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凌智

大學生一名,在教育大學讀書,從未受任何正式的神學訓練,但醉心於神學和聖經研究。閒來喜歡思考信仰、公義等的事,也會關心下社會、寫下文章。以前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整天想着教會何時才倒閉,現在也是個是個十分激進的憤青,但願學習愛身邊的弟兄姊妹多一點,建立教會多一點。每天學習愛主多一點,認識自己多一點。願主繼續更新我們的生命。

聖經的作者是上帝嗎?我們讀的聖經是由誰寫出來的?

在文章的開首,筆者怕悶親讀者,所以要先跟大家說明,本文涉及一些神學討論,對神學沒興趣的弟兄姊妹需要慎入。近來見到有人引用聖經時,會把上帝當作聖經的「作者」﹙例如引用格式上會將上帝放在作者的位置﹚。不過其實聖經除了十誡係寫明由上帝親自寫之外﹙是不是真的出自上帝的手筆也要看解經方法﹚,聖經其他的地方都沒有提及過聖經是由上帝直接寫的。 筆… 詳閱

為何佈道會那麼少人決志信耶穌?是我地信的信仰太過「豆泥」?

最近不少信徒都跟筆者抱怨過,現在為未信者做佈道工作十分困難。最近的大型佈道會入場人次凋零,空座比在場人數還要多,決志人數也只有數千人;相比起以前的大型佈道會幾萬人決志簡直九牛一毛。筆者當然不會這麼武斷直接說這是佈道會失敗的結果。反之,從這些數字證實了筆者的一些觀察,基督教不再像以前般受尊敬了。 筆者觀察到的原因有兩個,這兩個原因互為… 詳閱

訪問鍾氏兄弟 點解咁多廣東話詩歌唔啱音?

只要曾經試過作曲填詞,也許都會感受到廣東話應該係世上最難填詞的語言。難怪會搞出「豬耶穌」、「痴呆天父」等的笑話。當中最為經典的是「主能夠」﹙當唱起來時「能夠」為廣東話粗口,請讀者自行想像﹚。原來是因為宣教士剛來香港時,他們本身的語言多為monotone﹙即為轉了調不會令生字變成另一個字﹚,沒有留意到廣東話有六音﹙有的則說是九音﹚,所以才會如… 詳閱

基督教聖樂事奉雜談,現代敬拜讚美所呈現的是一個怎樣的信仰?《神學篇》

筆者近來在基督徒樂隊事奉,負責打鼓和處理音響的事務,偶然也會編曲。但筆者對聖樂事奉一直都有些看法,希望與讀者分享。 主流教會對唱詩歌時段一向的理解是讚美上主,或者是將會眾帶到上主面前﹙以祟拜的概念就是人與上主相遇﹚,這是沒錯的。但唱詩歌除了是讚美上主之外,同樣是呈現信仰群體的神學,和透過唱詩歌的環節以社教化的方式讓信徒更了解信仰。這… 詳閱

回應高銘謙博士 除了用任何方法傳福音,也要問傳的是什麼福音

最近於網上見到高銘謙博士的一文受到門徒媒體的批判,筆者閱過後也想加句說話。筆者要首先聲明,我與高是認識的,而且高是筆者教會的義務傳道。不過筆者不會因與高的關係而滅聲。另外筆者也要先此聲明,此文的目的不是要與高駁火,反而是筆者閱過高文後,有些看法想與讀者分享。筆者只想指出。按筆者的觀察,現今經常批判教會在「傳福音」方面的人,除了是不… 詳閱

回應梁家麟院長 請不要解決提出問題的人,而是解決問題本身

近來見到梁家麟院長於建道發表的文章,作為一個經常鬧批判教會的筆者深感不快。因筆者看到的,是上一代牧者如何不理解這一代信徒的想法;還有就是我們這一代信徒經常批評的「壞鬼神學」。 梁院長直指香港教會迷失了方向,最基本的原因是「佈道與植堂發展模式有待轉型」、「領導層轉換帶來的失焦」和「教會輿論被政治騎劫」。順帶一提,很多梁牧沒有開名的人筆… 詳閱

又論教會擺年宵

先前有位筆者認識的作者寫了篇文章,認為教會擺年宵時售賣的貨物訂價太低,筆者看到了這一句: 我朋友話,當時隔離唔知係邊到搵到D玩具返黎,佢說如果正常標價,最少可以買到二三百蚊,就算當清貨,最低佢會標八十到一百,咁你估當時教會標幾多錢? 佢話,教會係十蚊廿蚊咁賣出去。 首先我們要知道擺年宵的租金,年宵的租金有平有貴。貴的可以上幾萬,平的翻審… 詳閱

你以為上帝叫佢選特首?或者上帝只係想送佢一程呢?

最近林鄭認為上帝叫她參選特首,坊間不少信徒認為她老屈上帝。基本上筆者沒興趣討論林鄭是否老屈上帝,要是林鄭真心相信,這是她個人的信仰自由,沒有什麼好爭。除非我們可以把上帝請來討論,否則我們沒法斬釘截鐵地一口交定林鄭是否老屈上帝。但筆者想指出的是,即使上帝真的叫她參選,這不代表是一個祝福。在聖經故事中,某些情況下,即使是上帝叫某人做某… 詳閱

節目推介:教會要改善信徒生命質素,先要爭取標準工時

今集節目的嘉賓馬保羅牧師提到,今日香港人每星期平均工作達50小時,是全球工時最長的地方,遠高於其他國家。工時長的信徒根本就沒有時間深化信仰。如果教會加入爭取標準工時的運動,令信徒可享有合理的工作時數,那信徒就有多點時間深化信仰。例如是日常靈修,閱讀聖經、聽下網上講道。即使信徒只用作睡眠,也可以令星期六日的教會生活更有活力。 筆者第一份… 詳閱

回應馬牧+節目推介:基督徒要重新思考教會觀,人觀與社會觀

這一節的節目稍為回應馬保羅牧師的一文不應該再視堂會為教會。教會之所以有馬文所提及的問題,是反映了我們信徒的教會觀,人觀與社會觀出了問題。 今天我們要仔細思考教會是使命是什麼,人是什麼,社會又是什麼。如果正如馬牧所言,教會是一個聖靈感召出來的群體,為要跟隨耶穌,做主門徒,並且甘願付代價,走窄路。那就不應以商業社會的運作來營運教會。教會…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