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受難與復活之間

教會紀念復活節,一般將重點放在星期五的受難節和星期日的復活節上。星期六一般沒什麼特別活動,只呼籲信徒以安靜默想等候週日來臨。 但不知你有否想過:基督星期五死了,星期日才復活,那麼星期六在幹什麼呢?他在沉睡補眠嗎? 早期基督徒對此有很多豐富的想像。他們不認為基督在受難與復活之間沉睡了、靜默了。相反,基督很忙,他死後下到陰間大鬧一番,令… 詳閱

牛津神學遊記V

牛津大學面積不大,但博物館卻出奇的多。其中我最喜歡的是關於考古與藝術的「阿什莫林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裡面有一幅名為「使徒保羅與彼得之擁抱」的聖像(如圖),相傳是繪製於十五世紀佛羅倫斯大公會議之間,表達出天主教與東正教透過會議能重新合一的期盼。畫中的保羅與彼得,眼神雖然有點貌合神離,但仍竭力相擁。而佛羅倫斯會議進展良好,解決了許多… 詳閱

牛津神學遊記IV

適逢聖誕假期,終於有機會好好讀一遍死海古卷這種傳說級的primary source。 提起死海古卷,不得不提的是牛津大學沃弗森學院(Wolfson College)的已故教授,Géza Vermes。他除了是研究死海古卷的權威,更是一位勇敢揭發「死海古卷醜聞」的先鋒。沒有他的勇敢,可能我們今天也沒有死海古卷可讀。 話說,死海古卷早於1947-1956年出土,但直到1991年才陸續將所有抄本向大眾公開。… 詳閱

牛津神學遊記III

牛津大學一共分成38個學院,每個學生入學時都會根據情況被分配隸屬其中一個學院。然後,他們數年裡的生活作息,全都在這個學院裡進行。情況有點像哈利波特入讀霍格華茲魔法學校時被分配到其中一個學院(葛來分多)一樣。 圖中的是基布爾學院 (Keble College),是我每天都會進出的地方。原因是,我那個系的教授幾乎全都隸屬基布爾,以致許多相關的講座和研討會都在這裡… 詳閱

牛津神學遊記II

這條橋是牛津著名的Hertford Bridge,俗稱「嘆息橋」(Bridge of Sighs),劍橋也正好有一條。 傳聞,劍橋那條稱之為嘆息橋的原因,是因每逢學生由宿舍前往考場考試,都必須經過此橋,而由於讀書壓力大,途經的學生往往嘆息不止(唉~唉~)。我相信牛津的壓力也不下於此。 昨天我參加Orientation時,跟一位正在讀博士的師姊交談。她跟我解釋說,牛津的學習模式非常緊湊,通… 詳閱

牛津神學遊記I

終於來到哈利波特的城堡讀書了,希望我讀完不會變佛地魔。 最近我一直在想:「如果沒有讀神學,我現在究竟會在幹什麼?」我肯定會是一個閒時就專注在家中打機的宅男。跟我認識久的人都知道,我就是愛打機。遊戲的世界就是我真實的世界,而我也十分享受活在這世界。人生苦短,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又有何不妥?我羨慕這樣的生活,真的。 但也許是天意,命中注… 詳閱

最難頂的三種講道

我自小成長於福音派教會,而福音派教會十分重視講道。每個禮拜的主日崇拜,有超過一半時間都是在講道。我也數不清自己究竟聽過多少篇道了,總之就是很多。 遺憾的是,我印象中聽過好的道很少,但差的道實在太多,以致令我有些時候甚至不想返教會。我自己也認識一些朋友是因為講道質素的問題而不返教會的。如此看來,講道確實能影響教會興衰,正如一位牧師曾說… 詳閱

讀神學的一點小攻略

作為神學生過來人,我不敢說自己是學霸或補習天皇,但經過三年的洗禮,也總算累積了一點學習上的經驗,希望跟打算讀或正在讀神學的人分享。我認為有三個心態必須擺正,讀起神學來才能事半功倍。 1)讀神學不是參加培靈會 許多人以為讀神學的首要目的是為培育靈命,即是培靈。我不認同這種講法。當然,讀神學的過程必然會加深自身對信仰的體會,但如果單單只為… 詳閱

人類總是重覆犯WWJD

“What would Jesus Do?” 這問題我由細在教會聽到大。每逢面對人生交叉點,譬如升學、揀女朋友、搵工等,很多屬靈長輩就會跳出來建議你,說「想想耶穌會怎樣做吧!」意思是嘗試幻想耶穌在當下處境的選擇,然後讓這個選擇成為你的指引。這就是著名的WWJD運動(What Would Jesus Do),而這個運動曾在美國風行一時,意圖幫助青少年活出道德的生活。 時至今日,WWJD在港澳已經變… 詳閱

澳門本土神學的盡頭?

曾幾何時,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為《澳門教會敗於傳太多福音》,大意是勸勉教會必須捨棄「濫傳」福音而要重新定義福音,甚至建立本色化的教會,以致能回應時代的需要。我也特別提到文字工作的重要性,所以後來又寫了另一篇《論澳門基督教的文字工作》,勉勵同道必須善用網絡之勢,開拓新的文字平台。 兩年過去了。澳門教會情況如何? 正所謂「逆水行舟,不進則…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