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年初二警民衝突與黑暗掌權

新年給人的感覺應是團聚和愉快,但今年過年卻很沉重,台南地震和年初二香港的警民衝突。就著年初二警民衝突,我想起耶穌一段經歷。 耶穌還在說話的時候,來了一群人。十二使徒之一名叫猶大的,走在前頭,接近耶穌,要親他。耶穌對他說:「猶大,你用親吻來出賣人子嗎?」左右的人見了要發生的事,就說:「主啊,我們拿刀砍好不好?」其中有一個人把大祭司的… 詳閱

新出埃及(路九28-36)

對於這段聖經,我們可以有不同角度理解。第一,這是一件怎樣的事?第二,福音書作者如何記錄和詮釋這事?為何他們要這樣詮釋?第三,這事對當時基督徒群體和非基督徒群體有甚麼意義?他們有甚麼反應?第四,教會傳統(登山變像主日)如何再詮釋這事?第五,這事件與當下基督徒有甚麼意義?這五個問題是彼此相關,但卻不是必須,以致福音書作者的記錄與詮釋… 詳閱

政治與人格-寫給參與議會選舉的從政人

11月22日是區議會選舉日。雨傘運動對這次選舉會有甚麼影響?有多少個傘兵可以成功著陸(獲選)?傘兵的參選是否只是對泛民票的再分配?這些關注對一年後的立法會選舉可能有些啟示,但我較關心參選人的從政熱忱和他們對政治領域的了解。 要回答我的關注,我們需要先認識議會政治是一個甚麼領域。議會政治主要是由權力決定嗎?它主要以成果來衡量從政人的成就… 詳閱

不要驚慌(可十三1-8)(寫於巴黎恐怖襲擊)

昨日早上起來(香港時間11月14日),我被法國巴黎恐怖襲擊嚇呆了。為何要向沒有仇恨的平民下毒手呢?為何要刻意令不同家庭陷於傷痛?有人評論, 目前全球有超過六千萬人,因戰亂流離失所,當中3800萬人不被界定為難民。過去四年光是敘利亞,因內戰死亡的平民已經超過24萬,換句話說,每日都有多於160個敘利亞人死去!巴黎的人命比較值得大家關心、祈禱,敘利亞… 詳閱

愛上主和愛鄰舍

基督徒是誰?基督徒身份對當下香港關注的身份政治有甚麼角色?從教義角度,基督徒是相信祂是上主的兒子,並見證藉耶穌基督受苦與復活展現的上主國已經臨到。在教義之外,我傾向一個更簡單界定,即耶穌基督的一段對話: 有一個文士來,聽見他們的辯論,知道耶穌回答得好,就問他說:「誡命中哪一條是第一呢?」耶穌回答:第一是:「以色列啊,你要聽,主—我… 詳閱

還沒有書名的書

近十多年來,香港的神學界越來越留意政治神學和公共神學等課題,而相關書籍的出版也漸多。「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和「雨傘運動」為香港的教會和神學界提供一個很具體的歷史企劃思考政治神學和公共神學的基礎、範疇、內容和踐行等。我們不再可能仍留在圖書館和辦公室做政治神學和公共神學,更要在夏愨道、彌敦道和軒尼斯道反思神學的政治和公共意義。這書就… 詳閱

政治恐懼與恐懼政治:對拆十架一事的神學反省

耶穌基督與十架 在耶穌時代,拆十架必然是一場對羅馬政權抗爭的行動,因為拆十架代表拒絕接受十架象徵羅馬政權的「合法性」武力,並含意對由十架製造出來的政治恐懼(terror of politics)不再懼怕。然而,拆十架總沒有在當時發生,因為論實力,反抗者不可能與羅馬政權對抗。雖是如此,但耶穌以其受苦和復活瓦解十架象徵的暴力和恐懼。耶穌說, 那殺人身體但不能… 詳閱

從相遇到轉化(可七24-37)

推羅和西頓是甚麼地方?這主要是外邦人居住的地方,而這正解釋為何耶穌選擇到這裡來,因為他不願意人知道(七24)。這也反映耶穌的名聲主要在猶太人世界,非在外邦人世界。為何耶穌不願意人知道他的行蹤?第一個可能,耶穌想有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包括與門徒),不想被打擾。第二個可能,他想逃避來自猶太領袖的壓力(七1-23)。現實卻是事與意違,不但耶穌沒… 詳閱

聖餐是生命之糧(約六 41~51)

三十年前,我在丹麥讀神學時,被安排到座落於哥本哈根紅燈區一所教會實習。可想而知,我的牧養對象是在紅燈區生活和工作的人,當中有性工作者、嫖客、吸毒、犯毒、小電影的東主和雇客、賭檔等。牧養就是認識他們的處境,即他們不只是罪人,更是被罪所犯的人,並讓他們能分享上主的愛、寬恕和轉化能力的福音。最簡單和直接牧養方法就是向他們派福音單張、講… 詳閱

善與惡

若惡是善的缺乏,善就是實現生命的應然,生命的應然包括欣賞生命、尊重生命和維護生命。我不知道作惡者是否需要勇氣作惡,但肯定的,作善者需要作善的勇氣。 今日,我們所聆聽的聖經(可六14-29)就是一個關乎善與惡的故事。簡單來說,代表作惡的希羅底,因為施洗約翰指責她與她的叔仔結婚而充滿仇恨,甚至想殺害他。對於希羅底的反應,我們有些疑問。第一,… 詳閱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