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邀請參與彌賽亞行動

狄更斯小說《雙城記》開頭:「那是最好的時代,那是最壞的時代;那是智慧的時代,那是愚蠢的時代;那是信任的時代,那是懷疑的時代;那是光明的季節,那是黑暗的季節;那是希望之春,那是絕望之冬;……。」我們按甚麼準則決定當下是最好還是最壞,信任還是懷疑、希望還是絕望?或許,壞與好、希望與絕望是同時存在。那麼,問題是:如何在其中生活?今日的聖… 詳閱

如何警醒地過今生?

傳說中,馬丁路德曾說:「若我相信明日是世界結束,我會依舊在今日種一棵樹。」馬丁路德這話有幾個可能含意。第一,這受造世界是美好的。縱使它有消失的一日,我們仍要好好待它。這也是我們為離世者安排葬禮的態度。第二,因路德已活出是一個好見證和對生活滿足,所以,他不會因世界結束而驚恐,也不覺需要有甚麼補償。第三,路德對新天新地的相信使他沒有需… 詳閱

受打傷的市民

好撒瑪利亞人精神的香港人 我相信大家都聽過「好撒瑪利亞人比喻」。(路十25-37)耶穌問:「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那人的鄰舍呢?」他是動了慈心和悲心,並以此克服冷漠和功利思維,甚至不惜跨越法律和宗教限制的人。然而,耶穌的比喻是發生在衝突後,不是在衝突中。那麼,一個在衝突中的好撒瑪利亞人會有甚麼反映?或一個好撒瑪利亞人會在衝突中在場嗎?這問題… 詳閱

維護生命:寫在反逃犯條例修訂二讀前 (徒三12-16)

雖然生命的創始者—耶穌—逃不過權力的暴力而被殺死,但上主卻叫他從死人中復活,因為生命的上主不容許生命被侵犯(徒三15)。從死人中復活的耶穌不只見證祂的無辜,更宣告那些以暴力和死亡威嚇踐行公義者的做法最終是失敗。生命的上主站在被釘死耶穌的一方,以耶穌復活向眾生宣告上主是生命的上主,並以行動使那從母腹裏就是瘸腿的人可以行走。當基督徒認信… 詳閱

在哀聲與盼望中團結

一般來說,我們會認為團結是一件美事。例如,上下一心、團結香港基金。現實是,團結並不容易產生?更重要,是否一切團結都會促進愛和公義?今日所讀的聖經(徒二1-21、創一1-11)正嘗試回答以上問題。 表面看來,語言是一個重要原因將人分離。因語言隔膜,我們不明白對方所說,並可能因此使各方誤會。這是我們在外地旅行的體驗。然而,經驗又向我們說明,共同語… 詳閱

「我是誰,能攔阻上主嗎?」

彼得說,「我是誰,能攔阻上主嗎?」按上文下理(徒十一1-18),彼得這話是回應猶太人信徒不滿他進入未受割禮之人當中,和他們一同吃飯。現代人或會很驚訝地問,「食飯啫!駛麥要拉到信仰。」按摩西律法,猶太人對食材來源、甚麼食物可以吃和如何屠宰都有一定規則,並以潔與不潔看待這些事(節8)。雖然他們清楚這些規則不適用在外邦人,但與非猶太人一同吃飯… 詳閱

我們是見證人 — 佔中九子被判刑後對身份的神學反思

對於佔中九子被檢控「串謀公眾妨擾」和「煽惑公眾妨擾」而被定罪和判刑,我們感到憤怒。除了因為煽惑公眾不是事實外(按李立峯教授調查,受訪者中只有 6.5% 響應佔中三子),從選擇檢控條例到定罪和判刑並沒有反映對公民抗命權利的肯定。查實,曾參與歷時 79 日的雨傘運動的我們應也應同樣要被檢控、定罪和判刑,但我們卻避過了,因為檢控者要找代表。佔中九子就… 詳閱

社會關係讓生命活得耀眼

活得耀眼沒有標準 社會關懷目的之一是讓生命活得耀眼,這是我從以賽亞書35章得到的領受。雖是如此,但這段聖經也令我有一定疑惑。例如,生命活得耀眼是否就等於玫瑰綻放,朵朵繁茂?生命活得耀眼是否就等於在沙漠就有江河湧流?生命活得耀眼是否就等於盲人的眼睜開、聾子的耳開通、瘸子跳躍如鹿?是否這問號要指出誰決定活得耀眼的內容,又為何我們要接受這界… 詳閱

神聖與神貧:論教牧收受禮物

近日一樁有關一名牧師與一名教友的爭論,焦點之一是這名牧師有否利用教友對他的信任而濫用之,欺騙這名教友的金錢和其住宅單位。誰是誰非留待法庭判決,但這事件帶出若干有關對教牧工作的思考。 教牧的尊敬 教牧主要工作場景是教會。教會是基督的教會,所以,教牧很自然被視為上主僕人,甚至有些教牧以上主代言人自居。縱使信徒接受信徒皆祭司,也接受事奉上… 詳閱

出或入埃及

埃及在一般基督徒用語中是比較負面,埃及代表壓迫和不公義,所以,以色列人要「出」。這種對埃及的樣版印象對埃及並不公平,因為出埃及只是對埃及歷史其中一個片段,不是它的全部。相反,約瑟和馬利亞就帶著耶穌走到埃及,逃避希律王的追殺。埃及是約瑟一家的避難所。舊約聖經的雅各一家到埃及,埃及曾成為他們的避難所。 再者,上主應允埃及: 在那日,以色…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