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大專校園文化淺談(1):批鬥是常識吧?

大專校園的學生群體有其獨特文化,如dembeat、ocamp、上莊等,而這些活動是學生身份的象徵。福音需要處境化,信徒群體進入校園,亦不能只以一貫方式傳福音,而要接觸校園文化。當信徒群體的文化與校園文化相遇則併發出不同的結果,猶如神學家尼布爾(Richard Niebuhr)對基督與文化的關係之有關描述。不少校園信徒群體往往專注事工佈道等策略,卻忽視校園文化對自身的… 詳閱

為何「佛系團契」更好?

「佛系」一詞席捲全城,改圖層出不窮,成為近月流行用語。觀乎一眾改圖,不難發現「佛系」這修辭的兩種意涵,一是以嬉笑怒罵的方式去表達對世情的嘲諷、荒誕及不滿等,另一則是道出對現實的無奈,猶如訴說著這些現實已成「佛道」而無力改變。「佛系」彷彿就是另一新興的負面形容詞,但後現代詮釋學告訴我們,意義並非固定,而是充滿詮釋空間,因此「佛系」亦… 詳閱

無意義的行政事奉?

「事奉無分大小,大家都是同心事奉主!」當大家正討論該擔當甚麼事奉崗位時,往往就會有人拋出這句「真理」,彷彿提醒大家不同事奉崗位其實都是一樣,不用分那麼細,最重要是同心事奉神。事實上,這句「世界級」道理往往不攻自破,假若所有事奉崗位都一樣,那麼又為何要分這些崗位呢?置於現實場境,大家當然心知肚明地知道不同崗位確有大小之分,皆因職責不… 詳閱

對倒 Tête-bêche:生命的弔詭

一月尾,香港獨立電影節上映了一系列以社會政治文化為題材的紀錄片和劇情片,剛巧時間配合,我觀看了其中兩套,一套是《地厚天高》,以紀錄梁天琦心路歷程為主的紀錄片,另一套則是有關傘運的劇情片,名為《對倒》。前者自上映以來廣受注目,看畢無疑令人勾起那隱隱作痛的瘡疤,時值天琦上庭受審,更叫人萬般感慨。相對前者,《對倒》出奇地鮮有被關注,但我… 詳閱

信耶穌信到唞唔到氣?

校園團契的獨特,往往造就不少「不可能」,如靈恩與基要信徒共同團契絕非終末想像,而是有可能實在地發生。牧養如此多元的群體是一躺刺激的旅程,當中遇上的學生,不時為我帶來驚喜與挑戰。 還記得與X同學的首次相遇,他就分享在網上目睹基督徒的帖子被未信者「圍攻」洗板,自己不知如何是好。我心裡嘖嘖稱奇,竟有人會如此著緊這些網路言論,難道是渴望護教… 詳閱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後記(2):勇武抗爭是異端?

抗爭的抉擇,難言的過去 ​有幸與親歷其中的見證者見面,筆者把握機會向金先生請教他如何看以武力反抗與否的問題。當年光州人民組織市民軍,武裝驅離軍隊是否合宜的一步?金先生坦言他無法回答,只是指出當時形勢所迫,眼見不少同伴被殺,才迫不得已武裝反抗。事實上,筆者並非期望能找到一個絕對答案,畢竟每個情形的考量與判斷都不同,難以一概而論。金先生… 詳閱

逆權之路,血淚鑄造─光州之行後記與省思(1):記憶與創傷

在《逆權司機》一戲上映前,相信只有少數人曾聽聞南韓光州,更遑論對1980年的這段歷史有所認識。誠然,我們對南韓的印象均駐足於近代的韓流文化、整容等,除了廣受關注的南北韓關係,南韓本土的歷史及政治局勢卻鮮有在港引起關注。機緣巧合下,筆者在剛過去的暑假帶領一群大專生到訪光州,親身接觸這段充滿血淚的抗爭史。面對更趨崩壞的香港,帶著鬱悶與無力的… 詳閱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