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在2019年之前,耶穌的死亡和救贖從未感動過我。

有時,我都會覺得自己好奇怪。 當初信耶穌,因為上帝竟然能無條件愛我而大受感動,對於我這個一直不得不付出才能獲得愛和看重的人來說這是件無比震撼和釋放的事情。 後來返教會,在每個領聖餐和復活節或周會思考上帝的死亡和救贖時,眼見身邊有弟兄姊妹被受感動甚至流出眼淚,我一直都很困惑。 因為我對這件事一直無感。 於是只能不斷思考我到底哪裡有毛病。 … 詳閱

網民留言:上主只在保險有包的地方出席

如果將來需要整理香港教會如何參與2019年香港的抗爭,我覺得絕對要把這份通告納入當中。(credits to 基督教警訊上載此通告) 她完全展示了教會和社會完美切割的典範。 因為保險不包,所以不要安排工作和活動在示威區,甚至你這個人也不要出現在示威區(不,你可以出現,但不要用工作理由就可以了)。 為什麼?為了保障你的安全和信徒安全? (朋友:保險本來就不包… 詳閱

教會,你還要明哲保身到幾時呢?

香港的教會,多到好似7–11般,梗有一間在左近。 照道理,如此龐大的組織,人又那麼多,可以動員的力量、做到的事該很大,偏偏香港的教會常常隱沒在香港各大事之中(除卻反同),似在非在,身影模糊。 讀過歷史都知道,宗教力量不容小覷。 大概習大大也知道,所以才不停打壓宗教。 可是在我短短的28年生命當中,我從來感受不到香港教會是有實際力量的。 她總是那… 詳閱

你要做一個讓人喜歡的人還是寧願受傷也堅持做自己,即使那確實有點奇怪?

她笑笑,說自己是個奇怪的人。 「一般人甚至我啲同事都會覺得,醫生就係救急扶危嘅工作,只要我哋拼盡努力,病人就會有一線生機。但我唔係咁覺得,雖然係醫生,但我唔認為自己係萬能或者可以掌控生死。冷血啲講句,要死嘅人點都唔會救得返。」 她緩緩地分享,曾經有個女人,是個普通的家庭主婦,被發現患上了腦癌,不幸中的大幸是那是良性腫瘤,入住醫院做手… 詳閱

在你埋怨上天「好人無好報,壞人無惡報」之先,你好好賞善罰惡過了嗎?

最近社會的情況,想必令你咬牙切齒了很多次吧。 也許你已無數次地問為何總是善良的人受苦多。 為什麼藍絲打人有差人護航,而被打者卻由原告變成了被告? 為什麼CCTVB一直報導虛假的新聞,這個大台還是霸佔了絕大多數人家中的電視機? 為什麼白衫發狂督察追打著甚麼都沒有做的16歲青年致其險墮樓還打了議員一棍,到最後卻能安然離開? 很多為什麼,而終於你忍不住… 詳閱

神只是提問者 — — 《孤單又燦爛的神 — 鬼怪》

對於韓劇的觀感是:中女的AV/FF劇、沒有深度、為愛情總是死去活來、必定充斥住無限淚水(男男女女如是)、不是有人死就是有人Cancer,務求煽情到最後榨乾你的眼淚…… 看美劇是有內涵的人,睇韓劇則是庸俗的港女。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有了這樣的印象。 第一套完整觀看的韓劇是2014年播出的〈來自星星的你〉,當年紅了個都教授,不少人還走去剪那個遮眉齊蔭的髮… 詳閱

寫給未來的自己

剛開始閱讀這期的Breakazine,適逢十周年(和Marvel一樣啊),本期多贈一本〈你的留白小冊〉,內裡有個練習,讓你與未來的自己會面。 掃描一個QR code,會有把聲音引導你進入這個想像。 一般來說,我也不太喜歡靜觀或這些類似催眠的東東,因為會讓我坐立不安。我發現了,自己大概是個拒絕安靜的人,很嚴重的那一種。 我的靜必須建基於某種動上面,比如想要停止思考的… 詳閱

存在的意義 — —《迷失藝術》

廿歲出頭時,我第一次聽這首歌,傳入耳中的是:「你說不想再走下去 試過想一覺死去……人是痛苦的……」 我聽歌是先聽旋律,後再留意歌詞的。 一首詞填得再好,旋律如果是災難都會讓人難受,還不如去欣賞詩更好。 可是一首曲再好聽,若沒有相配的詞,就像沒有靈魂的美女,庸俗而無法置於心頭。 而這首歌,是我聽過後會想要回頭找詞了解更多的一首歌。 人生很長… 詳閱

畫給想要釋放的人 — — 〈我的媽媽是宗教狂熱信徒〉

畫風雖不華麗,甚至有點生硬,筆觸亦見生澀,人物表情卻異常到位。 這是作者的自傳漫畫,可說是真人真事。 按照內容,作者媽媽信奉的大概是類似耶和華見證人的宗教。 畫家透過畫出小時候日常的片段,告訴我們這宗教如何影響著她生命,或曰如何扭曲了她的人生。 雖然我的讀者當中該不會有耶和華見證人的信徒,但任何有宗教背景的人,相信看這本漫畫時都會有或多… 詳閱

夾縫中的信徒

最近去了朋友主持有關信仰的網台做嘉賓,席間其中一位主持問道:「你覺得自己仲信唔信神/係咪基督徒?」忍不住無意識地深嘆了一口氣,主持get到,立刻稍稍改了個問法,他知道對於我來說,那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也明白目前的我無法給予一個清晰的答案。 我還是嘗試回答:「我覺得而家嘅我處於一種模糊嘅狀態,我講唔出我信/我係,因為我的確有唔信/唔係… 詳閱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