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拾荒者 – 在污托幫與烏托邦之間(二)

究竟我們看不看到拾荒者在社區的價值?在提倡管理主義行政主導的社會系統裡著實不太重視,為了讓複雜的社區運作能以簡單的手段來操控管理,以法治、規則及形象這些意識形態的符號推砌出重重的社會秩序,方便管理一群手無寸鐵,在法例中視執街上紙皮(垃圾)是犯法的拾荒者。在法律的角度他們觸犯了法例中的簡易治罪條例(第4條第32款)及《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 詳閱

拾荒者 – 在污托幫與烏托邦之間(一)

拾荒者的處境在公共空間的討論,常常停留於一些狹隘的範圍,正面點的就是為社區付出、處理市民及政府不願去面對的廢紙圍城問題、更多的會看到他們貧窮和很慘很可憐的一面,從而引申欣賞他們的毅力,比很多人更自強,自力更生,在回收業界被稱為環保先鋒。另一反面,就是不衛生、阻街、影響市容,污名化他們在社區的崗位,只是偶有拾荒長者被欺負,一些機會主… 詳閱

循道衞理宗的社會關懷歷史以及十八世紀約翰衛斯理的社會關懷

講員:林崇智牧師(循道衞理聯合教會會長) 背景 公元17-18世紀,英國在工業革命前仍然是一個農業社會,人口中主要分了一些明顯的階級身份,如上層的有貴族(初期在城中約有55位)、協助貴族管理土地的鄉紳地主(約佔人口8-10%)、自耕農民(佔大部分人口)、工人(鞋匠、鐵匠、屠夫和勞工等,亦佔人口大部分)和大量需要救濟支援的人。社會這種狀況令到地方資源分配不平均,… 詳閱

手腕上的記號

昔日這個位於香港島南區皆是漁民的角落,今天已變成豪宅與公屋共存的地域。 在某個橫街的盡頭,街坊清姐(化名)從容地把旁邊商鋪丟到街上的紙箱拆開,然後逐片整齊地擺放在手推車上。 清姐的外貌比普遍拾荒者年輕,她才年約五十多歲,但卻帶着很深厚的滄桑感覺。 為何不嘗試做其他工作,而選擇在街上拾荒,每晚只賺取最多十元八塊? 清姐以前在屋邨任職房屋署外… 詳閱

你今日食左葯未呀?

一個標準的班房內,小學生們秩序地整齊坐著,等待教課的老師進來,班房內總有些在閒聊,有的在發呆,有的佻皮地與其他同學們在逗玩。老師嚴肅地命令大家打開書本,繼續完成年度的教學進程,當然她同時要管理好課堂的秩序,監察他們的行為,見大家都準備就緒了,就講起書來,有時發問問題,間中在板上書寫,較多的是喝止常在位中坐不定的同學,老師怕課堂的秩… 詳閱

從落區看見生命的實相

仍不能忘記最近一次帶信徒「落區」接觸街坊,了解勞動群體在區內的處境。出發前,有隊員問:「我哋應該點樣介紹自己?如果話我哋係嚟自教會,佢哋會唔會以為我哋又係傳福音嫁?會唔會嚇怕對方呢?」 筆者覺得這個提問很值得反思,正反映基督徒怎樣看自己和教會的身分和角色,同時一針見血地道出教會和基督徒會否一向給社會大眾的觀感,就只有傳福音?叫人信耶… 詳閱

傻婆

兩袋沉重家當,寒酸的舊衣,矮細的身影,步伐隨著兩袋家當的重量,兩手一起一落以有限的長度扯起放低,節奏緩慢地拾級而上,目的地正是一場敬拜上帝的崇拜。 音樂緩緩奏起,身影剛到門前,選上一個上好寬敞的坐位,兼能夠有足夠的空間放置細遠,一種諧和的氣氛流動,從最前頭以琴聲傳過來,身旁、前坐和後站的人都以一份祥和微笑的樣子迎人,當你的視線與他們… 詳閱

導賞。人生

溶爐似的午晝,與幾位年過六十的老朋友走在繁囂的街道上,目的是為了塑造他們成為社區的導賞員,他們都帶著期待的心情,在上次戰戰競競的對話操練下,終學會怎樣打開話題的吹水能力,今天定必要一展身手,用於訪問的街坊旅程中。 一行四人,走著走著進到人流稀疏的玉器市場內,混焗的熱氣夾著鐵製電風扇的摩打聲,吹出來伏伏規律的節奏,襯搭著檔主懶洋洋的坐… 詳閱

一杯葛根湯

尋晚在石硤尾社區會堂內有耶穌請食飯,而在會堂外有玲姐(化名)請飲涼茶(尋晚係葛根湯)。基本上,每個星期係呢樹都會見到個子細細、身型瘦小、衣著樸素及銀灰白髮嘅玲姐推住車仔,上面放咗兩大大壼自己煲嘅涼茶、一袋膠碗,停係會堂入口旁邊,一碗碗斟出嚟請出入及路過嘅街坊飲用。 記得幾年前係橋底已經見到玲姐做同樣嘅事。問玲姐點解咁做? 佢話依家我哋飲嘅… 詳閱

一齊

有人問我,為何要做埋長者服侍,仲要係訓練長者導賞員,會吾會搵自己嚟搞呀?其實,老友記嘅導賞員訓練確實係要花雙倍心力去準備同跟進,因為長者未必習慣要講咁多嘢,仲要準備咁多有關地區嘅資料,最大嘅困難係要記住有關嘅內容,同埋地區嘅街坊生命故事。 我嘗試問自己,長者除左你去探下佢,同佢搞生日會,去老人院做一式一樣嘅康樂活動之外,還有啲咩可以…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