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論政府寬容:政府對雨傘運動已作出最大程度的寬容?

寬容暗示,雖然甲方對乙方的信念、行為或態度持負面的立場,而甲方又有權力可以阻止乙方的信念、行為或態度,但甲方願意克制其權力,選擇不去阻止乙方的信念、行為或態度,讓乙方繼續有其生活。這就是寬容的基礎。甲方之願意寬容可以基於政治或個人利益考慮。若是,寬容就不算是德性,而是手段。相反,若寬容是因寬容者對人自主的尊重、對和平的投入(不選… 詳閱

國際人權日

十二月十日是國際人權日。尤其在雨傘運動下,國際人權日對當下香港特別有意思,因為佔領是要爭回我們應有做人的權利與尊嚴。以下,我將集中討論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利。這權利的重要在於: (一)真理的追尋須要一個開放環境,讓參與者平等地對話,不受政治權力和經濟力量操縱。再者,測試真理最佳方法是讓思想的力量在市場中公平競爭。 (二)它是保障人們自… 詳閱

警醒,睡著,裝睡(可十三24-37)

按教會傳統,今年教會新一年是今日(11月30日),而今年的經文是可十三24-37。經文重點是鼓勵信徒警醒,因為主耶穌將要回來。跟著的問題是:為何主將要回來就要警醒?按使徒信經說,「耶穌基督將來必從那裏降臨﹐審判活人死人。」我們要警醒,因為主耶穌的回來是審判與拯救的日子。若不想成為被審判的對象,我們就要警醒地負責任生活;另一方面,我們要警醒,… 詳閱

兩種忠誠(太廿五14-30)

這段聖經帶出對同一件事兩個很不同觀點,分別是老闆(主人)和打工仔(僕人)。故事反映老闆對打工仔的要求是他們在所分派的工作上要有表現。老闆對打工仔有這樣的要求並不過份,因為打工仔是為此受薪。然而,現實又並非如此簡單,因為很多時候,打工仔屬於較弱勢議價者的一方,所以,對他們表現的要求可能是不合理的。令我關注的不只是老闆與打工仔是否平… 詳閱

對話真義

今日黃昏是政府與學聯對話。對話會有甚麼成果?我們不以樂觀或悲觀的態度觀之,因為對話是雙方的。我們控制不到對方(政府),但可以控制自己。雖然我們不是對話成員之一,但我們卻以圍觀方式參與對話了。因此,我們的問題是:應持甚麼態度參與對話?而持甚麼態度與抱甚麼目的對話有密切關係。 (一)有批評者認為這場對話是一場騷,政府做給中央政府和人看… 詳閱

和平佔中下的教會

於1995年,你們教會從慈雲山搬到旺角。不論搬遷旺角原因是否只有交通方便和可承擔得起樓價的考慮,XX堂在旺角已是一件改不了事實。那麼,對XX堂,旺角只有地理上位置的意義還是有一份生活認同的感情?自9月29日佔領運動在旺角發生後,你如何思考和回應這事? 在這兩星期佔領運動,我在旺角主持了兩次的公共論壇,並將會在今日下午四時主講民主教室。在公共論壇… 詳閱

老師的權柄-和平佔中日的教育主日(太廿一 23-32)

祭司長和百姓的長老問耶穌:「你仗著甚麼權柄做這些事?給你這權柄的是誰呢?」(太廿一23)祭司長和長老的問題之背景是耶穌在一日前趕出聖殿裏所有在做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破壞聖殿的秩序和規範。若放在當下香港發生的事,祭司長和長老的問題可以被理解為政府、警察和公眾等問學生,「你們仗著甚麼權柄佔領公民廣場?給… 詳閱

社會張力是生活的記號

若社會撕裂的論述是要找出製造社會撕裂的元兇和製造「不能沒有敵人」政治的話,社會張力的概念就是要承認張力的正常性。帕默爾 (Parker Palmer) 說,「張力是生命的記號,張力的結束就是死亡的記號。」1他進一步說,「一切由差異而生的衝突,是我們公善所依,是公民社會民主所不可或缺。」2我們不需恐懼張力,反而應學習接受因有限資源和判斷價值原則的不同而製造… 詳閱

光穿越烏雲乍現-寫在罷課日之前

「黑夜的盡頭,就是黎明的到來」曾是我人生的座右銘,但人生的遭遇使我更傾向「光穿越烏雲乍現」。在接受大自然的規律下,「黑夜的盡頭,就是黎明的到來」強調以耐性和等待的盼望迎接黎明。至於「光穿越烏雲乍現」,一方面,光從沒有消失,只不過暫時被烏雲遮掩。另一方面,光在不同時候穿越烏雲乍現,讓在陰鬱的日子中,我們仍能蔽見光。不論持著等待的盼… 詳閱

求主赦免,求主加力

近這一個月,我的心情起伏很大。8月17日,反佔中大聯盟舉行的「反佔中,爭普選」遊行使我憤怒,因為這次遊行嚴重造假,包括(一)將和平佔中打造成暴力;(二)將普選簡化和曲解;(三)以金錢利誘。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就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決定推我到谷底。當中央政府於2004年否決2007年普選行政長官,我無奈地接受,但相信中央政府承諾2017年普選…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