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Kenneth Ho

少年時喜歡閱讀和發白日夢,曾幻想自己成為小說家、科學家和哲學家。現在是一名小傳道,仍然喜歡閱讀和思考。有感於基督信仰需要更多對大自然的關懷,所以,同人行山就是我的牧養。

基督教文學是怎樣的一回事?

基督教文學到底是怎樣的概念呢?雖然我是文學創作的外行人,但作為熱愛文學的人,仍很想在這裡分享自己對這概念的一些想法。我認為,基督教文學具有三方面的特質,使其擁有文學的生命。 1. 刻畫人性 首先,人性是文學的生命所在,因為人性的醜陋與光輝、墜落與成長、慾望與愛情,都是滋養文學不可少的土壤。若失卻了對人性的細膩描述和深度思考,無論修辭如何… 詳閱

從西谷啟治的空之哲學看《天煞異降》的非線性時間觀

《天煞異降》(Arrival)是一部以科幻包裝、内容卻充滿了科學和哲學深度的電影。它提出的非線性(non-linear)時間觀有兩個面向,分别是圓環式的時間和時間的同時性。這兩個面向均有深厚的科學和哲學基礎。 就科學而言,近代有不少科學家主張宇宙是不斷在大爆炸和大崩塌的循環之中生成和毀滅,由於時間是從大爆炸起始,因此在這理論下,時間可被看作是圓環的,從一… 詳閱

《天堂小屋》所展現的社群性三一神觀

三一論向來予信徒抽象難明的感覺,但最近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影《天堂小屋》(The Shack)卻以三一論為題材,將三一神觀展現在大銀幕上。乍看之下,電影似乎表現出「三神論」思想,但事實上,電影想表達的卻是社群性三一論(Social Trinity)。這種三一論並非如一些保守福音派領袖所說是電影對正統三一論的改寫,相反,它是教會在歷史長河中其中一種對三一論的論述。… 詳閱

《攻殼機動隊》針對人類和自我提出的兩大問題

《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真人版電影為1995年的原版動畫電影(押井守執導)添上荷里活的特技色彩,卻淡化了原版的哲學味道,將原版針對人類和自我提出的哲學問題簡化為「我是誰?」的成長問題。因此,這篇短文的目的是勾勒原版電影提出的兩大問題,從而讓讀者得以與這科幻經典一起思考這些關乎我們自身的哲學問題。 1. 關於人類的大哉問 原版電影針對人類… 詳閱

遠藤周作的神觀:比較《沉默》和《深河》

《沉默》和《深河》是遠藤周作探討信仰的顛峰之作。讀過這兩部作品的人,很容易就能察覺《沉默》的神觀是一神論(monotheism),但《深河》卻充滿了泛神論 (pantheism)色彩。不過,這種發展並不如一些評論家所言是遠藤神觀的突變,而是遠藤文學的自然發展。這篇短文並不打算評價《沉默》和《深河》的神觀,而是透過比較《沉默》和《深河》,探討遠藤周作的神觀的… 詳閱

「教會使基督完滿」還是「教會被基督所充滿」?—弗1:23的迷思

Kenneth Ho
***這系列的文章會討論一些講道時處理不了的釋經問題,因此內容會有點「重口味」,也可能令人覺得「離地」。不過,落地的講道並不能脫離「離地」的學術基礎,因此我仍希望在此討論一些在我預備講道時令我諗爆頭的釋經問題。*** 弗1:22-23是新約中少數出現「教會」(ἐκκλησίᾳ)一字的經文,故它直接影響我們對教會的理解,不過,第23節卻是一節十分難解的經文… 詳閱

《十誡對港式資本主義社會的批判(一):不可敬拜別神》

講道講十誡(出20:1-17)往往給人一種沉悶的感覺,因為基督徒通常都不會犯這些戒律,就拿「不可敬拜別神」來說吧,有哪個基督徒信主後仍會拜偶像?又有哪個基督徒會在日常生活中殺人和偷竊?若然如此,講道講十誡仲有乜好講?其實,十誡並非只是一些宗教規條,它緊扣當時的社會處境,其目標是讓以色列轉化當時的文化。因此,十誡和文化息息相關,它也可批判今天… 詳閱

耶穌是逾越節的羔羊

在受苦節默想基督的受難,我們最常想起的是贖罪祭的羔羊的意象。不過,羊的意象其實不一定和贖罪有關,另一個新約用來描述耶稣受難的意象是逾越節羔羊的意象(約翰福音特别強調這意象)。 逾越節羔羊並没有贖罪的含意,它強調的是上主的拯救—上主親自打破埃及人的轄制,將以色列人從埃及地中領出來。這拯救是十分有震撼力的,上主根本不用和法老交換條件,相… 詳閱

《主啊!求你救贖香港的獅子山精神!》

文化,是需要被救贖的。 上一代的獅子山精神,提倡只要刻苦耐勞,努力拼搏,人人都能成為李家誠。這種精神至今仍被那些經歷過「刻苦日子」的上一代所稱頌,以致他們覺得孩子自殺就是因為他們被寵壞,不能捱苦。 事實上,獅子山精神只是一種美化了的資本主義自力拯救觀,一方面將人生的焦點聚焦在個人的成敗得失上,使人忽略了對社會整體的關注,強化了中國人… 詳閱

放下特權,擁抱邊緣:再思「忘記背後,努力面前」

最近拿起一張會考放榜時收到的金句卡來看,上面印有一句我很喜歡的經文:「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三13b~14)這句金句在當時很鼓勵我,讓我知道無論自己考成點,我總能忘記挫敗,重新再來。 後來當我懂得看釋經書時,我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的理解都是錯的,因為保羅敦促讀者忘記的並…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