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分唔分色?不如面對現實?

近排參加了一場牧者分享會,談到有關面對堂會修補撕裂的問題,有專業輔導學者分享,也有台下討論。我相信講者也沒有把握講好這個talk,從言談之間,他自己身處的堂會亦處理不了這問題,但責任所在,他還是搬了好幾套群體/個體復和及相處理論出來,理論本身都好,相信讀過輔導的人都有點認知。總而言之,就係尊重別人,放低自己,學習聆聽,盡量去聽,放低自己… 詳閱

魔雪、盧旺達、復和福音

早幾日到戲院看了《魔雪奇緣2》(Frozen II),在此不便劇透太多,但當中的政治含意及社群復和,實在值得我們深思。簡單講,社會矛盾背後,涉及政權的操弄、人性的自私醜惡,製造仇恨敵對,一旦社會族群被仇恨的魔咒淹蓋,可能會被困上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水是有記憶的,大地見証著歷史,人在做、天在看,只待有人肯回應呼召,勇敢走進仇恨的森林冒險,甚至願意… 詳閱

曠神—使人到曠野曠工的神

話說,摩西同亞倫去法老皇宮請願:「耶和華以色列嘅神咁講:『俾我的百姓去野餐集會敬拜神。』」法老說:「耶和華係邊個,我仲乜要聽佢話,俾你哋去野餐?叫你個耶和華落嚟見我,我唔識耶和華,無-得-去-野-餐!」他們說:「希伯來人嘅神真係落咗嚟見我哋。請你俾我哋去三日野餐,敬拜耶和華-我哋嘅神,喺神面前嘅好人一生平安。」埃及王對佢哋講:「摩西、亞… 詳閱

士師記之【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我一向贊成「聖經為我服務原則 #曲」,只要不曲解聖經。 面對而家嘅香港,我強烈諗起士師記,我相信很多人會讚揚士師係英雄,近年好一啲,開始學會睇下士師的陰暗面,正如大衛是個滿手鮮血,好色殺人的英雄。至少,用今日的語言,我未聽過有人話佢哋係暴徒。 在士師時代,係人都知暴政當道,正如出埃及記的法老,代表著欺壓人民的不義政權。我相信在當時代,… 詳閱

受害者聯盟:警民大和解的想像

自反送中以來,大家都累了,「大家」係包括示威者和香港警察,而且我相信,大家都受傷了,不是小創傷,而是災難性的社會集體創傷,涉及層面包活家庭、同事、朋友、鄰居、街坊、網絡媒體、教會群體,甚至是你不認識的、擦身而過的路人,其撕裂之廣,傷痕之深,很難想像。 回想整個運動至今,有論者認為已從原初一個簡單反修例行動,演變成戰爭狀態,追究其因,… 詳閱

失敗?言之尚早!(羅馬書第九章)

相信每個人都經歷過失敗,不論在學業、事業、家庭、婚姻等層面,也會經歷過挫折,究竟我們是用甚麼去衡量自己或別人的失敗? 若用一般世俗的標準而言,可能以前的宣教士,例如:馬禮遜花了七年才有第一人個人信主,有些一去就送了頭,死了也未見果效,完全不符合成本效益,正如你搞康體事工,當檢討時發現兩年仍未能帶領一個人歸主,領袖一係會諗你廢,一係就… 詳閱

七一公禱會:宣告禱文

上帝啊,你是全地的主,也是審判的主,求祢賜福每一個同心守護家園的香港人,給我們有從聖靈而來的洞察力,賜我們智慧和良知去辨別真假對錯,有勇氣去堅守正確的信念和價值。 求主安慰我們,因為這次事件已經奪去了三個寶貴的生命,求主憐憫,醫治每一個受創的心靈,願祢醫治的手,施恩的手,撫平每一個受創者心裡的鬱結、懼怕和憤怒,除去人心裡的無力感,賜… 詳閱

堅持才是王道

啟示錄12:5–17 上回介紹了婦人和大紅龍出場,似乎這場是邪惡強權與上帝子民的戰爭。在形勢上,一個就快生的大肚婆,又怎能抵擋兇猛暴虐的大龍? 大龍在婦人旁邊虎視眈眈,等著要吞吃那嬰孩,因為牠知道那嬰孩就是將要接掌王權的真命天子,牠決定除之而後快。 那嬰孩令人聯想起詩2:9,亦即對彌賽亞君王1的描述。因此,「婦人」、「嬰孩」可以有雙重意義。2若嬰孩… 詳閱

符號、記憶與遺忘

啟示錄12:1–4 這一章的異象與前文所表達的如出一轍,作者似乎嘗試以不同的圖畫,去描述教會正面臨艱難考驗,信徒群體又應如何解讀和面對邪惡強權壓迫的實況? 或許,作者正在提醒初期教會,尋回久違了的屬靈視覺。 這段經文出現的符號,與不少古代近東、希臘羅馬、猶太群體的神話故事相似,但不盡相同,卻符合街坊口味,帶來豐富的想像空間。例如「大紅龍」,… 詳閱

當第七號吹響

啟示錄11:15–19 我相信,第七印打開前的144000人和敬拜的情景,以及正要打開第七印時的景象,我們仍歷歷在目。上帝仍然掌權,祂沒有忘記義人的血和惡人的暴行。 現在第七號將要被吹響之際,天上有大聲宣告,亦有24位長老敬拜,因為上帝的國要正式接管地上的國,成為地上唯一的王權統治,直到永遠。這裡說的直接了當,上帝的憤怒和審判要臨到列邦,敗壞那些敗壞世…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