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何德漢

人民公僕,香港土生土長。
不是政客,卻關心香港社會的事情。
不是傳道人,卻以另類角度分享信仰的體驗。
也不再年青,卻關心今天的年青人如何繼續前行。

我們沒有資格批評他們

昨日(1.7.2019)下午開始,有抗爭者選擇衝擊立法會,將他們的行動升級。 我即時的反應是:這些抗爭者是「鬼」嗎?刻意製造破壞,引發警方出師有名,然後以更暴力的方式擊打這一場抗爭運動。 遊行後返回家中再追看有關的報導:也許我和大部份的香港人一樣誤解了他們的初衷。他們早已經過細心思考,最後選擇以身犯險,向這個麻木不仁的港說不。 或許我們未必認同他們… 詳閱

黑夜將臨,我們預備好未?

6月11日晚上,原本我要負責教會的一次小組查經聚會。後來小組的弟兄姊妹提議出席由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在公民廣場閘前舉行的晚禱會,大家同意後臨時改約在金鐘港鐵站等候,然後出發往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大閘前的「空地」。 慶幸我們在金鐘沒有被警察搜身查問,一路上也遇到不少其他堂會的弟兄姊妹,大概是因為當晚由袁牧主領聚會。我們來到添美道口,知悉公民廣… 詳閱

成為見證六四的香港人

究竟基督宗教是如何開始出現? 當然一切也是源於耶穌基督,然而傳承的工作卻由十一個曾經跟隨祂的門徒開始:他們一起生活了三年,一同走過傳道的生涯,見證了祂到處醫病、趕鬼、行神蹟、教導群眾,痛斥祭司和法利賽人的惡行。然後祂被猶大出賣、被羅馬兵捉拿、審判、被釘十架而死。卻在上帝的預定下第三天復活,然後向他們再次顯現、升天,並且門徒相信祂會再… 詳閱

惡人當道、義者犧牲

2019年4月9日:法庭就著「遮打革命」一案對「佔中三子」及六名參與的政治人物作出最終裁決。雖然結果也在預計之內,然而當我看見今天香港社會的處境和政治的氛圍,那份不能言說的矛盾卻一步步在我的內心盪漾。 專制的威權管治 這一邊廂惡人卻繼續當道:滿腦子鬥爭意識的思歪已晉身至北方帝國副職領導人級別,早已卸任特首的他似乎不甘寂寞,仍然不時糾纏於無謂… 詳閱

因著信,我們繼續前行

此時此刻的香港人,面對著香港不斷「被陸化」、特區政府的施政越來越受到中共政權的操控以及只傾向建制既得利益者的考慮、社會一天比一天的崩壞……然而一切我們似是無能為力,究竟我們還可以有甚麼選擇? 有人說經歷了遮打革命的失敗、旺角黑夜事件的衝擊、加上特區政府對社運人士的強力打擊,香港人的政治無力感已是越來越重:無論是遊行集會人數的下… 詳閱

拒絕領袖的新世代!?

九西補選過後,有泛民政黨的領袖認為若某本土派的年輕區議員願意出來支持泛民的候選人,選舉的結果可能會有不同。 另一邊廂,拖了好幾年的「佔中九子案」終於開審。當然這是中共下達到特區政府的指令:徹底追究發動這場社會運動的策劃人。然而當權者對於這宗荒謬絕倫的案件背後卻有一個錯誤的假設:學生及年青人大規模地參與這場歷時79日的「遮打革命」,其實… 詳閱

帝國中的宣教:《羅馬書》的再思

這篇文章的名字其實是取自曾思瀚的一本《羅馬書》釋經書的英文名:An Imperial-Missiological Re-reading of Romans(羅馬書解讀:基督福音的嶄新視野,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2009)。最初閱讀時我期望可以整理出一個從羅馬帝國的處境下理解《羅馬書》宣教向度的釋經,不過作者原來是以修辭──口述(rhetoric-orality)的方法來補充一些社會歷史背景(social-historical background)的註釋。 傳… 詳閱

淺談教會在社會的角色

教會在社會有甚麼角色?這個問題涉及兩個切入點:一方面社會對於教會有甚麼期望;另一方面卻是教會如何為自己在社會中定位。 教會的社會功能 從個人的層面而言,教會宣講的基督教信仰能為信徒帶來生命的改變,同時發揮宗教在社會的功能:滿足個人心靈的需要、藉宗教禮儀強化信徒之間的認同及對教會的強歸屬感。並且信徒在教會中共同聚集也是信仰群體向他人展… 詳閱

耶穌的女門徒

這套《耶穌的女門徒》的英文原名是Mary Magdalene,表明故事的主角是抹大拉的馬利亞(天主教譯作瑪利亞瑪達肋納)。此片從女性的觀點了解耶穌基督的宣教使命,並且肯定馬利亞作為基督的「女門徒」身份。 重新設定的馬利亞及十二門徒 歷史上有關抹大拉馬利亞的事蹟卻是眾說紛紜。中世紀的教會說她原是妓女,後來被耶穌趕鬼後跟隨了祂。更誇張的講法說她是耶穌的妻子… 詳閱

被擄的香港人!?

昔日猶太人的被擄歷史如何與今天香港人在主權移交後的處境建立關聯? 兩年前(2016)「篤信力行」的講座邢福增以歷史、身份和使命將兩個族群串連於被擄的主題中。我沒有出席當日講座,只讀了後期(2017)出版的《被擄的記憶:選民 + 遺民》。本文正是嘗試整理此書的一些內容,並從今天香港人的「被擄」處境中找出一點點亮光1。 更廣義的「被擄」 作為被上帝揀選的民族,…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