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信仰。不再河蟹

有人曾說:「教會分裂的歷史不是因為有批判和討論,而是因為逃避問題而粉飾的假太平。」用現代的術語,叫做「河蟹」(和諧的諧音) – 封閉、掩蓋負面消息,控制言論自由。現今華人基督教充斥著許多河蟹勢力,令不少信徒被邊緣和被傷害。「信仰。不再河蟹」志在展現一種對話空間,希望還信仰一種敢於反思、批判、更新的精神。
部落格(blog): http://nocrab.wordpress.com

現代彌賽亞

Netflix最近有一套很有趣的宗教連續劇,英文叫「Messiah」,中文譯作「現代彌賽亞」或「救世神話」。整套劇的主線非常簡單,就是講述一位疑似是「耶穌」的人物在現代降臨的情況。未看之前,我以為這只是一套無聊又單調借宗教過橋的膠片。然而,不看由至可,一看簡直令我極為震驚。 劇中精心設計的對白、似是而非的劇情鋪排,最重要是探討宗教問題甚至政治問題的深… 詳閱

耶穌的女門徒

最近在研究新約聖經中的女性,發現了許多有趣的事情。其中一件特別值得分享的,是關於抹大拉的馬利亞這個角色與她的詮釋史。 聖經中有不少「馬利亞」,包括:耶穌的母親馬利亞(e.g. Matt 1:16)、雅各和約瑟的母親馬利亞(Matt 27:56//Mark 16:1//Luke 24:10)、另一個馬利亞(Matt 27:61; 28:1)、約西的母親馬利亞(Mark 15:40)、伯大尼的馬利亞(John 11:1)、革羅罷的妻子馬利亞(Jo… 詳閱

【基督徒的逼迫史】

最近在讀一本關於早期基督徒受逼迫的書,令我想起以前自己對這段歷史的誤解。 在教會成長,一般接收到的資訊是:基督徒在很早期就受到大規模的逼迫,無論是羅馬帝國對基督教有系統的逼迫,還是猶太人對初期教會的逼迫。 然而,如果仔細查考有關證據,會發現這個版本的基督教逼迫史是一個迷思。在頭兩個世紀,羅馬帝國對基督徒其實是採取較為寬容的態度。雖然… 詳閱

光明節與聖誕節:馬加比革命與耶穌的革命

當我們都在慶祝聖誕節時,或許沒有注意到,今年這段期間正好重疊猶太人的「光明節」(Hanukkah)。在這節日,猶太人一連八天(12月22-30日)紀念公元前二世紀的馬加比革命,是為猶太史上可歌可泣的抗爭事件。 根據歷史記載,當時猶太人被西流基王朝統治,在強橫的希臘化政策下,猶太文化被逐漸侵蝕。公元前167年,當時的皇帝安提阿古四世,率軍進入耶路撒冷褻瀆聖殿… 詳閱

一位澳門基督徒對香港反送中示威的神學思考

隔岸觀看香港的局勢,再看著普遍澳門人的反應,心情很複雜。 澳門人凡事講求和諧,因此主流都是反對香港示威。老實說,我沒資格苛責他們,因為澳門成為今日如此「和諧」之地,或許正是因爲我們(包括我自己)平時沒能改變什麼。大家其實都坐埋同一條船,沒有人能獨善其身,都是共業。 不過我也在想,站在信仰的角度,為什麼澳門基督徒普遍都不能支持示威者?… 詳閱

潔淨聖殿與暴力問題

每逢香港發生一些政治上的暴力事件,基督徒之間似乎都會討論有關耶穌潔淨聖殿的問題。既然耶穌使用暴力,那麼我們能否都使用暴力?2016年筆者其實已寫過有關話題,有興趣可自行參閱。1 然而,最近由於年輕人佔領立法會,有關潔淨聖殿的討論似乎又再浮現。例如,高銘謙教授就轉載了自己在2015年寫的有關潔淨聖殿的文章。簡單來說,他的結論是:1) 經文的關注並非… 詳閱

受難與復活之間

教會紀念復活節,一般將重點放在星期五的受難節和星期日的復活節上。星期六一般沒什麼特別活動,只呼籲信徒以安靜默想等候週日來臨。 但不知你有否想過:基督星期五死了,星期日才復活,那麼星期六在幹什麼呢?他在沉睡補眠嗎? 早期基督徒對此有很多豐富的想像。他們不認為基督在受難與復活之間沉睡了、靜默了。相反,基督很忙,他死後下到陰間大鬧一番,令… 詳閱

牛津神學遊記V

牛津大學面積不大,但博物館卻出奇的多。其中我最喜歡的是關於考古與藝術的「阿什莫林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裡面有一幅名為「使徒保羅與彼得之擁抱」的聖像(如圖),相傳是繪製於十五世紀佛羅倫斯大公會議之間,表達出天主教與東正教透過會議能重新合一的期盼。畫中的保羅與彼得,眼神雖然有點貌合神離,但仍竭力相擁。而佛羅倫斯會議進展良好,解決了許多… 詳閱

牛津神學遊記IV

適逢聖誕假期,終於有機會好好讀一遍死海古卷這種傳說級的primary source。 提起死海古卷,不得不提的是牛津大學沃弗森學院(Wolfson College)的已故教授,Géza Vermes。他除了是研究死海古卷的權威,更是一位勇敢揭發「死海古卷醜聞」的先鋒。沒有他的勇敢,可能我們今天也沒有死海古卷可讀。 話說,死海古卷早於1947-1956年出土,但直到1991年才陸續將所有抄本向大眾公開。… 詳閱

牛津神學遊記III

牛津大學一共分成38個學院,每個學生入學時都會根據情況被分配隸屬其中一個學院。然後,他們數年裡的生活作息,全都在這個學院裡進行。情況有點像哈利波特入讀霍格華茲魔法學校時被分配到其中一個學院(葛來分多)一樣。 圖中的是基布爾學院 (Keble College),是我每天都會進出的地方。原因是,我那個系的教授幾乎全都隸屬基布爾,以致許多相關的講座和研討會都在這裡…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