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Austin 黃亮維

1985 年生,成長於台灣,目前為執業醫師。醫學是他的專長,神學是他的興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讀聖經,更要聆聽歷代賢哲的聲音。

《盼望神學》隨想系列五、向前走

平安夜那晚,我穿過台北圓山花博公園,發覺那兒不知從什麼時候多了條半露天的美食街,溫暖的燈光映入眼簾,食物的郁香撲面而來,令飢餓的我幾乎醉得停在原地,不想前進了──「休息一下吧?吃點東西吧?」心底這麼一個聲音響起。然隨即想起了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便快步穿越那片樂園。 一邊走著,一邊發現這不只是條美食街,而是已經配合節期,給佈置成… 詳閱

《盼望神學》隨想系列四、盼望乃是盼望所不見的

我所成長的基督教環境,基本有兩種氛圍: 第一種氛圍,是「期待末世」。 信了上帝,就好像拿到一張天堂的入門票,於是人生就此開始「排隊等待入場」。好似在人龍中等待一部快開演的電影似地,但很不幸地,手上的票卻沒寫開演時刻,只寫「快開場了,耐心等候」!於是一會兒抵頭看錶,一會兒焦躁地探頭看看前方的人潮是否有往前移步的跡象,還不時跟身旁的朋… 詳閱

《盼望神學》隨想系列三、盼望不可承受之重

前幾天把《盼望神學》的導論【盼望之默想】重讀了一遍。對莫爺爺的世界又多理解了一些。 之所以在這篇文章裡要稱他為爺爺,不是要裝熟攀關係,乃是要給自己多一分警醒,承認莫爺爺寫作當年跟我的時空環境有不小的差距——哪怕他是個「當代」神學家、哪怕他的書如今讀來,仍然擲地有聲、振聾發瞶。 莫爺爺的寫作時空是 50 多年前的歐洲。終末論(eschatology,即… 詳閱

《盼望神學》隨想系列二、我是怎麼喜歡上莫特曼

我不是莫特曼專家,我只是喜歡莫特曼。 與其說我在研讀他的神學,不如說我是個聆賞者。我發現他是個可深交的朋友;讀他的書,好似與他聊天——向他傾吐我心中的疑問,從字裡行間揣摩他的回應。 一開始會喜歡上他,其實是因為他的學生沃弗(Miroslav Volf)。 那時我讀了醫學院,一路當了醫學生、實習醫生、駐院醫生,有個疑問一直埋藏在我心——後來我發現很多基… 詳閱

《盼望神學》隨想系列一、盼望神學的緣起與重要性

下(12)月 9-10 號,輔仁大學宗教研究所為了慶祝莫特曼 90 歲大壽,特別利用第二屆漢語哲學與神學工作坊來導讀他的扛鼎之作《盼望神學》。為了要去參加此導讀會,我得趕緊讀一讀這本書,希望在一個月之內速讀完畢——願上帝助我。 且讓我一邊讀,一邊寫寫隨筆心得,與讀者分享我從這位當代神學大師身上所沾到的雨露。 盼望神學德文版出版於 1964 年,英文版 1967 … 詳閱

婚前性行為可以嗎?回應蔡昇達

有朋友拿蔡昇達傳道討論婚前性行為的文章來問我意見。我其實去年就因神學院要寫報告,寫過一篇回應文章。原本沒打算把這篇文章公開,恐怕惹議,但事隔一年,當初顧忌的情緒現在已淡了。美國福音派牧師最近也出一本書,主張婚前貞潔不是基督徒的唯一選項。我還沒讀過該書,無法置評,但可見這議題已漸漸能夠被開放討論。因此現將此文公開,目的是希望透過審… 詳閱

得勝神學 vs 成功神學

和一位網友相見,初次會面地點就獻給了教會。這位聰慧又有不忍人之心的朋友聽完我們牧師講道,忍不住發問:為什麼牧師一再提到要向世上的成功者看齊?這是不是一種成功神學?難道聖經裡面,如約伯記,不也肯定了受苦的價值? 我:「妳問得好。我可以確信我們牧師絕不是成功神學的宣傳者。我和他討論過,我了解他,他也了解我,我們是有共識的。不過話說回來… 詳閱

聖方濟

跟一位敬虔的弟兄喝咖啡,交換一些想法。他眉飛色舞地分享自己是如何天天沉浸、沐浴在主的愛中,對於我提出的一些本著主愛來濟世--比如改善低薪環境--的想法,沒有直接否定,但從他的分享的每一句話語中,我已然聽出了他的不以為然:當他說自己是如何以主的事情為念,大概就是說我不夠愛主;當他說自己已經對這些屬世界的事情完全不感興趣,大概就是說… 詳閱

我讀.安提阿的伊納爵

沒人能確定,安提阿的伊納爵最終以什麼方式結束了生命;甚至他的生平為人與功績,亦已煙沒在歷史的塵埃之中。然而他在生命結束前兩週留下了七封書信,卻為後世留下了珍貴的資料,得以管窺一位即將殉道者的心靈世界。 憑著書信的內容,我們可以大致拼湊當時的清況:西元二世紀初的羅馬,正值大舉迫害基督徒。這位安提阿(Antioch)的主教因故被捕,送往羅馬處決。… 詳閱

我讀.革利免二書

傳統上名為革利免二書的這篇作品,並非革利免所寫,也不是一封書信。事實上,它是現存新約文獻之外最早的一篇基督徒講章。 甫開卷,映入眼簾的便是氣勢磅礡的基督論:「弟兄們,我們當看耶穌基督,如同上帝,如同『活人、死人的審判者』」(1.1)。哪怕翻遍新約聖經,我們恐怕也找不到哪封書卷如此集中火力論述基督,且如此直白明確地將耶穌/基督放在與上帝完…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