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張國棟

哲學博士,畢業於美國印弟安那州大學,曾任教於明尼蘇達州的聖克勞特州立大學,現於美國十大天主教學府、俄亥俄州的戴頓大學哲學系任教。主要研究圍範是當代英美知識論及商業倫理,也包括宗教哲學和倫理學,對某些社會心理學、科學哲學、邏輯、形而上學課題亦甚有興趣。文章發表於不同的教內教外媒體。欲看更多資料和文章,請按上面的連結符號。

UCC 會否陷入信任危機而不自知?

一,思考實驗 讓我們做一個思考實驗:今天有二十多個你不認識的基督徒聲稱共同建立一間非典型教會,其非典型之處包括 (A1) 那廿多人不會公開自己身分, (A2) 那間教會是沒有會友制度的,即沒有會員大會來決定事務和承擔法律責任, (A3) 一切教會事務和法律責任只由那廿多人承擔,他們不用向任何其他人交代, (A4) 他們亦沒興趣向其他人公開交代很多他們認為屬於內部的… 詳閱

在聖灰星期三思考悔罪

在基督教傳統裡,這星期三叫做聖灰星期三(美國時間現在仍是星期三!),遵守這禮儀的信徒會為自己的罪懺悔,思想自己不過是塵土,並且立志禁戒一些惡習或飲食。本文欲借此機會討論幾個有關個人或群體面對自己罪過的現象。這些都是我從觀察近幾個月的國際或香港基督教新聞裡而得的感想,那些新聞包括各地天主教會神職人員的性侵醜聞、美南浸信會在過去二、三… 詳閱

香港信徒可以如何開始思考後真相文化

這兩天在臉書裡看著一些人粗淺地講後真相時代和香港教會,我感到嘆息,特別是,用「大家要努力求真」來回應後真相時代,根本就無視其中的文化結構問題。想了想,不如寫一篇短文分享這個想法,或許對讀者也有價值。 一,社會政治範例 要了解後真相的現象,不得不先以政治文化作為範例。後真相時代與美國政治尤有密切關係,The Economist 在特朗普當選前後正正有一些… 詳閱

別人誤解你福音派,又如何?

日前,一位美國保守福音派學界朋友批評世俗傳媒不懂福音派,政論分析不準。誠然,很多保守美國信徒喜歡帶蔑視地說,非信徒或甚至沒有那麼保守的信徒經常誤解他們,這尤其流行於大家分歧較多的社會文化政治議題。這也不只在美國社會裡出現,過去幾年間在香港裡有梁文道、李怡、練乙錚等撰文談過基督教,他們很多時在教內多被批評為不懂基督教。 我對這種態度是… 詳閱

也有宗教勒索的嗎?

今天在臉書上學習到哲學新知。友人傳閱一篇賴天恆著的〈你今天被道德勒索了嗎?〉一文(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6685/2627912),該文介紹 Simon Keller 教授在 2016 年於哲學期刊發表的關於道德勒索的論文。可能因為今年曾經受過情緒勒索,我對這課題甚有興趣,喜見原來已有哲學人發表相關哲學論述。在本文,我嘗試按賴文的內容,狗尾續貂談宗教勒索,也回應臉書朋友… 詳閱

知性德性--略論教內爭吵

徇眾要求,我把一個簡短的臉書 status 分享貼出來,由於還有其他事要作,恕不作太多增補了。明白的就明白,不明白的可以略過。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 (Aristotle) 認為德性是過多或過少之間的中道,大家常聽的是道德上的德性 (moral virtues ) ,例如節制,但德性也有知性思考的類別,即所謂知性上的德性 (intellectual virtues) 。舉個例子就會明白。過份輕信別人固然不智,但偏… 詳閱

您信任我嗎?──教會圈子裡的信任評級現象

昨天有一個聯署到處刊登了,我也有份支持的,那聯署要求突破機構跟進性騷擾事件及道歉。過程中卻出現了一個小插曲,那就是教會圈內一位廣為人知的姓任的人士,經常被直接或間接地問及,事件中被指有性侵的人,會否就是他嗎?他和朋友們只能一笑置之,有些人說,認識他的人當然知道不會是他。觀察到這小插曲後,令我想提筆討論一些廣泛的現象。當然,本文旨趣… 詳閱

學術失德──講座後感

今天在大學裡聽一個講座,內容令人光火。話說在 2013 年,美國印弟安納州公立大學 Purdue University 的校長 Mitch Daniels 是一名前共和黨州長,他口口聲聲說支持學術自由,但卻寫電郵表示十分流行的出自著名歷史教授 Howard Zinn 手筆的美國歷史書,不應該再用作高中和大學的課本,因為該書「每一頁」均有錯漏,建構出完全虛假美國歷史。電郵內容如下: “This terrible anti-American … 詳閱

如何在痛苦世界裡凡事謝恩?

筆名「猶推古」的傳道人在信仰百川發表一篇文章,聲稱他反對凡事謝恩,理由撮要如下(全文不長,讀者宜直接閱讀一遍): 「我只是不相信我所信的上帝,一方面會容許尼日利亞的恐怖分子屠殺幾千個基督徒村民而不出手,全球九萬多人殉道而不理會,卻會保守教會長老身體健康,執事子女順利考入港大,短宣隊能買到平價機票,絕症的師母變為身體健康,小堂會變成超… 詳閱

善中有惡,惡中有善

看得多美國荷里活電影的朋友,一定懂得回答以下這問題:「自我感覺十分正直和充滿愛心的人物,究竟如何會最後狠心起來,把壞人殺死,或至少願意間接弄死他們?」答案很簡單,把那壞人的角色寫得再殘暴再缺乏人性一點,便會令觀眾覺得壞人的確抵死。若仍然有半點牽強,若要殺得痛快,便把壞人說成惡魔附體,或早已成為喪屍,談不上是一個人,那就絕對死有餘辜…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