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舊事重題】《無痛失戀》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四、

兩個南轅北轍的人,由相遇致互生情愫,由愛情變成感情。由感情到被生活瑣事磨損耗乾,再成陌路。這是塵世中再平凡不過的故事。人生活得久了,總會留下不少遺憾。多少失去了的人棘痛着我們的心靈,多少挽救不了的事情不想回憶?可有想過能有一個新的開始?能放低沉重的過去,明天起床能忘記一切,重新活過?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其英文原名實在把這種心… 詳閱

【舊事重題】《玩謝麥高維治》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三、

筆者從《慾望的謊容》同一性與愛情中簡介了傳統 Lockean 的 psychological theory 下以記憶為 personal identity,如何因經歷時間變幻而受的限制。而《死亡魔法》一文也指出了在 Derek Parfit 瞬間轉移的思考實驗中,舉出符合 Lockean 的 the sameness of a rational being 的條件下所產生分枝 branching 的難題。到上文《銃夢》中 Bernard William 的行刑實驗又否定了 John Locke 以記憶(精神)即 personal identit… 詳閱

【舊事重題】《銃夢》 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二、

上文筆者以Derek Parfit 的思考實驗來舉出personal identity 在瞬間轉移的假設下顯出 John Locke 的 psychological theory 的問題。就是在本尊分枝 branching 的處境下,同是記憶連續繼承,兩個分枝,兩個體卻在這傳統定義下是同一人。這矛盾處境叫我們看出這單以精神(性格、記憶等)不足以介定個體的存續問題。一直以來 personal identity 就是定義人的生死問題。而這文章系列要討論定義人的 Pe… 詳閱

【舊事重題】《死亡魔法》personal identity 的問題 一、

故事是關於一場魔術師之間的兢爭。相方各自不擇手段要破壞對方的魔術表演。正鬥得你死我活之際,其中一方 Borden 突然推出了迷一般的表演。魔術非常簡單直接,一對在台上相隔數米,之間沒有遮掩的門。Borden 進入一邊,立即從另一端出來。這瞬間轉移的表演名聲很快開始傳開。對手Rupert 百思不得其解,就算台下有通度,也不致於能在兩門間如此迅速遊走。為了勝過對家… 詳閱

教會用者自付有何不妥?

Daniel Tang
可能已經有點過時,但有關早前「收費祈禱」的討論,我實有些想法。首先我對以利亞使團認識不深,而從個人信仰立場上對靈恩運動也不算支持。但單從教會服務用者自付的角度下只談原則,也想提出一些意見。 類似經驗 首先從我曾在九九年英國接受付費的教內輔導服務經驗作分享。即使我接受的是輔導,但對他們來說祈禱也是其中分不開的服務成份。甚致在本質上他們… 詳閱

【舊事重題】《慾望的謊容》愛情的同一性

愛情會髓着時間沖淡而流逝,今天鐘愛這人,明天可以厭倦其一切。這樣情愛可會恆久?金基德導演的電影原名為《Time》實意味深長,但港譯的《慾望的謊容》也同時帶出另一層玄想。是因為麈世間愛情永不敵於歷時變幻?還是愛慾本虛幻,永留於表面? 女主角雪希是個缺乏安全感的情人,終日因小事而生忌。與男友知祐相戀兩年,熱戀時分過去,漸怕他對自己容貌生厭。… 詳閱

【舊事重題】《浪客行》鬥爭的漩渦

井上雄彦籍着改篇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小說,透過故事中武藏以劍求道的過程,探討人生的真義。自幼被名劍客新免無二齋苦待,武藏感到要追求強大才能生存。遊歷四海,以死相搏與天下聞名的劍客對決,追求天下無雙的稱譽成為武藏的目標。為此他可以放棄所愛的孤身上路。就如每個年輕人一樣不知天高地厚,他懷着沒有根據的自信,越級挑戰高手胤舜,最終只有落荒而… 詳閱

【舊事重題】《密陽》寬恕與自救

人在塵世間歷練的,皆以苦痛居多。當遇到不可面對的絕境,叫人難以面對,很多時只能靠自我欺騙來生存。很多時人會為自己編一個故事,就如最有説服力的大話般,往往當中半真半假,半分真情的叫自己也能投入相信。 故事主角李申愛在喪夫後帶着兒子回亡夫家鄉密陽市定居。誰知卻因過度招搖,被人窺伺其遺產,兒子被綁架撕票。再失致親,申愛這次卻從基督信仰中重… 詳閱

涼薄的指控─回應a_seed柴玲的公開信有甚麼問題

Daniel Tang
筆者日前在網上看到作者a_seed在討論區1對柴玲性侵事件的言論,和之後她在個人網誌與信仰百川刊登的文章2内容感到失望。雖然在法律上疑點多是歸於被告,而性侵事件本身多是在雙方獨處下進行,加上事隔多年更加顯得是一面之辭,所以事實真相公眾實難以定斷 。縱然事隔二十四年,尚存証據不多會對柴玲的証辭不利,但筆者認為公眾仍需對可能真的受害之事主作公平評… 詳閱

中年主場 141002 第五十三集 身在倫敦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