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基督教聖樂事奉雜談,我們到底是敬拜耶和華還是黃大仙﹙金牛犢﹚?﹙信仰篇﹚

上一年,筆者寫了基督教聖樂事奉雜談,現代敬拜讚美所呈現的是一個怎樣的信仰?《神學篇》,也引來一些討論,難得有心情寫文章,即管再撰一文論現代敬拜讚美,這一次,筆者想討論我們日常崇拜到底是敬拜耶和華還是黃大仙。 在出埃及記32章有一個有趣的故事: 1 百姓見摩西遲延不下山、就大家聚集到亞倫那裡、對他說、起來、為我們作神像、可以在我們前面引路、… 詳閱

為何信徒會漸漸離開教會?——回應傳福音就是王道的說法之《信徒流失﹙一﹚》

筆者這次嘗試不正面回答問題,反之,筆者希望說出十多個一直以來對教會﹙或者是從他人口中聽回來﹚的觀察。教會牧者或會認為這樣的說法並不公允,但要知道,平信徒的想法有時的確如此。 當某高官要分享其見證,而信徒指出某高官的言行與基督徒的身份不相稱時候,教會就說大家都是罪人,信徒無資格論斷其他人; 但當信徒指出跟未信者拍拖﹙或者在中學時期拍拖… 詳閱

傳福音不用裝備,只要肯傳就夠?——回應傳福音就是王道的說法之《序言》

近來無論是梁家麟院長在宣訊的一文《混亂世代中教會的角色》,還是筆者聽到不同信徒的分享,都是認為,基督徒傳福音,最重要並不是傳道者的信仰水平,而是傳道者的心志。筆者一直想回應不同「傳福音」的迷思,如果筆者有時間,將會多寫數篇文章作討論。 記得筆者大學一年級時,也是想着傳福音不用太多裝備,肯去傳就可以,那筆者就帶着一顆赤子之心跟人傳福音… 詳閱

范國威分享當時與趙佩玉一同參選的經感受

基督徒不懂社會時政,卻以神之名參選,拿着一兩句聖經金句就空說理念,制定社會政策,卻不思考社會現實,只會令社會應面對的議題失焦。如果信徒不懂公共政策的思考,還是留在教會跟主內弟兄姊妹分享較好。趙佩玉的「政策」都是關於關上家裡房門才會做的事,這些事又不會影響其他人,談不上是公共政策… 詳閱

聖經的作者是上帝嗎?我們讀的聖經是由誰寫出來的?

在文章的開首,筆者怕悶親讀者,所以要先跟大家說明,本文涉及一些神學討論,對神學沒興趣的弟兄姊妹需要慎入。近來見到有人引用聖經時,會把上帝當作聖經的「作者」﹙例如引用格式上會將上帝放在作者的位置﹚。不過其實聖經除了十誡係寫明由上帝親自寫之外﹙是不是真的出自上帝的手筆也要看解經方法﹚,聖經其他的地方都沒有提及過聖經是由上帝直接寫的。 筆… 詳閱

為何佈道會那麼少人決志信耶穌?是我地信的信仰太過「豆泥」?

最近不少信徒都跟筆者抱怨過,現在為未信者做佈道工作十分困難。最近的大型佈道會入場人次凋零,空座比在場人數還要多,決志人數也只有數千人;相比起以前的大型佈道會幾萬人決志簡直九牛一毛。筆者當然不會這麼武斷直接說這是佈道會失敗的結果。反之,從這些數字證實了筆者的一些觀察,基督教不再像以前般受尊敬了。 筆者觀察到的原因有兩個,這兩個原因互為… 詳閱

訪問鍾氏兄弟 點解咁多廣東話詩歌唔啱音?

只要曾經試過作曲填詞,也許都會感受到廣東話應該係世上最難填詞的語言。難怪會搞出「豬耶穌」、「痴呆天父」等的笑話。當中最為經典的是「主能夠」﹙當唱起來時「能夠」為廣東話粗口,請讀者自行想像﹚。原來是因為宣教士剛來香港時,他們本身的語言多為monotone﹙即為轉了調不會令生字變成另一個字﹚,沒有留意到廣東話有六音﹙有的則說是九音﹚,所以才會如… 詳閱

基督教聖樂事奉雜談,現代敬拜讚美所呈現的是一個怎樣的信仰?《神學篇》

筆者近來在基督徒樂隊事奉,負責打鼓和處理音響的事務,偶然也會編曲。但筆者對聖樂事奉一直都有些看法,希望與讀者分享。 主流教會對唱詩歌時段一向的理解是讚美上主,或者是將會眾帶到上主面前﹙以祟拜的概念就是人與上主相遇﹚,這是沒錯的。但唱詩歌除了是讚美上主之外,同樣是呈現信仰群體的神學,和透過唱詩歌的環節以社教化的方式讓信徒更了解信仰。這… 詳閱

回應高銘謙博士 除了用任何方法傳福音,也要問傳的是什麼福音

最近於網上見到高銘謙博士的一文受到門徒媒體的批判,筆者閱過後也想加句說話。筆者要首先聲明,我與高是認識的,而且高是筆者教會的義務傳道。不過筆者不會因與高的關係而滅聲。另外筆者也要先此聲明,此文的目的不是要與高駁火,反而是筆者閱過高文後,有些看法想與讀者分享。筆者只想指出。按筆者的觀察,現今經常批判教會在「傳福音」方面的人,除了是不… 詳閱

回應梁家麟院長 請不要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而是解決問題本身

近來見到梁家麟院長於建道發表的文章,作為一個經常鬧批判教會的筆者深感不快。因筆者看到的,是上一代牧者如何不理解這一代信徒的想法;還有就是我們這一代信徒經常批評的「壞鬼神學」。 梁院長直指香港教會迷失了方向,最基本的原因是「佈道與植堂發展模式有待轉型」、「領導層轉換帶來的失焦」和「教會輿論被政治騎劫」。順帶一提,很多梁牧沒有開名的人筆…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