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從“文化戰爭”到“本篤選項”

文化戰爭成功了,還是失敗了? 美國最高法院1973年以7-2的比數通過墮胎合法化。這個被稱為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是美國政治上一個具分水嶺意義的判案,雖然當時福音派的反應並不激烈。例如,福音派最大的宗派,美南浸信會一直到1979年都支持該判案。 然而,薛華的奔走鼓吹說服了法威爾牧師參與反墮胎的行列。法威爾在1979年發起了“道德大眾“運動。他說:“我深… 詳閱

給上帝畫臉譜的人

巴黎的蒙馬特區有個著名的小丘廣場,那裡有各種藝術家,畫肖像的,玩剪影藝術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諷刺畫家(又叫誇飾畫),畫家捕捉作人物的特色,加以誇張、扭曲, 卻仍能讓人分辨得出畫上的人物。 這種畫的特點是:畫家誇大了特性,不關心真實性。也就是說,在達到誇張效果的時候,很可能犧牲了真實性。 扭曲的不只是畫像 不只是像畫,人們對現實世界的… 詳閱

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神

福克斯新聞主播梅根·凱利(Megyn Kelly)在2013年聖誕節前宣稱:“耶穌是白人”。沒想到,這麼一句“淺顯自明”的道理竟然遭到許多反彈。想想看,不論是聖誕卡片,還是家庭的裝飾上,我們所看到的耶穌像不都是金髮的英俊白人嗎? 不過從歷史來看,耶穌並非白種人。2001年《上帝之子》的電視影集利用第一世紀三個猶太人的頭骨,經過法醫學的知識,建構了一個耶穌的… 詳閱

從基督教對美國歷史的影響看政教關係

事實是頑固的,歷史呢? 獨立戰爭前,約翰·亞當斯是位律師。1770年發生了“波士頓大屠殺”,因著一名暴徒的挑釁,英軍士兵開火,結果造成五名民眾死亡,六人受傷的慘劇。這批軍人被告上法庭,殖民地群情激憤,大有不拿士兵賞命不罷休的趨勢。亞當斯在瞭解案情之後,勇敢地替這批軍人辯護。因為他的努力,大多數被告被判無罪開釋。 在法庭上亞當斯說了一句令… 詳閱

誰是耶穌心目中“一個最小的弟兄”呢?

“當人子在他的榮耀裡,帶著所有的使者降臨的時候,他要坐在榮耀的寶座上……那時,王要對右邊的說:‘蒙我父賜福的,來承受創世以來為你們預備好的國吧。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我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旅客,你們接待我;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衣服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義人就回答:‘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就給你吃… 詳閱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最近一系列有關處理難民的新聞在媒體上鬧得沸沸揚揚。其實,這並不令我吃驚。一百多年來美國政府對待難民曾經多次出台過嚴厲措施。其中最著名的有三件: 第一、1882年的排華法案。這個禁止華人勞工入境的法案,實質要到1965年才真正解除。2011年10月6日及2012年6月18日,當民主黨掌控參議院及眾議院時,兩院分別通過道歉案,兩院議員一致就“排華法案”向全體在美… 詳閱

“基督與文化接軌的幾個思路”講座記錄

本文原來是一個群裡的講座,刊登在《和聲Xy》公共號。經徵得該公共號授權使用,稍作修飾,特此致謝! 基督與文化接軌的幾個思路 這個基督教與文化接軌題目很大,三、四十分鐘肯定不夠,所以我只能挑幾個重點給大家分享。 導言 二十世紀初,大約1925年(猴子訟案)以後,福音派的基督徒跟文化接軌的議題基本上被拋棄後,福音派從文化當中退卻成為一種反智的洪流… 詳閱

為什麼我總比別人有理? —群體式思維的盲點

為什麼川普的支持者與希拉莉的支持者對什麼是事實和真相,有那麼大的距離?為什麼基督徒與世俗主義者對歷史和真理的認知有那麼大的差距?為什麼利益既得者的群體看問題的方式和角度總是與利益未得者不同?為什麼我總覺得比別人更有理? 簡單說,不同的群體對相同的現象有不同的認知和解讀。跟著群體走有種踏實的安全感。群體的壓力和慣性造成一種氣勢,它替… 詳閱

面對美國“反政治正確”與“民粹主義”狂潮

川普當選後不到一個月就點了“川蔡”,後來又用推特的方式加了幾味小菜,讓全中國跌入五里霧中。這是“政治不正確”最大能量的發揮!他還沒上台就推翻了美國外交界卅多年的行規。這對他一向的做法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政治不正確”這個議題,過去這幾年來在美國是個最醒目的口號,可以說是種時代的標示。川普使用它作政治武器,發揮到了登峰造極的… 詳閱

從《悲慘世界》看恩惠與公義的統一

人生處處是恩惠和公義的交戰。在這反反覆覆的革命時期,在成王敗寇的混亂局勢裡,這個恩惠和公義的交戰也是鐵板釘釘,一成不變的嗎? 真理的時刻 冉·阿讓和沙威多次接觸,這兩個角色的對比是如此地強烈。但是最具戲劇性的,還是最後的相遇。 在法國1832年的革命中,珂賽特的愛人馬呂斯是領導人之一。冉·阿讓也參與了救護革命者的工作。這時,為皇家政府刺探…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