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人生這個寄居的階段到底有甚麼意義呢(二)

8月中的時候我問了這樣的一道問題。 既用上「寄居」,正是套用了基督教的概念:人類在世都是寄居的。 因而這道問題的框架是在基督教之下,並非純粹單問人生的意義。 關於人生的意義,沒有人擁有絕對的答案,因而你也可以擁抱所有答案:你喜歡怎樣便怎樣吧。 基督教卻相信人死後,遭審判會上天堂或落地獄。我們的終末是等主再來,主再來卻又不單因你的行為而決… 詳閱

好的東西就是經得起期待──打死不離三父女

(含劇透) 無法拋下期待,於是我想倒不如順應情緒坦然進場。 實在阿米爾罕在香港上映的電影從沒有叫人失望過。 從〈打死不離三兄弟〉到〈來自星星的PK〉都叫人拍案叫主,看得爽快過癮同時又帶來深思。 這一次也不例外。 原來,好的東西就是經得起期待。 電影由真人真事改編,講述印度前摔跤選手瑪哈維雖然贏得全國冠軍,但因生計問題,終放棄了運動員的生涯。… 詳閱

人生這個「寄居」的階段到底有甚麼意義呢

自開始思考以來,「人生的意義」這個課題就未曾離開過我。 預科的時候興致勃勃地閱讀殷海光《人生的意義》,以為會覓得答案,結果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那只是中文版的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叫我大失所望。 二十幾年,我充其量只能領會,或者活著本身就是意義。活著,我們每一天都能有新的感受,每一天都有新的體會。 但那畢竟無法安撫我躁動的靈魂。 人為甚… 詳閱

出貓的人其實都很悲哀——出貓特攻隊(Bad Genius)

關於出貓,每個學生回憶中總有這麼一塊拼圖。 就算你從沒有出貓,你也會至少遇過一個出貓的同學。 出貓,多數會聯想起愚蠢的同學想要漂亮的分數於是他偷看同學答案,他利用各種工具偷藏答案。你很少會想,高材生出貓。 在考試制度中,誰都想拿高分,沒有人平白無事會將高分相讓。是的,除非那成了一門生意。 電影《出貓特攻隊(Bad Genius)》正是講這樣一回事,… 詳閱

沒有戰爭場面的戰爭片《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

(微劇透) 昨天和同事們去了打人生第一次war game,然後今天去了看《Dunkirk》,感受更深。當然,war game與真正的戰爭不可同日而語,正因如此,更能體會戰爭帶來的恐懼與痛苦。 看過《Dunkirk》的人都知道,內裡並無血肉模糊,子彈橫飛的場面。相反,整場電影都置身於明媚的陽光海灘之中。天空萬里無雲,一大片明朗的藍色與隨時將至的死亡形成強烈的對比。 這並不是一… 詳閱

一個巴基斯坦男人和一個美國女人的戀愛故事 ———《情人眼裡巴基斯》The Big Sick

(微劇透,電影將於9月上映。) 朋友贈我兩張優先場戲票:關於一個巴基斯坦男人和一個美國女人的戀愛故事。 生活很吃力,因此呈現更需要輕鬆。 喜歡這套電影,喜歡導演用輕描淡寫的方式表達沈重的事情。 「這杯酒真不錯。」男主角說。 「因為這酒是XXX,有著XXX。」女主角回答。(抱歉,實在想不起XXX是甚麼。) 「你對酒認識真多!」 「對呀!有段日子我很不開心,剛離… 詳閱

我大概有潔癖

我大概有潔癖。 當然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野孩子,可以除鞋周圍跑,並且東西亂得東歪西倒,髒的地方只要我不會碰到我可以任由它繼續鋪上灰塵。 但我想自己實在有潔癖,精神上的。 關於香港01。 我時時被它困擾。 說真的,它的副刊、專題、訪問質素之高,縱使不居第一,也不遠矣。 一兩年前我曾share過香港01,關於一篇王牧師為弟兄姊妹主持離婚典禮的訪問。直至… 詳閱

記得要活得像個人

香港的腐爛,你和我都是協助者。 不要試圖置身事外。 K說我很喜歡用「一步一腳印」這過氣的片語。 我坦然承認。 沒有法子。 今天就是由無數個昨日堆砌而來; 現在的你就是由過去行走而至。 香港不是突然變成今天的香港。 我們一直在創造她。 都是「一步一腳印」的事。 香港的腐爛, 實在是由我們醞釀而成。 我就業的機構今天舉行了個分享聚會,機構相當大,保守估… 詳閱

沒有返教會的第421天

我仍然在基督教信仰之中「陰魂不散」。 話說與John Chan合著的〈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我唔係想hard sell啊)請了活石堂的堂主任王少勇牧師寫序,我必須講當我收到序時倒抽了一口涼氣,因為他其中一段如此寫到: 對Charis,其實她的「離教」,並非真的背棄信仰,而只是暫時離開堂會,或者是離開一個建制的基督教。她沒有離開上帝。但作為牧師的我反而想說:如… 詳閱

〈每個基督徒也該《循規踰矩》(完結篇)──摯愛VS天國〉

來到悅讀報告的最後一篇,這是譯者屏采的原創故事〈背向天國的犧牲〉。 故事講述一對熱心愛主的姊弟,終身委身事奉,然而在審判之日,能進入天國的只有姊姊,弟弟卻落空了。 姊姊再次回看她身後的弟弟,輕聲說道:「如果我連至親的弟弟也棄之不顧,怎能算是為主犧牲呢?若是天國要叫我們兩姊弟永恆地分開,我情願不進天國!」 最後姊姊選擇追隨弟弟,捨棄天國… 詳閱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