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樟木盒

初信於基要派,在福音派神學院經歷蛻變,於掛名禮儀教會任職超過四分一世紀,見盡堂會,宗派及教會圈子光怪陸離,現於某福音派堂會事奉。

同性戀者最壞,比強暴者更差? — 從林夕眼中的何韻詩再看十誡倫理的啟迪

又談談聖經倫理。 基要派和福音派常常著緊批判同性戀,甚至指所多瑪招上帝審判毀滅是由於同性戀,其城市得名亦因同性戀緣故。同樣,何韻詩常被詬病也是因其同性戀傾向。 出於福音派成長的我,當然未能完全放下同性戀並非上帝心意的倡議教導,但坦然說,我們是否對一切同性戀的事情過敏地急於排拒及譴責,甚至比威權暴政放任地逼迫殺害異見者更要集中火力去攻… 詳閱

《善惡相爭》-再思電影中善惡的對立與掙扎

【以下分享包劇透,敬請留意】 《星球大戰》最終章終於登場,無獨有偶,也是千古不變的定律,就是人在善惡之間掙扎,或是投向黑暗,或是站穩在光明中。人作為天使與魔鬼的混合體,就是在光明與黑暗的拉扯中展開漫長的掙扎,直到生命終結的一天。 芮(Rey)神秘的身份終於揭盅,原來就是誘惑“被選中平衡原力”的Anakin墮入黑暗成為黑武士Darth Vader, 也與Luke曾作殊死… 詳閱

坦白承認吧!耶穌沒有主動作政治抗爭,卻事實因政治逼害而死。

在教會面對反送中的爭議裏,有一定信徒的聲音指教會不應介入政治爭鬥,不應容讓天國福音被民主理念騎劫,福音還福音,地上政權之爭還地上政權之爭,「政教分離」,教會只應集中做好傳福音的工作,不應被政黨騎劫利用作政治爭鬥之工具。 我相信真誠面對聖經的教導,大部份牧者及堂會都不會主動利用堂會及信仰作政治爭鬥,都只想專一地傳揚福音,牧養群羊。不過… 詳閱

孩子們,不用怕,讓我們像天父一樣守護你們!

「婦人焉能忘記她吃奶的嬰孩,不憐憫她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以賽亞書 49:15 自以為港人母親的林鄭,只覺得孩子任性不能縱容,誰知其實是饑餓得痛苦無助陷於絕望的嬰孩,才會聲嘶力竭的嚎啕大哭,哭求施予。連上主都應許不會忘記吃奶孩子的需求,不會用蛇當作魚,用石頭當作麵包給兒女欺哄他們,為何聲聲愛護港人的林鄭,卻多個月來對示威… 詳閱

現況的自欺?刧後的信心宣告?~再思詩篇第一篇的信息與信念

《詩篇第一篇》 1:1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1:2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 1:3 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 1:4 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秕被風吹散。 1:5 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 1:6 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 詳閱

「《明月幾時有》與雨傘運動隨想」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大茴香、小茴香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你們反倒不做;這原是你們該做的-至於那些奉獻也不可廢棄。你們這瞎眼的嚮導,蠓蟲你們就濾出來,駱駝你們倒吞下去。…所以,我差遣先知、智慧人和文士到你們這裏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裏鞭… 詳閱

《「我有信仰,沒有宗教」- 從陳健民教授的宣告談起》

「看哪,耶和華大而可畏之日未到以前,我必差遣先知以利亞到你們那裏去。他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免得我來咒詛遍地。」(瑪拉基書4:5-6) 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教授在中大退休前,在思托邦講座講了最後一課,分享他的人生信念。他曾說過:「我有信仰,沒有宗教。」他的意思是他對世界事物及人生有自己的思想信念,這些信念與基督教信仰有其相… 詳閱

Blindspots of Church Leaders(4): Bishop the Denomination Saviour

復仇者聯盟第三集(Avengers 3)數個月前上畫後成為入座率最高的電影之一,其反派角色「滅霸」據說是漫威宇宙世界中最立體的反派角色,有其坎坷的成長背境,其作惡原因亦似乎有〝善良〞的緣由,就是認為宇宙人口過度膨漲,致糧食不均引致饑荒問題嚴重,為解決宇宙饑荒問題,其中一個最公平的方法就是隨機把一半人口消滅,〝公平地〞不分性別、背境及任何因素除滅一… 詳閱

豈可牧中無仁:反思只有數字沒有名字的牧養領導

「大衛就吩咐跟隨他的元帥約押說:『你去走遍以色列眾支派,從但直到別是巴,數點百姓,我好知道他們的數目。』約押對王說:『無論百姓多少,願耶和華-你的神再加增百倍,使我主我王親眼得見。我主我王何必喜悅行這事呢?』但王的命令勝過約押和眾軍長。約押和眾軍長就從王面前出去,數點以色列的百姓。」(撒母耳記下24:2‭-‬4) 大衞雖被稱為合上帝心意的人… 詳閱

讀神學所為何事?守護教會的內功心法

「這家就是永生 神的教會,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摩太前書 3:15下 過去在教會圈子事奉多年,間中便會聽到有神學畢業生表達,神學院的訓練未能應付踏出教會工場的牧職挑戰,極端的甚至認為神學訓練其實只是象牙塔的學習,閉門造車;當踏足工場見真章時,除了教導聖經和講道是出自神學院的訓練,神學院並未有教導同工如何在教會推動事工,策劃教會方向,與執事及…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