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雲彩與銀號(silver trumpets)

前言:It is my prayer: Let our lives be orchestrated by Him, in His rhyme, in His sorrow and in His Grief. Second Cor 1:4 “Let the sufferings of Christ flowed over into our lives.” (NIV) 關於如何跟隨上帝,聖經往往祗列出原則,很少費筆墨討論「如何?」民數記九章15節至十章10節是罕有,故此珍貴的一段! 背景是以色列民眾剛離開西乃山,開始曠野之旅(九章1-3節)。摩西提醒眾人,要嚴守逾越節! 如… 詳閱

原來你不知道,你一直在捨一個怎樣的己!

前言:所謂屬靈操練,就是將耶穌的教訓活出來。 耶穌信了N年,生活瑣物隨着經濟條件改善而越積越多,上了一個課程,要回家數吓自己有幾多件T恤,答案是超過二百,但我平時穿來穿去都是當眼那四、五件,運動鞋超過七對,然而我大部分時間都是穿最舒服那一對,除了周末羽毛球。至於書籍,太太曾謔問:到你死那一天,是否看到三成?答曰:二成七! 是在這様病態… 詳閱

看見生命

前言:電影「東邪西毒」,張國榮飾演的歐陽峰(西毒)這樣說:當你不能得到一樣東西的時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牢牢記住。 記憶就是靈魂的密碼,天上人間,能夠擦着記憶,就能夠燃亮生命;後容格心理學家James Hillman曾經這樣説:「你選擇記住了什麼,你就是怎麼様的一個人……….」在現代社會,我們每個人骨子裏都在不斷搭建一個非常狹窄的自我論述,… 詳閱

和「傳道書」泥漿摔角

所有認真讀過此卷書的人都會知道,此書極難疏理,經常前言不對後語,許多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意念,作者好像從不介意起承轉合,脈絡隱䀲難尋。 性格上,我偏偏是一個不認命,不服輸的人(其實關係不大,是我想多了)。約十年前在尖沙咀潮人生命堂首次聽中神老師楊錫鏘牧師講了八堂導論,其實佢已經透過原文解說釋了我一些疑團,然而對於整卷書,我仍然是一頭… 詳閱

浮過生命海

前言:”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臨到……” 約伯記3:25-26 最近幾個月,很近距離地接觸死亡,自己試過小中風(transient ischaemic attack),大學同學辭世,要去扶棺,出入無數次殯儀館,包括初信主時教我羅馬書的主日學老師(祇比我年長一歳),她被確診膽管癌,在浸會醫院捱了一個月就辭… 詳閱

一月十九日之隨筆,寫在曾俊華決定是否參選特首記招之前

前言:卡謬之「鼠疫」已經跳出了「異鄉人」那祇靠個人精神力量去尋找生命意義的局限,而是一個醫生、一個教士、一個天性純良的市民,凝聚成為一個同盟,在災難中開始互相了解,溝通,在絕望中尋找新生的力量,他們是抵抗行動的實踐者。—林燿德 你可否想像香港是在經歴一場鼠疫,又或是二次大戰期間,被納粹佔領之法國…….. 我不知道香港的政治土壤出… 詳閱

坦承:我是一個仇富的人

仍然在想一個問題:財主做錯了什麼?(路加十六19-31) 新鴻基郭炳光一家去看北極光,其風度翩翩,應該有個名牌大學MBA的兒子說:能夠喝到一杯熱朱古力已經好幸福! 這句話,好刺耳! 耶穌是怎麼形容那財主呢?他說:有一個財主,身穿紫袍和細麻衣,天天奢華宴樂(劉巒雄太太(甘比)據說有600個Hermès名牌手袋),去看一次北極光,一天半天因為什麼physical constraint… 詳閱

論「遮蓋」

幾天前寫了一篇文章談「祼現」,登出不足廿四小時有超過百人share,有點沾沾自喜,於是今個清晨,在家樓下的餐廳,反其道而行,寫「遮蓋」。 在年輕港大日子,有一個人影响我至深,她是IFES East Asia幹事劉義信Ellie,很好鬼妹性格的一個人。那時候好怪,三個負責大學團契的人均星加坡門徒訓練中心讀過書,分別是Ellie、蘇雲英及錢北斗。Elllie 52歲在加拿大因腦癌辭世… 詳閱

祼現與脱下、脫下虛謊

前言:現代人往往是活在一個高度自欺欺人的自我論述裏面,不能自拔,亦不想自拔。令整個情況更糟糕的是,這個自我論述差不多是non verifiable的。 2015年春天,英國牧師Rev Samuel Wells來港,我去浸神聴課,他的書(God’s Companions)一直擱在家中某處,沒翻;(因為我不喜歡某君之所謂學術校訂),但幾天前,胡亂地讀了一章:incorporating(併合),很喜歡,分享如下: … 詳閱

過盡千帆

前言:享受「被愛」很容易,因為不用改變自己。但一旦踏出去,去愛另一個人,那可以很大件事,因為要改變自己。—洪麗芳(信仰百川作者) 自從十九歲,那是我入港大的年日,我一直不是一個很懂得愛自己的人,然而經歷了不少人生中不能繞過之跌盪,挫敗舆幻滅後,對於「愛」這個課題,我是有很多東西可以分享的。CS Lewis 的 Four Loves,你有翻過嗎?情況就彷如廿…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