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唔返教會?又如何。

「佢地黎探我,都係想我返教會啫。」母親冷冷地道。我有點微慍,認為她不懂珍惜感恩,竟把別人的關心視為一種手段,為了要帶她返教會。「人地係真係關心你,你做咩咁講。況且,返教會都無咩唔好呀。」母親沒有出聲。我卻不自覺把這件事放在心裡。 那幾位姊妹一直很熱心,有空便會打電話關心母親,更親自來過我家探訪。母親返教會時,她們很高興,也熱情招待。… 詳閱

我們對上帝實行的可加可減制

如果你問我,信仰最感動我的是甚麼。大概是那一天,黃昏,斜陽映照我的臉,有一點刺眼,傳道人問我「其實你搞到自己咁忙,為左咩?」我張開口,腦卻短路了,平日的牙尖嘴利消失得無影無蹤。回家後,我大哭一場。從此,我認認真真去面對自己,也讓信仰切實介入我的生命。 你問嗰句說話有咩咁powerful?也許你可以去找找身邊那個忙到好似想逼死自己的某朋友,截停… 詳閱

〈基督徒是否被「愛」這個字,束縛得太多?〉

毋需做統計,我也知道每個人身邊梗有一個或以上怪人/難以相處之人在左近。這些人多數自我中心、說話尖酸刻薄、不顧他人感受、行為怪異、不真誠。有人說在生活中遇上這些人,還可以避之則吉,但在教會中,卻不能不相處容忍。或者神叫我們遇見,是為了學習彼此相愛的功課。說得動聽,但這樣的想法其實很不正確。我們都知道,基督徒的身分不只局限於教會,而是融… 詳閱

點解傳福音愈黎愈似跑數?

你有沒有發覺,近年同人「講耶穌」,難度益發增加?除了末日近,人心漸變冷淡;世代黑暗,愈加抗拒光以外,會不會,其實我們也是加添傳道困難的原因之一? 講到傳福音,腦內大概會浮現佈導會、短宣、街頭佈道……其中平信徒最常(自願或被逼)參與的必是街頭佈道。 講到街頭佈道,其實我好頭痛。作為一個會走在街上的人,我其實好難相信,當我走呀走呀被人… 詳閱

詩歌喺某D時候某D場景,有時仲難聽過粗口。

我知道我知道,大概有好些人一睇個標題已經粗口都想鬧埋出黎,呀,唔係,一睇標題就想鬧既應該係非常屬靈又好愛神的乖寶寶,唔會講粗口的。喺某D人心中,大概基督教/教會係神聖不可侵犯,連一丁點批評都不能容忍、少少負面思想都不可以存在。 但我們都知道,基督教/教會就是罪人聚集的地方,我們是因信稱義,不是真的義人,所以我們會犯錯,所以由我們組成的基… 詳閱

其實你,為何選擇沉默?

曾經聽過這樣的一個實驗:教授在黑板前放置幾個箱子,叫學生把紙團拋進箱中,拋進最多者便勝出。唯一的規則是學生不准離開座位。結果可想而知,前排的學生佔盡地利,輕易勝出,後排只能墊底。學生在鼓譟,紛紛說不公平太過份不能接受云云……教授發現,在抗議聲當中,前排學生異常安靜,只有一兩人加入表達不滿。 在爭取真普選的過程中,有支持者,有反… 詳閱

《香港基督徒好 Q 忙》

如果你問我為何總在深夜或凌晨發文,大概因為香港人生活比較忙碌,外加基督徒身份,於是忙上加忙,只剩下夜蘭人靜時比較能整理思緒。 今日我問一位姊妹「有無考慮浸禮呀」「未諗住呀,因為⋯⋯」一個人不浸禮有很多原因,不過她其中一項卻是「浸左之後,好似會多左好多事奉要做」請大家不要開耶X mode開始論斷我的姊妹,說她不愛主、不肯付出、不夠犧牲etc. 因為… 詳閱

我是基督徒,我要多謝雨傘運動。

不知道在9-12月這段期間,最常浮現於你腦海的經文會是甚麼。可會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 可會是「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抑或是「你們要行道,不要單單聽道,自己欺哄自己⋯⋯」於我而言,卻是耶穌復活後,問彼得的一道問題:「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腦海中,上帝一直一直不停… 詳閱

你,不要囚禁上帝。

對於信仰與我這個人的形成,我想,是無法分割的。我不敢大口氣講我在生活當中把上帝所有的真理完完全全的實踐了,但如果說我在生活當中時時考慮上帝的真理與教導,我想也不為過。可能我會做得不夠做得不好,但上帝在我的第一位,是無庸置疑的。或者因為這樣,我時時充滿掙扎與痛苦。 話說早前寫了一篇《耶穌一出世已經害死哂伯利恆入面兩歲內既男仔》,說是寫… 詳閱

耶穌一出世已經害死哂伯利恆入面兩歲內既男仔

提起耶穌出生,可能你會立刻想起聖母馬利亞、馬槽、三個從東方來的博士還有他們的三樣禮物,但很少人會話你知,那一年,伯利恆城並四境中所有兩歲以內的男孩全被殺清光,因為耶穌。 每到聖誕節,有時會令我好頭痛,因為例必要掛上笑臉報佳音、有很多聚餐、有好多佈道會。以前先知講福音是「你們要悔改!」,現在我們傳福音是「只要你信耶穌,你就可以得到XXXX…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