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楚思

《時代論壇》青黃筆接專欄作者。NGO「社區文化關注」執委及前任社區營造幹事,學習愛街坊如己,亦修亦行。

Medium網站:https://medium.com/@chorsee
網誌:https://chorsee.wordpress.com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三)嗚⋯⋯睇唔開又聽下歌

「喂,年輕人,個個時代都艱難架啦,一味怨人地,又唔諗下自己唔捱得?」 寫完上篇〈青春的哀號〉(1635期「青黃筆接」專欄)講年輕人身處的時代的艱難,我常常想像會收到這樣的回應,簡直捏一把汗。我也陷入一輪反覆自問:我有沒有只以現實艱難為逃避的藉口?若環境無論如何都不會變好,那我打算如何自處? 這是來來回回,囉囉嗦嗦的,一場自勉。 先是想起小塵… 詳閱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二)青春的哀號

“Twenty-seven counting on the moon again, It’s proven that there’s nothing there. but me and my enchanting fence.” 趁著廿七歲生日,再聽盧凱彤的Twenty-seven,忍住不捨不忍她離世的心情。那是幾年前《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的電影主題曲。MV用航拍鏡頭,在陰沉天色之下,緩緩的在石屎森林建築之上滑過。小調的旋律,有點迷幻的回音,幾分頹靡的腔調,好像令人旋轉舞… 詳閱

年青人做乜睇唔開?(一)青春的問號

Adeline從港大畢業,在基督教機構工作兩年,薪金明顯過低,後因為人事、理想方向不同、時機等離開,現在找工作收到offer,薪金較為合理,不算很適合自己抱負,身旁湧來一堆要她為人生負責任的聲音,不知如何決定。 「上帝的供應」是甚麼呢,難道就是要忍受低人工,或是要努力找高人工的工作嗎?如何在現實的限制中,堅持找尋呼召呢? 想起一些流行樂隊的歌詞。 My l… 詳閱

中秋:惦記無法團圓的人們

在美國慶祝中秋,惦記親友,也惦記正在聖所庇護的移民⋯⋯ 剛開始Mission Year計劃不久,在費城的排屋與六個來自美國各洲的朋友住了兩星期,我終於成為了一個「少數族裔」,驚訝自己進入了全新的視角。發現自己從前自以為懂得與其他族裔共融的態度還是無法明白他們的心境,例如我其實並不想讓中國/香港文化大使成為別人第一個理解我的身份,但也同時發現很多類近… 詳閱

為街坊代禱的想像練習

「落土」小組早前辦了「落土重建社關大使」課程,作為成員之一,我也與一班弟兄姊妹一起洗樓探訪街坊。沿著暗黑偶有蟑螂的唐樓樓梯,走到八樓天台屋,應門的是一個包著頭的棕色膚色男子,長鬍子上展現闊大的笑容。他堅持找來椅子讓我們每個人坐下,圍在那狹小房間。四面都貼滿各種彩色海報紙,用來勉強防止漏水。他讓我們看他尋求庇護的文件,原來他來港是因… 詳閱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下) —— 去除標籤

一直好想知道,在現時侷促的世界,有沒有另類的社群社區共生的可能,可以突破資本主義社會人人自身難保的困境,並實現鄰里相愛的關係,而匠愛家園就是其中一個我好欣賞的實踐! (續上篇)電影《一念無明》上映後,更多人討論,能不能讓精神病人融入社區,而非隔絕在院舍。那麼,如果可以在一個小社區裡,與幾十個像戲中余文樂飾演的康復者,加上十幾廿個曾志… 詳閱

共生社區:匠愛家園(上)—— 軟弱的奇蹟

一直好想知道,在現時侷促的世界,有沒有另類的社群社區共生的可能,可以突破資本主義社會人人自身難保的困境,並實現鄰里相愛的關係,而匠愛家園就是其中一個我好欣賞的實踐! 清晨七時,一群人在操場圍著圈,有老有少,有的手持拐杖,有的戴著口罩,有的坐輪椅,都手牽著手。一頭夾雜棕色黑色的狗走到圈的中間,當大家唱完「讓讚美之泉流入每個人的心田」,…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