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何德漢

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
不是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
不是傳道人,卻以另類角度分享信仰的體驗。
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

被擄的香港人!?

昔日猶太人的被擄歷史如何與今天香港人在主權移交後的處境建立關聯? 兩年前(2016)「篤信力行」的講座邢福增以歷史、身份和使命將兩個族群串連於被擄的主題中。我沒有出席當日講座,只讀了後期(2017)出版的《被擄的記憶:選民 + 遺民》。本文正是嘗試整理此書的一些內容,並從今天香港人的「被擄」處境中找出一點點亮光1。 更廣義的「被擄」 作為被上帝揀選的民族,… 詳閱

三十年後看《復和神學》

主權移交20年,面對「一國兩制」不斷被踐踏,中共極度專權的管治,香港人如何繼續走下去?教會作為社會的一員,有沒有為到不公義的事情發聲?若將時間推前到主權移交前的香港,當日香港教會迎向九七來臨時,基督教信仰有沒有針對香港政治處境提出任何論述? 回望過去,原來30年前楊牧谷博士(1945-2002)曾經就著香港的前途問題建構出本土的神學論述--以復和神學作… 詳閱

Youthquake

日前英國牛津詞典(Oxford Dictionaries)公佈了Youthquake(青年震盪)成為2017年度最有代表性的詞彙。 引起關注的Youthquake 根據牛津詞典的定義,Youthquake是指因為青年人的行動或影響而引發的重大文化、政治或社會變革(The youthquake is defined as a significant cultural, political, or social change arising from the actions or influence of young people)。牛津英語語料庫(Oxford English Corpus)分析後發現今年Youthquake的使… 詳閱

主權移交20年

從來沒有想過,主權移交20年後的香港竟然變成了如斯模樣。 20年前不一樣的香港 20年前,那時大部份香港人也不抗拒「回歸」中共的管治。我們以為殖民地政府為香港建立的相對優勢足以抵擋中共的進擊;我們以為過去殖民地管治帶來的繁榮安定可以延續,也相信在「一國兩制」下可以明天會更好。 20年前,我們相信這個城市仍然可以繼續保持完善的制度:行政、立法和司… 詳閱

為下一代建構一個更好的教會

早前看完了台灣總統蔡英文的就職演說全文,有感而發改寫了其中一段: 「改變年輕人的處境,就是改變教會的處境。教會的年輕人沒有未來,教會也必定沒有未來。幫助年輕人突破困境,實現世代使命,把一個更好的教會交到下一代手上,就是我們這一代的重大責任。」 急於交棒給下一代的危機 隨著香港整體人口老化的影響,如今教會也著意「加強青年信徒領袖的培訓」… 詳閱

消失了的衞斯理村

回顧戰後「循道衞理」在香港的發展,大堂會的發展是其中一條主線(例如香港堂、九龍堂、安素堂及北角衛理堂等),而基督教新村的興建則是本會發展的另一種模式。本文嘗試從邢福增(2002)的《願祢的國降臨--戰後香港「基督教新村」的個案研究》尋找其中一條已完成歷史任務的基督教新村--衞斯理村及衞斯理堂的史料,從而了解昔日本會發展基督教新村面對的困難…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