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上主是否在我們中間呢?(出十七 1-7)

「上主是否在我們中間呢?」本應是一個信徒或非信徒、信徒或牧者很正常會發問問題,但這發問卻有時被視為對上主沒有信心的表現。尤其當發問者是牧者時,問題就可能變得嚴重。例如,當德蘭修女某些通信公開後,有人就懷疑她的信仰和她所做的一切。今日的故事(出十七1-7)就是一個例子。 事件是以色列人向摩西,投訴缺乏飲用水,甚至摩西生命可能因而受到威脅。… 詳閱

從反逃犯修例到抗疫:我們的信念變得更堅韌

一月底開始在港傳染的 COVID-19(武漢肺炎)打亂了香港人生活節奏。但經歷了近9個月反逃犯修例的香港人,我們似乎比想像中更具洞察力和堅韌力。第一,香港人沒有因這次「天災」而順命,因為我們知道「人禍」更可怕。「人禍」之一是中國政府的官僚、禁聲作風和沒有面對真相的能力;「人禍」之二是香港政府事事以政治考慮為主,失去應要有的自主判斷。「人禍」是因… 詳閱

教我如何禱告—主禱文

如何禱告是我們這大半年最感艱難的事。每當從社交媒體看見被打傷的青年人和示威者,我們感到禱告的無力,因為他們的遭遇影響他們一生;每當聽見無能、無信和無德政府高薪員工的言論,我們感到禱告的無助,因為他們仍繼續無的放肆;又當感受到武漢肺炎的威脅,並因而受感染的病者和死者,我們感到禱告的無言,因為他們和倖存者仍流著淚。無力、無助和無言使禱… 詳閱

如何回應被囚的(太四 12-23)

年三十晚(1月24日),一位23歲女子被判12個月,因她管有三支汽油彈。1早於今年1月2日,一名22歲男子也被控相同的罪,獲相同判刑。2他們的遭遇令我很傷感。他們本應可以自由地生活,與家人和朋友團年,但他們坐牢了。我的傷感不是他們為何這麼傻,而是為何社會要迫使人要考慮採用這行動。面對他們的遭遇,我會如何思考。這是今日福音題的關注。(太四12-23) 按路加… 詳閱

除去世界的罪(約一29-42)

稱呼耶穌是上主的羔羊很快讓我們聯想起他的救贖,因為我們知道有關耶穌受死的故事。問題是:講這話的施洗約翰是否知道耶穌將會像以色列人獻祭的羔羊嗎?這不大可能。縱使他可能知道,但聽的人會明白施洗約翰對耶穌稱呼的話嗎?聽的人會明白「上主的羔羊,除去世人的罪的」,因為這是他們的猶太人文化經驗,但他們不會明白這上主的羔羊是指耶穌,因為這不是他… 詳閱

埃及—保存生命與尊嚴的避難所(太二13-23)

埃及在一般基督徒用語中是比較負面的,即埃及代表壓迫和不公義。所以,以色列人要「出」埃及。這種對埃及的樣版印象,對埃及並不公平,因為埃及也善待很多陌生人。除了曾接待雅各一家避過饑荒外,約瑟和馬利亞帶著耶穌走到埃及,逃避希律王的追殺。(太二13-15)上主應允埃及: 在那日,以色列將與埃及、亞述三國一起,使地上的人得福。萬軍之耶和華必賜福給他… 詳閱

邀請參與彌賽亞行動

狄更斯小說《雙城記》開頭:「那是最好的時代,那是最壞的時代;那是智慧的時代,那是愚蠢的時代;那是信任的時代,那是懷疑的時代;那是光明的季節,那是黑暗的季節;那是希望之春,那是絕望之冬;……。」我們按甚麼準則決定當下是最好還是最壞,信任還是懷疑、希望還是絕望?或許,壞與好、希望與絕望是同時存在。那麼,問題是:如何在其中生活?今日的聖… 詳閱

如何警醒地過今生?

傳說中,馬丁路德曾說:「若我相信明日是世界結束,我會依舊在今日種一棵樹。」馬丁路德這話有幾個可能含意。第一,這受造世界是美好的。縱使它有消失的一日,我們仍要好好待它。這也是我們為離世者安排葬禮的態度。第二,因路德已活出是一個好見證和對生活滿足,所以,他不會因世界結束而驚恐,也不覺需要有甚麼補償。第三,路德對新天新地的相信使他沒有需… 詳閱

受打傷的市民

好撒瑪利亞人精神的香港人 我相信大家都聽過「好撒瑪利亞人比喻」。(路十25-37)耶穌問:「哪一個是落在強盜手中那人的鄰舍呢?」他是動了慈心和悲心,並以此克服冷漠和功利思維,甚至不惜跨越法律和宗教限制的人。然而,耶穌的比喻是發生在衝突後,不是在衝突中。那麼,一個在衝突中的好撒瑪利亞人會有甚麼反映?或一個好撒瑪利亞人會在衝突中在場嗎?這問題… 詳閱

維護生命:寫在反逃犯條例修訂二讀前 (徒三12-16)

雖然生命的創始者—耶穌—逃不過權力的暴力而被殺死,但上主卻叫他從死人中復活,因為生命的上主不容許生命被侵犯(徒三15)。從死人中復活的耶穌不只見證祂的無辜,更宣告那些以暴力和死亡威嚇踐行公義者的做法最終是失敗。生命的上主站在被釘死耶穌的一方,以耶穌復活向眾生宣告上主是生命的上主,並以行動使那從母腹裏就是瘸腿的人可以行走。當基督徒認信…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