之家內有售,而他現在是一名服侍年輕同志社群的社工,但在他接納自己,能夠幫助其他同志之前,其實他也有著充滿掙扎與矛盾的過去。 與男生拍拖卻患上氣胸:是上帝懲罰我! 阿新是在小學六年級時第一次回教會的,他所回的教會是一間巨型的主流教會,因…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