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無事袖手談中立,臨危一走去宣教

關於何志滌牧師的訪問,內容我一點也不意外,甚至在傘運到今日變得有點陳腔濫調,因為作為一個有日子的信徒,深知這種態度,才是香港教會的絕對主流。 受到上世紀華人基要派的影響,上一兩代的牧者,多數認同時代論,認為世界已經進入末世的最後階段,只會越來越敗壞,一切政治改革、社會改造、制度修繕,最終只會徒勞無功。惟一重要的事,是在末世來臨前,儘… 詳閱

教會內的單身偏見以及少少解決方法

上篇寫咗少少教會單身弟兄姊妺嘅問題,意猶未盡,寫多篇先。 早幾個月BBC有篇報導,講到職場入面,單身人士被視為「任勞任怨的牛」,公司要Family friendly,當然變相成為Single unfriendly。 職場上的「單身歧視」真的存在嗎? 「在選擇休假日期的時候,有孩子的同事也能獲得優先待遇,而單身或沒有孩子的員工卻很難請假照顧家中的老人,或者經常被安排出差。」 「我見到… 詳閱

信與不信不妨食多幾餐

寫信與不信,簡直係收視保證,原因不外乎幾個: 第一,我寫得好; 第二,很多人面對類似爭扎,而教會提供的答案,無法解決困惑; 第三,教會中有為數不少的獨身人口,推舉卻是(傳統中國)家庭價值,當中絕大部人沒有獨身恩賜。在一個基督徒為小數的地方,無論男女,要解決獨身問題,難免要考慮教外人,但又不能在教會討論,一講就會被人譴責,說你無信心不依靠… 詳閱

回看2014教會普查

先引書中一段。 2015年2月28日,我在「全球領袖高峰會」(香港)負責帶領的時候,詢問在場六百多位教會領袖,當中包括很多主任牧師。我問:「如何讓青年再投入教會?」。我把這六百多人分成三至四人一組,大約150組,每組討論15分鐘,然後把兩個具體意見寫下給我,結果收到220項具體建議。 我把這建議分成五類。第一類是「屬靈」(Spiritual):要多為青年祈禱、青年要多讀… 詳閱

信與不信不能同食一餐

前言 近日,身邊又發生一樁信與不信的慘案。 拍拖時期,信徒一方是團契的職員,被教會知悉後,即時遭到停事奉處分。堅持幾年最後終於開花結果,共諧連理,亦遇上教會最常見的杯葛手段:傳道人不出席、不祝福,教會不協助,不提供場地,不提供詩班,連詩班袍也不肯外借,表面分別為聖,實則保持距離、割蓆。近年關於信與不信的爭拗,相信已經超越經典辯論題目… 詳閱

不能迴避的職場神學

上年寫了一篇《不如唔好講職場神學》,批評今日教會時興的職場神學,往往有幾大問題。其一是沿襲馬丁路德的召命觀,一切正當的工作皆是上帝召命,但這無法應付勞動異化(Alienation of labor)的問題。在資本主義下,各級工作分工仔細,很多打工仔不外是生產工具,日復一日的枯燥工作,全無滿足感,更遑論有何意義可言。高談工作召命,反而加重營營役役信徒的無力感。 … 詳閱

言說無法改變世界,然後呢?

先介紹三篇文章的節錄。 第一篇講大型佈道會。 佈道會如不能全面地、客觀地介紹基督教,佈道會便對不起基督教,更對不起聽眾。佈道會若以浮誇虛張,以賣弄感情來騙人信主,更甚的是有的講員喜歡用群體壓力逼人決志,信主的站起來,跟著是今次決志的也站起來,信徒既佔了大多數,僅餘的未信者自然不好意思在人叢中靜坐,糊裡糊塗的又變了決志人數統計表的一員… 詳閱

加強佈道是香港教會未來的出路嗎?

先引用一篇舊文《未來牧養的更新》,是胡志偉牧師在2014年教會普查後的文章,劈頭第一句: 數據反映,當前本港教會的失誤不在於佈道,乃在於牧養。本港教會一向積極領人信主、受洗加入教會,2009至2013年,平均每年有16,180人受洗,5年累積推算有80,900人。然而,過去5年教會崇拜人數只多了12,810人,對比受洗人數增長,明顯少了68,090人。 其次,便是所謂年青人出走的問題… 詳閱

一件不能言說的事件

事情發生後,本來想為這件不能言說的事件寫一篇,文章還未完成,已見有同道寫好刊登,繼而引起不少討論。因為有人認為討論該事件,涉及網絡欺凌,為免錯觸禁區或誤傷無辜,所以筆者彷效哈特波特的做法,諱隱其名,稱之為一件不能言說的事件,大家對號入座,自己揣摩。 不想糾纏在這件不能言說的事件中,以及You know who的反應,我覺得You know who的反應,相當人之常… 詳閱

從來未安舒,言何走出去

不約而同,連續兩星期崇拜的講道中,台上的講者均提到「踏出安舒區」,近年一聽到類似的言論,即時觸發心理反射機制:「你又知我而家好舒適?」 我相信「安舒區」(comfort zone)是近年教會濫用兼誤用得最多的術語,由此引伸出幾個疑問。 第一,甚麼是安舒區? 為意了好一段時間,近年在教會的場境之下談「走出安舒區」,大部份的故事有一個大概的樣式:某人年紀輕…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