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政治撕裂基督徒群體的悲劇:約翰‧衛斯理和美國革命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美國立國已經有二百多年,喬治‧華盛頓、托馬斯‧杰斐遜、詹姆斯‧麥迪遜等開國元勳的歷史地位亦已經一面倒地受到肯定,但曾幾何時,英國屬靈偉人、循道衛理公會創始人約翰‧衛斯理卻認為華盛頓等人是亂臣賊子,是分裂國家的民族罪人,是打著自由旗號去扼殺自由的偽君子;反過來說, 衛斯理被視為建制派、保皇黨,是阻礙歷史巨輪前進的反… 詳閱

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美國福音派的種族主義和性別主義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兩個星期前筆者發表了【特朗普和傳統家庭價值】一文,之後一位香港讀者問我是否以極端例子來誇大美國福音派的陰暗面,若果我所說屬實,那麼美國福音派便好像是假仁假義。 我想在此澄清,我並不認為那些福音派人士是假冒為善,相反,我相信他們的信仰是真誠的,他們的表現並不是出於邪惡的動機。但正如我在其他文章裏面提及,人人都有盲點… 詳閱

特朗普和傳統家庭價值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先此聲明,這篇文章是討論美國福音派的情況,而不是香港福音派,請香港讀者不要誤會筆者是指桑罵槐、含沙射影。 許多美國福音派人士支持特朗普的原因之一,是認為他可以幫助美國重整道德秩序和恢復傳統家庭價值。很多人對此大惑不解,可是,如果仔細分析美國福音派的道德觀和價值觀,這便不難理解。根據許多美國福音派人士所說,在20世紀5… 詳閱

由在齋戒月偷食說到多元化社會的包容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我一邊戰戰兢兢地望著門口,一邊狼吞虎嚥,若果有警察到來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到底我吞嚥什麼,會令自己如此害怕執法人員呢?我吃迷幻藥或其它非法毒品嗎?當然不是! 一星期前我到文萊旅遊,文萊是伊斯蘭國家,剛巧我抵達的日子是伊斯蘭齋戒月,根據他們的宗教律例,在齋戒月期間人們不可以在公開場所飲食,你頂多只能夠到餐… 詳閱

瑕不掩瑜的葛培理牧師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受人愛戴的葛培理牧師在個多月前(2018.2.21)跑完了一生當跑的路,打勝了無數次美好的仗,現在於天上領取永恆的冠冕。不過,葛培理牧師是一位佈道家,而不是一位學者,故此他的許多主張和行動是有討論空間的。 對共產主義採取鷹派路線 在國際事務上葛培理採取強硬的鷹派路線。1939年納粹德國入侵波蘭之後,葛培理主張美國應該參與歐洲的戰爭… 詳閱

馬丁路德金牧師與伯明翰八君子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前幾天是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牧師逝世的五十週年,1968年4月4日馬丁路德金牧師在田納西州孟菲斯市的一間旅館中被行刺身亡。 最近已經有無數演講和文章討論馬丁路德金牧師對世界的貢獻,在這篇文章筆者將會討論民權運動的一段小插曲,那就是「伯明翰八君子」(Birmingham Eight),我相信許多讀者對這事件和這些人物都感到陌生,如果你在Go… 詳閱

福音派教會是否開倒車?如果查理士‧芬尼仍然活著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筆者曾經在其他文章中提及,自己對福音派領袖感到極之失望,一位在一所保守教會聚會的信徒甚至對我說,他不想自己和「福音派」這名字掛鉤。環顧四周的現況,現在大多數福音派領袖和信徒的理念實在令人感到難堪和尷尬,例如教會彌漫反智氣氛,容不下不同見解,漠視現代科學發現;盲目地支持共和黨的鷹派外事政策;死心塌地去支持人格卑劣… 詳閱

「為生命而遊行」和紀念亞美尼亞大屠殺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今天是一個重要的日子,留意新聞的讀者都會知道,在3月24日美國各大城市都有大規模的示威,其口號是「為生命而遊行」(March for Life),目的是抗議寬鬆的槍管法助長了槍械暴力的案件。 但在今天洛杉磯還有另一個重要的集會,那就是紀念亞美尼亞大屠殺的研討會、美術展覽和音樂會,這活動由格倫代爾第一浸信會(First Baptist Church of Glendale)和阿… 詳閱

耶穌既不是資本主義者,也不是社會主義者!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保守派基督徒常常強調美國是以清教徒倫理立國,可惜,自1960年代開始,美國道德水準一直走下坡,這種論述是基於兩點:第一,1960年代出現了嬉皮士運動、性解放運動,導致了毒品氾濫和性濫交,1963年最高法院禁止在公立學校禱告,1973年墮胎合法化……。不過,在同一年代亦有弱勢社群爭取權益的民權運動和婦解運動,我在其他文章已經討論過這一… 詳閱

永無休止的校園槍擊案:上帝要求我們做什麼?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筆者年少時曾經觀賞過一齣十分有趣的無線劇集,在片集中一名信奉天主教的婦人重複地犯同樣的罪,跟著重複地向神父告解,有一次那位婦人哭著說:「我恐怕天主和聖母已經忘記了我!」那位神父不耐煩地站起來說:「我恐怕是你忘記了天主和聖母!」每當苦難發生時,基督徒的即時反應是:「上帝在那裏?祂是否忘記了我們?」或許,我們應該反… 詳閱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