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神會安排㗎啦? — 淺談單身男女信徒的生態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筆者於上個月舉辦了一個以相親(Speed dating)為目的的交友會,供同樣以基督教作為信仰的單身者參加,約有30男女出席。 基督教界一直沒有類似開宗明義的活動,偶有寥寥無幾的單身人士聚會,目的卻是十些隱晦。就算是隱晦的活動,也容易受到信徒自身的批評,吃力不討好。我有朋友直接表達:「教會從來就是崇拜神的地方,我們應強烈反對搞男… 詳閱

老馬有火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這個週未我去了朋友家吃新年飯。每次到了這個城市,我都會探訪某間華人教會。那裡的主任牧師對哲學頗有興趣。當第一次遇到我時,他知道我讀哲學就興奮起來,拉我到一邊談了康德、奧古斯丁及其他哲學家半小時。 是次講道由一位上了年紀的客席牧師負責。這位牧師巧合地對哲學亦十分有興趣。當他也知道我讀哲學時,又拉我到一邊談了一些… 詳閱

【老來何依?】—回應林鄭月娥姊妹提高申請長者綜援年齡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本會一直有照顧及接觸無家者。當特首宣佈下月起提升綜援領取年齡至65歲,我立即通知一位60歲正領取綜援的無家者婆婆。1 「減了一千多元,教人如何生活?」婆婆有點詫異道。「看來這樣焗住要出來做野吧⋯⋯」婆婆有點感慨,更自責起來「政府不會死錯人的,窮人就是窮。」聽到婆婆這樣說,我感到很痛心:她認命,只能怪自己是窮人、沒法子… 詳閱

青少年牧者心聲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雖說當了青少年人的導師已經多年,但作為牧養青少年的傳道人,也可說是初出茅廬。這全職牧養的兩年間,這群青少年可說是我牧養的指導者。在他們身上,讓我重新學習牧養下一代。為何說重新學習呢?因為在短短三年間,神學院畢業後,香港教會的狀態已經很不一樣,猶其是雨傘革命後,年青人對教會的覺醒,面對著教會,下一代多了很多複雜… 詳閱

大叔牧師——念致權叔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2012年1月1日,我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到一間住了十多年也沒有留意到的教堂。一進門口,一位貌似G4的中年大叔伸出他的右手,對我說:「歡迎你來到觀潮!我是致權傳道!請問你是否新朋友?」旁邊的行政主任說:「這是新來的神學生,牧師說高材生來的!」(牧師說笑而已。)「原來是這樣!歡迎你來到觀潮!我都是剛上任不久!」行政主任… 詳閱

厚被,背後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一床厚被讓我們看得見這個社會仍有很多亮光。 昨晚透過社交網站徵被,短短一晚竟有過萬人傳閱。多得一眾熱心人士分享,我們可以把被鋪送到無家者手上,讓他渡過嚴冬,實在感恩! 這位無家者,過去也曾婉拒我們的協助。但昨天他竟然主動向我們提出需要,相信他一定是經過不少掙扎的。或許是北區的街道寒冷得讓他不得不作此舉動,我看到… 詳閱

【聽秋雨之阻力】— 從〈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說起(回應陳韋安〈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

編輯同工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流堂於12月20日發佈新曲給秋雨教會:〈秋雨〉1,我亦期望此曲能給秋雨教會激勵。相信此曲是未來熱歌(特別在這粵語教會不愛唱粵語歌的年代),然而聽這首滿有誠意,又富有激勵的歌曲時,卻有點阻力⋯⋯ 1) 關於〈淺談廣東話詩歌填詞〉 陳韋安博士明顯是近期活躍的基督徒填詞人,相信原因在於“流堂”。無論甚麼原因,我都喜歡見到有人願… 詳閱

聖誕快樂 能繼續栽培神的工人是無上的恩典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主內親愛的建道同行者: 聖誕快樂,新年蒙福。天使曾說:「不要懼怕!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路2:10-11)能自由地宣講基督降生的大喜的信息是極大的恩典。在這個聖誕,自己心中非常掛念一些中國教會的牧者和弟兄姊妹,求神的恩典與他們同在,在他們經歷艱難的日子裡… 詳閱

面對紛爭與調解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近數月,堂會及機構內部爭議接二連三爆發,由內部的人事衝突延伸至教外控訴,在未有雙方接受的調解人士協助周旋下,越演越烈。華人教會慣於把所有教內爭議當作「家事」,不容「外人」調解;按既有作風辦事,關門處理,輕忽爭議涉及公共性,又未能於適切的階段作出應對,引致誠信與見證備受質疑。 正面調解衝突 龐地(Louis R. Pond)是較早期… 詳閱

教內消息:「譴責中共非法打壓秋雨聖約教會」聯署

編輯同工
譴責中共非法打壓秋雨聖約教會 據傳媒報導,中國政府於12月9日以非法經營、尋釁滋事等不同理由大規模搜捕成都「秋雨聖約教會」教友。教會負責人王怡牧師等過百位信徒被捕,部份信徒被毆打,或被威嚇要求簽署「不參與教會聚會保證書」,當局更聲稱要取締有關教會。 作為一班關心中國的香港基督教牧師、傳道和信徒,我們對中國政府新一輪打壓基督教會的非法違憲…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