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堅持才是王道

啟示錄12:5–17 上回介紹了婦人和大紅龍出場,似乎這場是邪惡強權與上帝子民的戰爭。在形勢上,一個就快生的大肚婆,又怎能抵擋兇猛暴虐的大龍? 大龍在婦人旁邊虎視眈眈,等著要吞吃那嬰孩,因為牠知道那嬰孩就是將要接掌王權的真命天子,牠決定除之而後快。 那嬰孩令人聯想起詩2:9,亦即對彌賽亞君王1的描述。因此,「婦人」、「嬰孩」可以有雙重意義。2若嬰孩… 詳閱

符號、記憶與遺忘

啟示錄12:1–4 這一章的異象與前文所表達的如出一轍,作者似乎嘗試以不同的圖畫,去描述教會正面臨艱難考驗,信徒群體又應如何解讀和面對邪惡強權壓迫的實況? 或許,作者正在提醒初期教會,尋回久違了的屬靈視覺。 這段經文出現的符號,與不少古代近東、希臘羅馬、猶太群體的神話故事相似,但不盡相同,卻符合街坊口味,帶來豐富的想像空間。例如「大紅龍」,… 詳閱

當第七號吹響

啟示錄11:15–19 我相信,第七印打開前的144000人和敬拜的情景,以及正要打開第七印時的景象,我們仍歷歷在目。上帝仍然掌權,祂沒有忘記義人的血和惡人的暴行。 現在第七號將要被吹響之際,天上有大聲宣告,亦有24位長老敬拜,因為上帝的國要正式接管地上的國,成為地上唯一的王權統治,直到永遠。這裡說的直接了當,上帝的憤怒和審判要臨到列邦,敗壞那些敗壞世… 詳閱

教會前景,多一點想像

早前的建道神學院120周年「塑造香港教會前景學術研討會」,大家都將目光投放在第一晚兩名維穩牧者的小丑戲上。老實說,真是聞名不如見面。不過,這些花生對香港教會前景毫無助益,唯一好處係讓人更清楚看見管吳二人的真貌,認知這只是冰山一角,要提防可能還有更多這類人,已經滲入教會、甚至已成為教會核心領袖,他們在教會擁有話語權、有影響力、有操控權。… 詳閱

從撕裂到共融

有牧者在Facebook分享龍應台討論有關同運的status,引來網絡炮轟;又有牧者因認為就性傾向歧視立法談論同志都應被保障,被執事會照肺;有牧者因戀棧權位,不惜在會友中抹黑上司,甚至離職後還影響超過半百會友發起鬥爭,令教會雞犬不寧;有會友及領袖以為堂會應「政教分離」,不應談論任何政治有關的事,又認為中共政權很好,沒有打壓宗教,內地十分文明自由,就… 詳閱

大型佈道會再思的再思

今天讀到一篇名為〈大型佈道會的再思〉的文章,雖然我不知道介紹文章作者係警務人員與其論點有何關係,但做警察並非原罪,其論點卻在在反映著福音盛會背後的迷思。 讀畢全文後,感受到強烈燒膠味,亦顯示在沒有解讀經文的情況下斷章取義的情況,例如:大使命就只引用一句;林前9:16又引用一句,還要把經文修改了,我真不知作者是粗疏草率,還是特意修改使經文… 詳閱

威權政治下的信仰(徒12)

哥尼流信主,安提阿的教會被建立,幾位先知預言將有大饑荒,於是巴拿巴和掃羅被差派運送捐項。然後,作者將鏡頭一轉,回到耶路撒冷。 或許我們都曉得,為何作者不直接進到第十三章講巴拿巴和掃羅受差遣。一方面,福音順利在外邦人地區紥根,外邦教會群體被建立,值得高興;另一方面,福音卻在耶路撒冷受到打壓迫害。從經文得知,司提反的遭遇,仍在耶路撒冷的… 詳閱

復活的前兩天

前2天 這天是受苦節,耶穌就在這天為人的罪被鞭打,被釘在十字架上。祂與我們一樣,成為被罪者,祂道成了肉身,作為一個人,祂死了。 自從耶穌出道以來,光芒萬丈,備受注目,萬人愛戴;但同時在他所到之處,亦令很多人感到不安,招來妒忌,備受爭議。他以真理去挑戰宗教和社會的種種傳統、不義的制度、腐敗的權勢。他不退卻,按照父的計劃行事! 在人生的最後… 詳閱

巴浦洛夫的狗和塞利格曼的狗

我記得有兩個經典的心理實驗,巴浦洛夫(Ivan Pavlov)用狗來做了一連串的實驗,說明條件反射和古典制約(classical conditioning)的理論,對後世的行為心理學有重大貢獻。作為一頭狗,主人精心製造一個環境條件,例如,只要你們守法,不要去管那個法是好是壞,就是國家的良好公民,就能安居樂業,我手中的鈴鐺一搖,你就得擺尾和流口水,因為如此我就會給你食物,我指… 詳閱

祭司、關係、權力

最近,在社會上熱烈討論威權統治,在上掌權者如何將其意志和威權,在港施行管治?究竟香港現在是「法治」(rule of law)還是按國家領導的「依法而治」(rule by law)?相信不少人對香港在各方面的加速淪陷,感到非常憂慮;與此同時,教會內部的權力運作,亦開始備受質疑。藉今年宗教改革五百周年紀念,不少人提出教會更新反思;當時的改教家,雖然沒有明言,但權力…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