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羅抜李將軍對我們有什麼教訓?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在今年八月份維珍尼亞州發生了白人至上團體反對移除羅抜李將軍的塑像之後,羅抜李的歷史地位和基督徒身份便成為了爭論的焦點,在基督教圈子中有一些領袖和名作家對羅抜李將軍推崇備至,如愛家協會的創辦人詹姆斯‧多森(James Dobson)和【末世迷蹤】的作者蒂姆‧拉耶(Tim LaHaye)。 到底羅抜李是何許人也?雖然在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羅抜李率領… 詳閱

中國式思維是隨機應變嗎?論梁燕城的曲線更新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上個月梁燕城博士在其主持的節目【文化更新】中,提出了如何去了解中國式思維,他指出:西方人的思維是繼承了希臘邏輯的直線思維,是有板有眼、有條有理的,在他們眼中,數理邏輯是永恆不變的,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將這種思維放在政治和行政上,便變成了有系統的法治,而西方人認為這套價值觀是真理。但中國人的思維模式卻是非線性的,… 詳閱

為什麼有些基督徒會後知後覺,有些則先知先覺呢?論新教工作倫理、加爾文主義、種族主義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最近筆者任教的阿蘇撒太平洋大學邀請了一名南非的黑人牧師來參觀校園,他的名字是紐奧‧亨利(Neil Henry)。在接待晚宴上,亨利牧師分享了他的個人故事,他的個人歷史與南非由種族隔離過渡到平等社會這歷程緊緊地扣在一起。聽到他和他的黑人朋友怎樣被白人虐待時,我不禁心酸。在問答環節上,我提出這個問題:「到底南非的白人基督徒用什麼… 詳閱

聖經擁有一切問題的答案嗎?論非法移民問題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沒有任何人是非法的!」 前一陣子德州州長簽署了針對「庇護城市」(sanctuary cities)的禁令,在庇護城市非法移民受到保護,警方不能要求人表明是否具有合法居留的身份。但根據新禁令,現在警方可以這樣做,如果當地警察同情非法入者而不與聯邦政府合作,警察也可以被送進監獄。上週四,德州聖安東尼奧市起訴州政府,企圖否決這新禁令,反… 詳閱

因應處境:由羅馬書十三章說到貝葉斯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反政府就是反抗神? 每逢暑期,在接近六四、七一這些日子的時候,筆者心中總是忐忑不安。 在二零一三年港福堂主任牧師吳宗文引用羅馬書第十三章,呼籲信徒「要順服執政掌權者,原因是政府所代表的管治和秩序是神所肯定的。」羅馬書第十三章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 詳閱

難為正邪定分界!聶斯托良的千古奇寃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西風壓倒東風 現在我們所認識的基督教派其實是相當狹窄的,一直以來,中國人認為基督教是西方的宗教,這也難怪,因為天主教的總部是羅馬梵蒂岡,宗教改革之後,好像雨後春筍的抗羅宗教派起源自今天的德國,而聖公會在英國創立更不在話下。 事實上,基督教在羅馬帝國統治期間誕生和蓬勃起來,羅馬的版圖沿著地中海而橫跨歐、亞、非三大洲… 詳閱

聖經傳統歧視女性嗎?保羅化腐朽為神奇

余創豪chonghoyu@gmail.com 不久之前,著名作家格拉德韋爾(Malcolm Gladwell)接受一間加拿大電視台訪問,在節目中他表達了自己對美國總統選舉結果的看法。格拉德韋爾認為許多賽後分析太複雜了,希拉莉失敗的主要原因可能很簡單:她是一個女人,許多美國人不能接受進取型和雄心萬丈的女人,他們仍然擁抱傳統價值,覺得女人應該是溫柔和女性化的。社會學家朱克曼(Phil Zucke… 詳閱

人死後靈魂會上天堂嗎?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我信身體復活 根據現代教會的流行說法,基督徒在死後靈魂便會離開身體,然後去到天堂。但英國新約學者萊特 (N. T. Wright)卻認為,我們死亡時並不會去一個叫天堂的地方。【舊約】沒有提到死後人的意識繼續存在,而【新約】則強調身體復活。萊特指出,身體死亡後就好像睡眠一樣,當耶穌再來時,身體才會復活,新耶路撒冷降臨到地上,神必與… 詳閱

讓耶穌是耶穌,讓保羅是保羅:我們有需要令聖經一致嗎?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黃國棟醫生曾經多次勸告人們「不要想做就去做,聖經為我服務」。可悲的是,在教會歷史中不同教派經常把聖經的某些部分當作中心教義,然後譴責持異見者。在這篇文章中,我會討論耶穌的天國神學與保羅的稱義神學之間的爭論。先此聲明:我不是聖經學者,這篇文章只是我個人的反思,而不是一篇嚴謹的研究論文,我可能是錯的,甚至大很可能是… 詳閱

為什麼基督徒和共和黨不大重視環保?特朗普是世俗版的羅文彪和蕭律栢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最近中國大陸再度受到霧霾困擾,受影響地區廣達一百萬平方公里,佔全國土地面積九分之一。雖然當局先後發出兩次紅色預警,並且要求工廠暫停生產,從而減少空氣汚染,但是在12月25日,亦即是第二次紅色預警結束三天之後,北京空氣質素仍未好轉,無奈地,中國人民渡過了一個灰色的聖誕節。 這情況令我聯想起1952年的倫敦霧霾,當時倫敦的空氣…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