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Snow 施諾

《令人噴飯的謝飯》and《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的作者

"你實實在在的告訴我、我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但年老的時候、我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我束上、帶我到不願意去的地方。"

1947: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

70 年前(1947 年),在神州大地出了大事。蔣中正領導的國民黨和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和談破裂,内戰全面爆發。同年 3 月初,蔣中正集結 22 萬的兵力,由其得意門生胡宗南指揮,目標是毛澤東的巢穴,中共的聖地——延安。守延安的共軍兵力僅 2 萬,因此,毛澤東決定撤出延安,轉戰陜北,誘敵深入(又用間諜),以便各個擊破。 當時,許多黨員對於放棄延安大惑不解,很… 詳閱

矮仔鄧、麥理浩、戴卓爾夫人、特朗普 (Trump)

「鄧身材儘管矮小,自嘲小平。但他的對手面對他,反而自覺矮了一截。」 最近有篇有趣文章,比較 Trump 和鄧小平的治國路線方計,發現兩者居然有相似地方。是「英雄」所見略同,還是有人抬舉 Trump?抬舉 Trump 不是戲言。如果 Trump 和鄧小平的治國方針略同,也許他不是泛泛之輩(只是也許,要四年後才知道)。撇開六四屠城這歷史污點,我們不得不承認鄧小平是中共最… 詳閱

傳福音與泡女不可同負一軛影片

我有一位要好的年輕女性朋友,靚女一名,其一雙電眼可以殺男於無形。但由於其工作性質和內斂性格,令她至今仍是 available。暫且稱她為 Carina 。   一個月前左右,Carina 忽然約我出來談天。她木訥囁嚅,繞山繞水,講古比今,好像想說一些不好意思說的話。我作出引導、說:「其實妳的意思是……」她頓了一頓,回應道:「其實甚麼是信教?」   我覺得奇怪,因… 詳閱

誰最賤格?

上星期,我和數位中年仍未發福的基督徒朋友吃午飯,他們介紹了一位傳道人給我認識,這位傳道人看過我寫的兩本書:《令人噴飯的謝飯》和《死後可幹的事:瀕死經驗是甚麼一回事》,對我這個人有興趣,想見面。 在席中,傳道人直話直說:「看過你在《噴飯》解釋了為甚麼弟兄在首次婚前性行為不用安全套,也看過你在《死後》說明死亡像做愛一樣,不是一刹那,而… 詳閱

老實話、關心話、八卦心

上世紀 80 年代中英就有關香港 1997 問題談判展開。中共派出許家屯先生來香港任新華社(已易名為中聯辦)社長,指示他以較開明態度處事。 但是他老人家踏足香港,步出火車站,以一副「墨鏡」,一件白色夏威夷恤,手持摺扇,頭髮蓬鬆的型態示人。香港 TVB 電視台記者的麥克風還未擺到他嘴巴前,他已斬鐵截釘道:「為祖國的統一大業而來。」話音未落,已嚇到中產及… 詳閱

我首次聽到有人欣賞舊約的耶和華!

「如果可以找到靈媒接觸七族的亡魂,告訴他們數千年後的我們難以接受耶和華滅絕他們的事,給予他們最深切的慰問和強烈譴責暴力,他們不但不會感謝我們為他們討公道,反而認為我們在枉作小人。」–富同學 二月二十日,風和日麗,我接到了一個facebook message,是由一位我在加拿大唸研究院時期認識的富同學發出(幾十萬港幣對他來說只是碎銀),他在message中首句… 詳閱

與其推廣儒家,不如推廣瑜伽。

Snow 施諾 你想當世界拳王,不是一場場打出來嗎?其他領域,表面不這麼赤裸裸,但大同小異;個人、公司、國家,同一道理。 約十年前左右, 有聲稱自己是「愛黨愛國」(但又擁有外國國籍) 的議員在議會中動議推廣儒家思想云云。讓大家玩一玩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孝悌忠信的遊戲。 還記得董建華出任香港首長之時說過甚麼嗎?他說呀,會以儒家思想治港。到頭來,這位儒家弟子事事… 詳閱

搞一個 「安卵子」(balls) 大會,給準男子漢安上一副

以下的故事不是虛構,如有雷同,實屬正常,歡迎對號入座。 我認識一位A先生,年約 30 有多。有一回,因香港政府的濫權,令到A先生和數十位市民的權利受到嚴重損害 (詳情不談) 。他們決定派出幾個代表和官府進行面談。 在第一次的面談(只是交信件而已),A先生不願去,他含羞答答表示他穿了短褲,失禮,不好意思去。 在第二次的面談,A先生有出席,但全程面對著令… 詳閱

中國白酒那麼多,為甚麼只有貴州茅台被尊為國酒?

數天前和一位建制朋友午飯。他和他所擁護的建制派議員一樣,擁有外國護照(加拿大人)。他間中駡香港人不愛國(中國)。他這種奇特的「政見」,不太影響我們的友誼,百家爭鳴嘛! 飯局中,我們談起酒來。我只喝紅酒少喝白酒,他卻喜歡喝白酒。由於他是建制人,愛國(中國),於是我問了他一個國民教育的問題:「中國白酒那麼多,為甚麼只有貴州茅台被尊為國酒?」 … 詳閱

怎樣才能使貓子吃辣椒?

先前的「國民教育」系列文章談到毛澤東和鄧小平的「反手」、「拉屎放響屁」、「吐濃痰」等等不同的鬥爭藝術,不單把蔣家皇朝趕到台灣去、更嚇到國外敵人人仰馬翻,抱頭而逃,振我中華聲威! 儘管我們不是黨國領導人,但在日常辦公室政治中,不懂鬥爭藝術是不成。我們不是要鬥同事,但至少知道對方玩的是甚麼伎倆,才可以作出適當防範。 現在再略談兩種老毛…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