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Pakkin Leung

Pakkin。《Breakazine!》前總編輯,blogger。入行做編輯時,仍是用rubber cement貼稿的年代。歷任書籍編輯、網站監製、雜誌編輯等職務。愛看書,愛攝影,愛動漫。

上帝噉講(好似係)

嚴格來說,用廣東話譯聖經,最初定期供稿的刊物是《耶教能人》,不過沒有欄名,對象是關心社會政治、教會公共角色的信徒,文章多在1,700字上下。 2018年開始在《時代論壇》的嘗試,則以接觸另一批讀者為目標,預計對象是相對比較傳統、對堂會發展較關心的信徒,希望把廣東話意譯聖經這件事,讓更多人知道。由於每周一篇,交稿壓力較大,所以摸索了一個寫法,約500… 詳閱

世上的光

早陣子跟一班中學生分享什麼是福音,怎樣才是主愛臨香江。 福音是在說這樣的一個好消息:地上權勢(政權也好,金權也罷)雖然迫你認賊作父,但要知道他們不是永恆的;耶穌宣告,這裏有一個永恆的、公義憐憫之主,你毋須向那暫時的、有限的地上權勢屈膝低頭,順服過頭變成臣服,鼓掌太多變成獻媚,成為助長邪惡的一部分。 宣認耶穌是主,是要校正生命主權的秩… 詳閱

磐石

聽說,又有官員出口術,批評人不肯承認政權的既成現實,活在過去,是花崗岩的頭腦。 其實也不用動氣,什麼人就說什麼話,預咗。 就像,電子貨幣的推動,既可說是落後什麼,但這也是香港人對私隱的重視。今天和兄弟天南地北才說起,本仍保留六成消費交易是直接使用實體貨幣,英殖時期電子道路收費計劃之所以推不成,也是因為私隱,香港人信不過政權。 講到花崗… 詳閱

刺蝟的擁抱

十幾廿年前的神學課,第一次接觸「罪網」(web of sin)這個觀念,從比較符合聖經敘事方式的角度重新理解原罪。中世紀講原罪,動用到遺傳等當時十分「先進」的科學觀念,今天看來是十分不智,愈講愈亂,愈講愈偏離聖經的視野。(但神奇的是今天仍有人噉講又噉信。) 傷害,是在關係中;祝福,也是在關係中。人是在關係中存活,在關係中發現自己,也在關係中被消… 詳閱

異化

當我們把手段當作目的,我們就在異化。 當我們實現了形式就以為做了實事,我們就在異化。 當我們單單滿足了律法和程序就心滿意足,我們就在異化。 當我們完成了表面工夫就以為完成了,我們就在異化。 記得初初接觸馬克思,最啓發我的觀念就是異化(alienation)。大概意思就是,一個工人在工作中,與手所作的工割裂、疏遠(estrange),在資本家、制度的操控中迷失,… 詳閱

唔好當十幾歲係小朋友

昨天講起青少年崇拜的講道,說我不會把內容信息變成兒童故事,而是會直講。其實我不止對教會的年輕人這樣,對其他十幾歲的也是一樣。 話說,上年在香港書展當值,有兩個中學生妹妹結伴來買Breakazine,其中一個一手就拎起《安息指南》。 「識貨喎~~」我說。 「你蒞過我學校講talk啦。」拎住《安息指南》的妹妹說,「係朝早8點吖嘛。」 佢一講「8點」我就記起係邊… 詳閱

淺土

好多人話,同信徒的仔女講聖經好難,因為佢哋乜嘢聖經故事都聽過晒。 我反而覺得,問題不是他們有沒有聽過,而是他們聽了什麼。所以我給自己的任務,就是去幫手排毒,還原聖經信息的力度。有些教會導師聽過我講道之後,會回應話我講得太深。或者啦,係咪唔中意我用社會角度講呀,我心諗;但係要我繼續餵奶,我唔想,班十幾歲嘅後生仔女,都未必想。呢種情況,… 詳閱

做回真實的自己

近幾年,開始見到我這個人的人生母題。 其中一個主題,是關於真我(另一個是關於自由)。也許是天性,也許是成長背景,我最真實的自己,一直囚禁在心底深處,一層一層的包裹着。他總是首先被犧牲的一個;舉凡滿足自己的事,只能偷偷摸摸地做,就算這件事有多正大光明,做完也是滿有罪咎,總要不斷找藉口來賦予意義,好讓這件事看起來不像純粹的慾望。 這個內… 詳閱

邊個想做大,先要肯做細──廣東話意譯〈馬可福音〉‬ ‭9:30–41

【馬可福音‬ ‭9:30-41】 廣東話意譯本(參 和合本、The Message)   佢哋離開之後經過加利利;但係耶穌唔想畀人知,於是就同門徒講:「人子好快會畀人篤灰,會畀人做瓜;死咗之後,三日後就會翻生。」班門徒唔明,但又唔敢問。   跟住佢哋竄到去迦百農。一入到屋,耶穌就問班門徒:「頭先你哋究竟一路行一路嘈緊乜嘢?」佢哋即時頭耷耷無聲出,因為佢哋頭先喺度… 詳閱

逛一逛書展,又入了一手貨

今年的基督教聯合書展,正在舉行中。我初初入行做編採工作,第一個活報報道job,就是關於這個書展。當時互聯網只像電報系統,數碼相機連影都未見,剛大學畢業入職的老師月薪有$12,000,而我就拿着$6,000月薪,捧着Nikon FM2,自掏腰包拍攝活動相,寫報道。 有沒有書想買都好,我通常都會抽空去看看,既是探望同業友人,也是看看其他人在做、在關心什麼。這書展是基督…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