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Nelson Lam

昔日上帝差遣不同的先知,在以色列人當中說話。相信今天教會牧者同樣承擔起同一份使命,無畏無懼作時代的僕人,謙卑勇敢地回應複雜的時代。主啊願你使用僕人的手,寫出祢在這世代的心意!

被「激動」的一年

Nelson Lam
2020年是怎樣的一年呢?回顧過去,或許我們帶著失望、艱難和沮喪,進入新的一年香港將會成為一個怎樣的城市呢?香港人在過去的日子仍然沉睡,還是已經被喚醒,被「激動」,願意立志行進一個跟過去不一樣的年代嗎? 以斯拉記一1-2、5 1波斯王塞魯士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塞魯士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 2「波斯王塞魯士如此說:… 詳閱

早已忘記

Nelson Lam
還有不多的時間,2019年的聖誕節又來了,今年各大小商場已沒有大型的佈置,就連尖沙咀碼頭也沒有過去的裝飾。昨天去到尖沙咀食晚飯,人數少之又少,已沒有甚麼聖誕氣氛可言。或者是因為社會事件,大眾也沒有心情去慶祝。但正好讓我們重新思想,真正聖誕節的意義。主來到我們中間,不是要給予我們幾天的假期,而是為著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今天你是否早已忘記呢… 詳閱

立定心志

Nelson Lam
我們見到過去幾個月,有人「立定心志」不作退讓,導致:暫緩、壽終正寢、立法會被毀、721白衫人無差別襲擊事件、831車箱警方無差別襲擊、警民衝突、特別法下的禁蒙面法、濫捕青年、浮屍、被自殺……。如果問今天別人口中所謂的「暴徒」是怎樣煉成的,我會問是如何迫成的,不是為政者只顧自己的顏面,又何來現在的局面呢。 歷代志下十一13-16 13 以色列全地的祭司和… 詳閱

時代的回應

Nelson Lam
在所羅門的禱告結尾中,他為著自己、祭司和聖民禱告。今天我們在這個時代中,確實有很多困惑,到底如何禱告好呢?好使我們行在神的心意之中。在本週日本要到一所教會證道,收到他們的牧者訊息:「請在台上不要提近來社會發生的事,不要涉及政治議題。因為無論怎樣講,都會惹來另一方的不滿。」作為神的僕人,我問自己是否要在台上講政治呢?是否要避開談及現… 詳閱

靜默不言

Nelson Lam
對於所謂對話平台,社會各界有不同的回應,就是當對話設有諸多限制,如:實名登記、抽籤、不可說所謂的粗糙言詞、不可帶任何「主辨單位認為」可能會影響活動之東西……。對話或許只成為了宣傳技倆,若有人認為這仍是善意,從政者已在修補和悔改。請大家都回望,不是過去幾個月的問題,而是過去幾十年政權的淪陷,若願意聆聽則不會弄至今天的情況。「靜默不言… 詳閱

人意不敵神意

Nelson Lam
「人定勝天」,是我們想想聽到的一句說話,特別是用來勉勵重病患者,或是生命走到無力時給人的提醒。今天我們正處於一個特別的光景,就是「反送中」運動轉到各大小社區和商場,以歌聲、口號延續抗爭。當權者則繼續推出奇怪的事情,例如所謂「蒙面法」的想法。烏克蘭抗爭時期,烏政府立法阻示威者集會,禁止人民穿著同款衣服,又不准戴頭盔、眼罩和口罩等。但… 詳閱

神的膏立,人的跟從

Nelson Lam
今天在大大小小的機構、公司和單位中,均有不少的領導位置,是需要人來承擔,大多數是因學歷、經驗作為考慮的因素,甚或是跟在上有權的人打好關係,因此得以升職。但作為一個領袖,更需要的是有跟隨者,作領袖本身當有一定的素質,其中之一是得眾人的愛戴,這不等於所有人,但至少是大多數人均願意跟隨。摩西在四十歲時,本已有人跟隨,但當打死一名埃及人後… 詳閱

見證

Nelson Lam
作見證者實在不易,時勢之惡,把一切願意說真話的見證人下在監裡,昨天是開學日,同時是罷課的日子,721消失的警力,竟然突然充裕起來,各地鐵站內均有不少警力,加上校園門外的警力,作出對學生的威嚇,完全感覺不到受保護,相反只見到警方的所謂執法,已去到不能受控的狀態,旁邊的人說一句:「你們是否跌了良心。」都已經被警察拘捕和打至流血。為的是要禁… 詳閱

短命王的啟示

Nelson Lam
我不是時事分析的評論員,更不是滿有立場,懂得評論的政治家,在我裡面一直只找著一個原則,就是愛,神的愛在我們裡面,昔日耶穌站在受欺壓的一方,祂沒有對政局和形勢有太多的評論,但祂走到受壓者的當中,關心他們,與他們同行,祂從不因政教分離而拒絕與民同行,相反祂為我們實踐了「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的教導。因此當今天我們面對有… 詳閱

神不守舍

Nelson Lam
7月21日晚遊行集會去到尾聲,不滿政府一直沒有處理和解決問題的市民,集結於西環一帶,正當前線警方和抗爭者發生衝突,同時收到元朗發生駭人聽聞的事,竟然是鄉黑聯合追打黑衫者(相信是參與遊行集會後的人士),甚至連記者議員也被施襲,最荒謬的是報警沒有人接聽和到場,所謂行過食飯的何議員,竟與鄉黑人士互相奉承。回家後徹夜難眠,昨天各區惶恐不安,香…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