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反修例風暴的信仰詮釋

馬保羅
自2019年6月初開始,香港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波瀾壯闊的反威權抗爭運動,最初稱為反修例運動或反送中運動,後來又曾被稱為流水革命、自由之夏或抗暴之戰等,本文將採用《明報》用語,稱之為反修例風暴。反修例風暴影響之巨大,事前沒有人可以預料到。究竟香港為何會出現規模這樣龐大的抗爭?為何警民衝突會發展至這樣激烈的程度?作為持守基督信仰的人,應如何… 詳閱

論教會應謹守政治中立原則的錯謬

馬保羅
最近,蕭壽華牧師在其堂會刊物發表了《教會是政治中立的屬靈群體》(下稱《教文》)一文,結果在教內引起很大迴響與爭論。 蕭牧師是一位我非常尊敬的資深牧者和屬靈前輩,過去幾十年來都忠於其牧養職事,宣講教導,默默耕耘,建立很多信徒的生命,其對華人教會的貢獻,是毋庸置疑的。然而,由於《教文》的論點有不少錯誤和矛盾的地方,所以本著主內同道彼此勸… 詳閱

因著信仍舊說話—亞伯的見證

馬保羅
(本文為筆者於10月21日晚於天馬公園舉行的守望香港祈禱會講章修訂版) 香港人這場抵抗威權管治的運動,已經超過四個月。我相信對大部份香港人來說,這四個多月絕不容易過,因為單看以下數字,已令人非常難過和傷痛。由6月9日至今日,已有超過2,500人被捕,超過200人被起訴。在多次警民衝突中,警隊已發射超過4800枚催淚彈、1700發橡膠子彈、600發海綿彈、370發布袋彈… 詳閱

惡意抹黑,顛倒黑白,謬解福音

馬保羅
從社交媒體上先後收到兩位牧師傳來同一篇文章,是署名「沉默君」所寫的《一封沉重的信,寫給香港基督徒》(下稱《沉文》)。 《沉文》十分長,洋洋九千餘字,詳盡地表達了作者對香港教會領袖關心社會時政的看法。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不少教牧人員竟對沉默君的見解表示認同,甚至積極分享和轉載這篇文章,因為當我仔細閱畢全文,發覺只能以惡意抹黑,顛倒黑白,… 詳閱

耶穌門徒可以成為護旗手嗎?

馬保羅
8月3日,有香港示威者於遊行後,在尖沙咀天星碼頭拆下旗桿上的國旗丟落海中,引起中國官方強烈反應。官媒中央電視台隨即在微博上貼出一張五星國旗圖片,寫上「#五星紅旗有14億護旗手#」,並呼籲轉載。有關行動獲得成龍、Angelababy、劉愷威、陳小春等香港藝人轉發響應,大家高呼「我是護旗手!」 近日,有國內網民批評香港藝人王祖藍沒有做護旗手,但最後發現王祖… 詳閱

不要讓我們對安定的渴求成為對基督的背叛

馬保羅
近日,有好些基督徒因著部份教牧(包括一些名牧如袁天佑牧師和陳恩明牧師等)走到抗爭運動的前線而感到困惑。 為什麼一班教牧人員會變得這樣激進?為什麼當整個社會越來越混亂時,那班教牧仍走到最前線?這樣做,不是鼓勵更多年輕人攪亂社會嗎? 我發覺原來為數不少的信徒(包括堂會領袖)非常害怕社會混亂和持續動盪。當抗爭運動曠日持久,他們會非常焦慮和… 詳閱

成為不向巴力屈膝的七千人

馬保羅
幾日前,收到一位資深牧師在社交媒體中傳來的一篇文章,來自一個名為「七千人」的臉書網頁,文章名為《為何出現大規模的政治抗爭》(下稱《為文》)。那位資深牧師想了解為何這篇立場非常偏頗的文章,竟然有不少人傳閱,本文嘗試作一點回應。 《為文》作者認為,香港近期出現大規模的政治抗爭,是因為以下五方面的原因:(一)市民太多以陰謀論控訴人。作者感… 詳閱

這是我的立場—傳道牧者應對任何政治審查說不

馬保羅
「講壇上不應該講政治」、「牧師不應向會友表達他的政治立場」、「講壇上只應該講上帝的道,不應該讓牧師宣揚他個人的政見」、「如果牧師在講台上講政治,就會挑起堂會內不同政見的人的分爭,這會帶來教會的分裂」。 作為蒙上主呼召的傳道牧者,應如何面對以上言論? 我認為所有傳道牧者在回應上述言論之前,首先應退到上帝面前,再次思想,我們究竟是蒙誰的… 詳閱

不要讓教會成為跪拜獸像的群體

馬保羅
最近和幾位資深牧者談到近日香港時局,也談到不同教會群體對香港時局的不同詮釋和回應。其中一個引發較多討論的群體,是靈恩派教會。雖然這類教會通常不會自稱為靈恩派,而是強調自己是重視聖靈工作的福音派教會,但為了方便討論,我以下仍將以「靈恩教會」作為對他們的稱呼。(對我來說,這稱呼不含貶義,因我個人也贊同所有堂會必須重視和教導有關聖靈的工… 詳閱

昔日信心英雄,今日邪惡暴徒

馬保羅
我想談談聖經中幾個信心英雄的故事。 從聖經作者的角度看,他們是信心英雄。但從今日香港教會一般倫理立場看,他們都是邪惡暴徒。 第一位信心英雄是非尼哈。 非尼哈是一位祭司,是大祭司亞倫的孫子,以利亞撒的兒子。當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在曠野中流徙,暫住於什亭時,一班摩押女子進到以色列人中,迷惑以色列人,以至全會眾行起淫亂,百姓跪拜她們的神。當時上…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