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浮過生命海

前言:”因我所恐懼的臨到我身,我所懼怕的迎我而來,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靜,也不得安息,卻有患難臨到……” 約伯記3:25-26 最近幾個月,很近距離地接觸死亡,自己試過小中風(transient ischaemic attack),大學同學辭世,要去扶棺,出入無數次殯儀館,包括初信主時教我羅馬書的主日學老師(祇比我年長一歳),她被確診膽管癌,在浸會醫院捱了一個月就辭… 詳閱

一月十九日之隨筆,寫在曾俊華決定是否參選特首記招之前

前言:卡謬之「鼠疫」已經跳出了「異鄉人」那祇靠個人精神力量去尋找生命意義的局限,而是一個醫生、一個教士、一個天性純良的市民,凝聚成為一個同盟,在災難中開始互相了解,溝通,在絕望中尋找新生的力量,他們是抵抗行動的實踐者。—林燿德 你可否想像香港是在經歴一場鼠疫,又或是二次大戰期間,被納粹佔領之法國…….. 我不知道香港的政治土壤出… 詳閱

坦承:我是一個仇富的人

仍然在想一個問題:財主做錯了什麼?(路加十六19-31) 新鴻基郭炳光一家去看北極光,其風度翩翩,應該有個名牌大學MBA的兒子說:能夠喝到一杯熱朱古力已經好幸福! 這句話,好刺耳! 耶穌是怎麼形容那財主呢?他說:有一個財主,身穿紫袍和細麻衣,天天奢華宴樂(劉巒雄太太(甘比)據說有600個Hermès名牌手袋),去看一次北極光,一天半天因為什麼physical constraint… 詳閱

論「遮蓋」

幾天前寫了一篇文章談「祼現」,登出不足廿四小時有超過百人share,有點沾沾自喜,於是今個清晨,在家樓下的餐廳,反其道而行,寫「遮蓋」。 在年輕港大日子,有一個人影响我至深,她是IFES East Asia幹事劉義信Ellie,很好鬼妹性格的一個人。那時候好怪,三個負責大學團契的人均星加坡門徒訓練中心讀過書,分別是Ellie、蘇雲英及錢北斗。Elllie 52歲在加拿大因腦癌辭世… 詳閱

祼現與脱下、脫下虛謊

前言:現代人往往是活在一個高度自欺欺人的自我論述裏面,不能自拔,亦不想自拔。令整個情況更糟糕的是,這個自我論述差不多是non verifiable的。 2015年春天,英國牧師Rev Samuel Wells來港,我去浸神聴課,他的書(God’s Companions)一直擱在家中某處,沒翻;(因為我不喜歡某君之所謂學術校訂),但幾天前,胡亂地讀了一章:incorporating(併合),很喜歡,分享如下: … 詳閱

過盡千帆

前言:享受「被愛」很容易,因為不用改變自己。但一旦踏出去,去愛另一個人,那可以很大件事,因為要改變自己。—洪麗芳(信仰百川作者) 自從十九歲,那是我入港大的年日,我一直不是一個很懂得愛自己的人,然而經歷了不少人生中不能繞過之跌盪,挫敗舆幻滅後,對於「愛」這個課題,我是有很多東西可以分享的。CS Lewis 的 Four Loves,你有翻過嗎?情況就彷如廿… 詳閱

小丑,人生,小丑。

前言:是不能躲避的小丑性,括著我們的一生。 活地亞倫電影,不時都會無端白事有班帶了面具的人出來跳舞(希臘悲劇?),在拉丁文,persona就係解作面具,我們一生摔不掉的性格,就是我們的面具。 最近生活裏面發生了一些事,迫令我對人生有更嚴苛的反思,去到某樽頸街頭(both physical and symbolic),腦海裏忽然對存在有一份新的恍悟,是可以這樣柔和表達的:如果… 詳閱

Reimagining「建制」、重新想像

前言:我有一個好朋友,醫生,某醫院前院長,間中會被邀上台講道。那一天我們在whatsapp討論某些事情,我說:「於我而言,你是pro-establishment的!」此語一出,佢竟然唔開心咗大半天,要我稍後花言巧語哄他。 上述那個有趣的生活片段、剌激我反思「建制」所盛載的,究竟是什麼,我太太應該是建制吧?卅多歲已經晉身某大機構高層,有一場合碰到林鄭,林鄭溫柔地問… 詳閱

梯子、ladder as an imaginary………

年少的時候,有歐陸馬戲團來港表演,那些矯捷的空中飛人就是攀着一條危危乎的繩梯輕盈而上,印象深刻…..長大後發現,生命原來有更多無形的梯子在周圍,而我一直都弄不清楚自己是否有畏高症……. 於我而言,那是我的想像:銅鑼灣公理堂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巴別塔,最近和不少mega church高層把茶言歡,更恍悟建堂之虛妄及偏離。 在社會中的精英,名校出身,… 詳閱

The art of prayer,究竟祈禱是什麼?

前言:太多人,不是在信緊一個又真又活的上帝,而係攬住一套迀腐的守則。 昨晚去了一個在大圍的宣教祈禱會,仍然是不可救藥的感慨良多,如下: 許多人,做了幾十年牧師,完全不知道祈禱是什麼? 上帝不需要我們口若懸河去更新我們的status , 祂早就知道了! We need to be a sensitive person, be in touch with our inner world, our fear, our pride, our longings before we can really pray in His presence.…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