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停止那些虛無的見證吧

因為朋友的分享,我又想起了一件往事。 大概是中四五的時候,那時團契傳道人仍然擺很多心機在我們身上。 每逢長假期我們都會聚在一起做些諸如門訓或傳福音的事。 然後也有很多分享時間。 那是個下午,我像恍然大悟般講起人生曾經一段頗為黑暗的日子。 「我而家明點解嗰時神要令我嘅路咁曲折,因為佢知道我係一個好逞強嘅人,如果當時我成功左,咁我可能以後只… 詳閱

不容易的《如此我信》之一道問題兩種答案(二)

信仰之中,有一道問題我很喜歡問。 「上帝上帝,祢為什麼造人?」 我在書中曾問過老師(〈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CH.16)。 我問,並不因為覺得上帝明知人後來會墮落然後被痛苦折磨,為何仍要創造人如此殘忍。 我單純的,只是因為自懂事而來,從未曾因爲自己存在而感謝過上帝。 比起半死不活,或活於貧困之中,當然我為我能健康地活著而感恩,這實在不是一件… 詳閱

成人的沈默的溫柔

有時候,沈默就是一種溫柔。 那是某個如常下班的日子,同事聽完電話後,面色一沈,神情彷佛地離開,沒有如以往般與我們嘻鬧離去。 夜裡,我們輕輕送上訊息:如果你有需要,我們的耳朵隨時借你啊。 沒有回應。 第二天,同事仍是一臉死灰,後來更哭了起來。 我們說你好好休息,那些瑣碎事交給我們好了。 辦公室彌漫著一種沈重。 接近中午時分,同事們在閒聊,那位… 詳閱

我無法在教會中走下去的原因

和很多人不一樣, 我離開教會並不因為教會很糟糕,也不因為教會對我做過很差勁的事。 不是啊。 我在教會受到牧養、栽培、愛錫,每天都過著閃亮閃亮的生活。 即使在後來,我寫很多文章批判教會,也沒有太多的人對我惡言相向。 大家都很溫柔,尊重我的意見。 退一萬步來說,假使我對堂會有不滿意的地方,我想我首先會選擇留低,改變那些不好的地方。 我是這樣的人… 詳閱

不容易的《如此我信》之放下自己(一)

之前提過,傳道人說不如開個讀書會。 如此,事就成了。 選擇的書是〈如此我信〉(The Christian Faith),Colin E. Gunton寫的,由趙崇明、鄧紹光譯。 講真,本書好難,需要有一定的神學底子,加上各科的知識比如哲學還有科學,否則事倍功半。 幸好讀書會的同學來自五湖四海,有哲學系的畢業生、有神學生、有文科同學也有理科同學。 讀到不懂的地方,大家會互相背充資料。 … 詳閱

傾聽身體的聲音

如果人每日都發夢,而夢分為好或惡。 我想大概我每發一千個夢,我會遇上一個好夢。 是這樣的比率。 我常常記得發過的夢,有些朦朧一點,有些比較清晰。 「我成日發惡夢,唔係俾人追殺,就係我要同時間競賽要追某啲嘢,沿途會有好多敵人。一唔係就考試唔識做,或者好似琴晚咁,要上台唱歌,但唔記得哂歌詞……唱得好差。」 「咁代表你可能有好多壓力,因為夢係… 詳閱

會幫人打飛機但拒絕婚前性行為的大波妹──空手道 The Empty Hands

(微劇透,但看無妨。) 《空手道》是一套好電影,毋庸置疑,雖未到一生人必看電影之一(我期待有一日杜汶澤可以拍出),卻是一套有意思之作,玩味處處(但不是笑片)。比如這個英譯的戲名The Empty Hands──攤開雙手,其實我們都是一無所有的。 鄧麗欣在劇中脫胎換骨,我相信每個人都會如此評價。 杜汶澤愈來愈有魅力,而且願意讓把光芒留給主角,站在恰好的位置… 詳閱

你不快樂並不由於你的不知足,我們只是過於貧乏而已。

昨日和K去了吃蒸海鮮,一層吃完到另一層,鮮味留到最後成了一鍋粥。 關於食評,我不懂寫,只能寫出好吃與不好吃之分。 昨日那餐,非常好吃。 一直吃的時候忍不住微笑。(當然,對面坐著想見的人也是一大重點。) 「享受人生」這四隻字徘徊於腦海。 美好又殘酷的四隻字。 結帳的時候每人大概四百多元,加起來就八百多了。不算天價,但也是有一點昂貴。不過偶爾奢… 詳閱

沒有盼望才能令我更快樂

曾經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都活在痛苦之內。 與生活發生的實際事有關,又好像無關。 被名為痛苦的氣泡包圍,每呼吸一下都覺得撕心裂肺。 不努力忍著的話,眼淚就會奪眶而出。 很久以後,我才發現我之所以疼痛,是因為有著盼望。 盼望,Google譯作Hope。Hope通常我們又解作希望。 但盼望和希望,我認為他們只是長得像雙胞胎,卻並不一樣的。(只是我認為而已) 希望,… 詳閱

神愛世人──上帝的愛有沒有邊界?

(這是,需要深呼吸才敢發表的篇章啊。) 我們知道神愛世人,「愛」在基督教中擔任著極重要的角色。 甚至除了愛你所愛的人,我們更要學習愛仇敵。 Any objection? 該沒有吧。 沒有,那麼我們在做的是甚麼呢。 我們為什麼又會有這樣的行為呢。 (當下耶穌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 「愛」這個字可以延伸到有幾深,有幾闊? 我不想講「如…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