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美國“政教分離”的爭議 —歷史的演變與前瞻(下)

奠基者對我們的啟發 亞當斯看出,美國的憲政體系是前所未有的大膽實驗。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建立在“簡單的自然法則”(Simple Principles of Nature,獨立宣言的原則)上的政權,把人們從謊言、迷信和假冒為善中喚醒,使美國有機會向全人類證明,這種政治理念是對的1。 我們若回顧這兩百多年來美式的宗教自由,就不得不承認,當年這些建國者起步得很好。美國社會享受了充… 詳閱

美國“政教分離”的爭議 —川普“宗教自由”令引發的思考(上)

接受一個簡單的謊言要比接受一個複雜的真理容易得多。 ──托克維爾(Alexis de Tocqueville) 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能像美國的基督教界這樣,普遍而執著地實行著政教分離的原則。同時,世界上也沒有一個無國教的地方,能像美國教會這樣積極參與並影響大眾生活中的政治,社會,經濟,和文化活動。 – 邦霍華:《沒有經過改教的新教主義》,1939年 前言 首先,讓我引用兩位… 詳閱

都是耶穌惹的禍?——從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宗教大法官》談起

宗教裁判所的斑斑血跡不過證明: “凱撒的劍”是個兩刃的利劍, 它傷害的是基督的教會, 讓人與基督更加疏遠。 陀思妥耶夫斯基 是俄國作家,他的代表作《卡拉馬佐夫兄弟》是一部規模宏大、哲理意味濃厚的小說,其中“宗教大法官”這節因其巧妙的結構和深邃的內涵成為文學史上的獨特現象。小說的核心主題,關乎真理是什麼,以及我們應當信仰什麼。撫今追昔,小… 詳閱

誰更接近上帝的心意?

好人壞人誰進天堂? 受到法國大革命的衝激,英國的詩人和畫家威廉·布萊克,模仿舊約的先知書,寫了一本寓意式的組詩《天堂與地獄的聯姻》。這本書中的地獄是個動態的,不受壓抑,充滿能量的地方。天堂是個穩定的,專制的,受到管理的地方。書中有許多革命性的想法,就如書名所暗示的,天堂的大道不是一個“即此或彼”的選擇。無論哪條路,只要努力,至終都可… 詳閱

拒絶的恐懼

美國“心理科學協會”2011年8月12日的一篇報告中,肯塔基大學的心理學家拿單·德沃爾(Nathan Dewall)說:“你如果打開電視,觀看任何‘真人秀’,你會發現,絶大部分都是拒絶和接納的故事。因為,在所有的人際關係當中,接納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 人類內在的需求 我們從小就被教導,需要被人認可。小時候要尋求父母的認可;上學以後需要老師和同學的認可;進入社… 詳閱

這是文明的衝突嗎?-川普訪沙特有感

川普總統5月底第一次出國做國事訪問,他的第一站竟然是沙特阿拉伯。這位在競選期間向記者宣稱“伊斯蘭痛恨我們”(Islam hates us)的總統,去年10月在拉斯維加斯的大選辯論會上批評希拉莉說:“這些人(沙特阿拉伯皇室)把同性戀者推下高樓,他們殺戮、虐待婦女,你居然拿他們的錢。” 他居然第一站就訪問沙特阿拉伯,真是讓人跌破眼鏡,也是有違美國的傳統。 我們… 詳閱

從“文化戰爭”到“本篤選項”

文化戰爭成功了,還是失敗了? 美國最高法院1973年以7-2的比數通過墮胎合法化。這個被稱為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是美國政治上一個具分水嶺意義的判案,雖然當時福音派的反應並不激烈。例如,福音派最大的宗派,美南浸信會一直到1979年都支持該判案。 然而,薛華的奔走鼓吹說服了法威爾牧師參與反墮胎的行列。法威爾在1979年發起了“道德大眾“運動。他說:“我深信… 詳閱

給上帝畫臉譜的人

巴黎的蒙馬特區有個著名的小丘廣場,那裡有各種藝術家,畫肖像的,玩剪影藝術的……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諷刺畫家(又叫誇飾畫),畫家捕捉作人物的特色,加以誇張、扭曲, 卻仍能讓人分辨得出畫上的人物。 這種畫的特點是:畫家誇大了特性,不關心真實性。也就是說,在達到誇張效果的時候,很可能犧牲了真實性。 扭曲的不只是畫像 不只是像畫,人們對現實世界的解… 詳閱

照著自己的形象造神

福克斯新聞主播梅根·凱利(Megyn Kelly)在2013年聖誕節前宣稱:“耶穌是白人”。沒想到,這麼一句“淺顯自明”的道理竟然遭到許多反彈。想想看,不論是聖誕卡片,還是家庭的裝飾上,我們所看到的耶穌像不都是金髮的英俊白人嗎? 不過從歷史來看,耶穌並非白種人。2001年《上帝之子》的電視影集利用第一世紀三個猶太人的頭骨,經過法醫學的知識,建構了一個耶穌的模… 詳閱

從基督教對美國歷史的影響看政教關係

事實是頑固的,歷史呢? 獨立戰爭前,約翰·亞當斯是位律師。1770年發生了“波士頓大屠殺”,因著一名暴徒的挑釁,英軍士兵開火,結果造成五名民眾死亡,六人受傷的慘劇。這批軍人被告上法庭,殖民地群情激憤,大有不拿士兵賞命不罷休的趨勢。亞當斯在瞭解案情之後,勇敢地替這批軍人辯護。因為他的努力,大多數被告被判無罪開釋。 在法庭上亞當斯說了一句令人…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