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江仁佑

马来西亚人,新加坡神学院道学硕士。目前在南马一所教会牧会,并部分时间于新加坡神学院修读神学硕士学位(主修旧约)。人生苦短,必须限制自己的研究兴趣在圣经研究上。已婚,育有一女、一子。电邮:lengyowk@yahoo.com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朝向真正的对话

江仁佑 《宗哲对话录》以对话的形式探讨个宗教哲学的议题,我也尝试使用对话的方式来勾勒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的争论。基本资料主要根据关教授和刘教授的两篇文章,但加上了我对这两方阵营一直以来粗浅的观察。 智信:演化论者都不能在实验室中复制出眼睛的演化过程,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这真的可能发生呢? 演怀:现在生物学家已经发现许多简单的感光细胞,有… 詳閱

演化论与智慧设计论之争:举证责任在何方?

江仁佑 近日因着王伟雄和刘创馥两位教授的《宗哲对话录》,引发了许多的讨论。我没有读过《宗哲对话录》,但对于智慧设计论的讨论,有一点想要回应。关启文教授在他对《宗哲对话录》的初评里,认为举证责任在于演化论者这一方,因为一些生物系统,似乎需要经过非常间接和迂回的过程,才能成功演化出来。如果没有足够的经验证据,那么我们就不能接受演化论对这些生… 詳閱

特朗普胜选,是道德崩坏的开始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报章和面子书的评论,充斥着的都是“疯子”,“狂人”。我对这点特别有意见,疯子?看他胜选后的演讲,多么正常。他是非常精明狡猾地利用了选民愤怒的情绪。 胜选后隔天,我坐在马来西亚的住家里,看着新加坡电视台的新闻报导。特朗普和韩国总统朴槿惠通电,主播说他竟然一改竞选时的口风,表示会照常协助韩国的国防。竟然?惊讶吗?惊… 詳閱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四):熟悉旧约圣经

前一篇文章指出,要了解一段经文的意义,必须参考上文下理所说的,这同样适用于旧约。旧约就是新约重要的背景。若是对旧约陌生,就很难理解新约。比如,打开新约的第一卷书马太福音,开头第一句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如果对旧约没有认识,又怎么会知道亚伯拉罕、大卫是谁呢?因此,要了解马太福音,还必须翻回在马太福音… 詳閱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三):上文下理

江仁佑 许多释经的书籍或课程,最先教导的,就是要注意经文的上下文。这或许的确是一般信徒最常见的问题。因着我们常常背诵金句,就很容易把许多经文抽离它原先的处境来理解,结果失去了对经文更为丰富的理解。 黄天相在《通情达理》这本书中,提起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页130-131)。我把这段无厘头的叙述再加以改编:小芬早上五点半起来,午餐真的好贵。巴士在六点… 詳閱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二):圣灵默示的方式

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从先知书和启示录中,我们看见,圣灵有时通过一些超自然的方式,直接启示给人类作者,让他们写下上帝的话。然而,这并非圣灵默示唯一的方式。路加在路加福音一开始就明言。已经“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路… 詳閱

从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学释经(一):深入的释经

要摆脱天真的释经,必须体会解释圣经不能只看表面的意义,还有许多因素影响着我们对圣经的理解。因此,必须花时间深入地学习如何解释圣经。要学习释经,其中一个做法是先研究方法论,把各样鉴别学(cristicism)的理论先行讲解,之后再配上实际的例子。本系列却打算使用另一个做法,把注意力先聚焦在两本新约的书卷,当面对问题时才逐一介绍各种释经技巧与方法… 詳閱

原文与释经(七):文学的设计

唐诗《静夜思》脍炙人口: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虽然小时候还不懂什么是押韵,但已能背诵这首唐诗,并被其文学的优美设计所吸引。要是不懂中文,要欣赏这首诗歌就不那么容易了。网上可以找到不少《静夜思》的英译,意思是明白了,但就很难把押韵也一起翻译出来。 同样的,许多圣经经文都有明显的文学设计。传道书七章1节:名誉强如美… 詳閱

原文与释经(六):希腊文时态的意义

江仁佑 除了原文的字义经常被误用外,另一个常出问题的,我认为是原文的时态。这方面在希腊文尤其明显。因为希腊文和英文比较相近,同属印欧语系。因此,把希腊文翻译成英文比较直接。早期不少华文神学院,在教材缺乏的情况下,都教导学生把希腊文翻译成英文。这或许导致一些人以为,希腊文和英文的时态是完全相等的。当希腊原文的时态是过去不定时态(Aorist)时,… 詳閱

谁是国家的君王?

“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二十一1)身在马来西亚,要如何解释这节经文呢?有一个可能,就是要为在上执政掌权的人祷告(提前二1-2)。求上帝转变当权者的心意,让他能撤除对人民不利的政策,致力于消除贪污腐败。可是,坦白说,我觉得不太可能,事到如今,当权者似乎不太可能再回头了。 那么,还有其他可能的解释吗?我觉得这节…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香港.教會.啟示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