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基督與文化接軌的幾個思路”講座記錄

本文原來是一個群裡的講座,刊登在《和聲Xy》公共號。經徵得該公共號授權使用,稍作修飾,特此致謝! 基督與文化接軌的幾個思路 這個基督教與文化接軌題目很大,三、四十分鐘肯定不夠,所以我只能挑幾個重點給大家分享。 導言 二十世紀初,大約1925年(猴子訟案)以後,福音派的基督徒跟文化接軌的議題基本上被拋棄後,福音派從文化當中退卻成為一種反智的洪流… 詳閱

為什麼我總比別人有理? —群體式思維的盲點

為什麼川普的支持者與希拉莉的支持者對什麼是事實和真相,有那麼大的距離?為什麼基督徒與世俗主義者對歷史和真理的認知有那麼大的差距?為什麼利益既得者的群體看問題的方式和角度總是與利益未得者不同?為什麼我總覺得比別人更有理? 簡單說,不同的群體對相同的現象有不同的認知和解讀。跟著群體走有種踏實的安全感。群體的壓力和慣性造成一種氣勢,它替… 詳閱

面對美國“反政治正確”與“民粹主義”狂潮

川普當選後不到一個月就點了“川蔡”,後來又用推特的方式加了幾味小菜,讓全中國跌入五里霧中。這是“政治不正確”最大能量的發揮!他還沒上台就推翻了美國外交界卅多年的行規。這對他一向的做法來說,簡直是“小菜一碟”。 “政治不正確”這個議題,過去這幾年來在美國是個最醒目的口號,可以說是種時代的標示。川普使用它作政治武器,發揮到了登峰造極的… 詳閱

從《悲慘世界》看恩惠與公義的統一

人生處處是恩惠和公義的交戰。在這反反覆覆的革命時期,在成王敗寇的混亂局勢裡,這個恩惠和公義的交戰也是鐵板釘釘,一成不變的嗎? 真理的時刻 冉·阿讓和沙威多次接觸,這兩個角色的對比是如此地強烈。但是最具戲劇性的,還是最後的相遇。 在法國1832年的革命中,珂賽特的愛人馬呂斯是領導人之一。冉·阿讓也參與了救護革命者的工作。這時,為皇家政府刺探… 詳閱

從《悲慘世界》看恩惠與公義的衝突

多數人可能都期望活在一個統一的倫理與道德體系之下。如果總是在不協調,彼此牴觸的倫理和道德觀念間掙扎,人生是極其苦惱的。 “恩惠”和“公義”是兩個非常重要的道德觀念,也是兩個很容易彼此衝突,造成困擾的價值。“公義”(justice)這個詞在中國文化裡用得比較普遍,它與“公理”、“公正”、“正義”,甚至“好”這個字都是相通的。可是,“恩惠”(Gr… 詳閱

直面後基督教族群對聖經的疑懼

美國的基督教界,包括福音教會、主流教會、天主教會、東正教、摩門教,等等,近年來逐漸感受到會眾流失的壓力和對文化影響力的普遍下降,尤其是以白種人為主的教會。面對這個現實,基督教界應當如何回應? 數據 皮優研究中心2014年的《宗教景觀研究》調查發現,在美國基督教人口比率持續下降的的趨勢中,雖然福音派教會人口的比例僅稍許下降,在人數上還稍許… 詳閱

走出埃利·維瑟爾的《夜》(下)

苦難有意義嗎? 埃利所在的集中營1945年4月中被美國大兵解放。16歲的埃利總算活著走出來! 但是,600萬無辜選民的生命啊!要在這種極端的邪惡和不公中尋找意義,找到賴以生存的答案,有此可能嗎?一位慈愛、全能的上帝怎麼能夠不干預,不拯救呢? 所以,有人獨處結論,上帝或邪惡,或是冷漠,或是無能。 埃利在《我們時代的傳奇》(1968)中承認,他最終也找不到… 詳閱

走出埃利·維瑟爾的《夜》(上)

今年7月2日,猶太大屠殺的倖存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埃利·維瑟爾(Elie Wiesel) 去世了,享年87歲。他是第一個喚起世人對猶太大屠殺關注的見證人,也是紀念大屠殺的全球性代表。 諾獎委員會稱讚他是“人性的使者”,說他是“充斥著種族歧視的世界中的重要精神領袖”。 1986年他在領獎時致辭:“不管世上何時何地有人類受苦受辱,一定要選邊站。保持中立只會助長壓… 詳閱

《多元主義社會中的福音》與後基督教時代

如果要從一本書的影響力來看它的重要性的話,萊斯利·紐比金主教的這本《多元主義社會中的福音》(The Gospel in a Pluralist Society,1989)就是近廿年來基督教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它被《今日基督教》出版社評選為上個世紀最具影響力的100本書之一。紐比金憑藉著豐富的經驗和學識,打開人們的視野,無心啟發了美國“使命導向教會”(Missional Church)以及“新興教會”(Emergi… 詳閱

從“自拍控”看倫勃朗(Rembrandt)的一生

你知道“自拍控”的祖師爺是誰嗎?在倫勃朗40年繪畫生涯中,他所完成的自畫像,包括油畫、蝕刻版畫和素描足足將近100幅,歷史上無出其右!這還不算他作為旁觀者,出現在自己作品中的次數。他肯定是歷史上第一位熱衷“自拍”的人。 倫勃朗今天被公認為是最能“傳神”的肖像畫家,包括自畫像。幾百年來,雖然很多人猜測各種原因,但沒有人找到他這樣喜歡“自拍…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