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匯聚

 

五十年前在外太空的平安夜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在美國,每逢到了聖誕佳節,某些敏感話題便會再度被掀起,例如政教分離。美國公民自由聯盟和其他無神論組織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指控基督教的機會,若果有公共機構作出任何疑似宗教性的活動,他們都會本著政教分離的原則而提出控訴,這一年這個戰線甚至延伸到外太空。 今年的平安夜是美國太空船阿波羅8號進入月球軌道50週年紀念日,1968年12月24… 詳閱

寫於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53週年:有需要召梵三會議嗎?

余創豪chonghoyu@gmail.com   最近傳媒報道關於天主教會的消息都是比較負面的,焦點都是天主教的性醜聞,例如在上個月,六名男子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地方法院對天主教會提起訴訟,聲稱他們在童年時期受到天主教神職人員的性虐待。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年12月8日,亦即是筆者撰寫這篇文章的同一日,是天主教會結束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的53週年紀念。該大公會議於19… 詳閱

梵蒂岡的福音夢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最近中國教會發生了兩件大事,第一就是自本年2月以來在全國各地不少基督敎的家庭教會被打壓;第二就是梵蒂岡對此不但三緘其口,而且在本年9月22日,梵蒂岡與中國就任命主教達成臨時協議,教宗承認中國七位「自聖自選」的主教,10月3日,天主教「世界主教大會」第15次會議在梵蒂岡開幕,教宗方濟各在開幕儀式上向兩名中國主教表示熱烈歡迎,… 詳閱

對克雷格辯解「刑罰替代論」的回應:上帝是否好像疏忽大意的藥劑師、咖啡店東主、酒吧老闆?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上個星期,基督教神哲界的泰山北斗威廉‧萊恩‧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博士蒞臨敝校阿蘇薩太平洋大學(Azusa Pacific University),進行了兩場精彩的演講,題目分別是【基督的刑罰替代是否不一致?】和【基督的刑罰替代是否不公正?】。克雷格博士著作等身,他的所有神學理論都是經過嚴謹推敲,我的見解當然是相形見拙,坦言之,這篇短文並不是… 詳閱

特朗普沒有危害道德?回應林修榮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2016年大選前,林修榮與梁燕城博士舉行了一場研討會,題目是【美國何去何從】,兩者的立場都是反希拉莉和支持特朗普。之後,筆者撰寫了【福音派的迷思:特朗普是傳統道德的守護天使嗎?】一文作為回應。最近林修榮發給我電郵,以【盡情迷思,莫派帽子】一文反駁我的說法,我在電郵中只是簡短地回覆,不過,後來林修榮在他的網站中公開了我… 詳閱

到若望保祿二世的故鄕一遊有感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復和與妥協只是一綫之差,擇善而固執與冥頑不靈的界限有時亦顯得模糊。 最近內子和筆者瀏覽了波蘭,説波蘭是一個多難多災的國家,實不為過,一九三九年納粹德國與共產蘇聯瓜分了波蘭,但一九四一年納粹德國發動巴巴路沙行動去突襲蘇聯,於是希特拉和史太林反目成仇,蘇聯加入了反法西斯的同盟國,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蘇聯「解放」了包括… 詳閱

所見所聞是否學術研究?淺評邢福增與梁燕城之爭論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邢梁之辯 最近,因著對中國教會現況抱著不同的見解,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和加拿大文化更新研究中心院長梁燕城展開了激烈的爭論。坦白說,筆者對中國教會所知甚少,我完全沒有資格去評論兩者的內容。不過,筆者的研究課題之一和在大學教授的課程之一是研究方法,也許我可以就著兩人討論的學術方法提供一點愚見。 邢福增質問… 詳閱

政治撕裂基督徒群體的悲劇:約翰‧衛斯理和美國革命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美國立國已經有二百多年,喬治‧華盛頓、托馬斯‧杰斐遜、詹姆斯‧麥迪遜等開國元勳的歷史地位亦已經一面倒地受到肯定,但曾幾何時,英國屬靈偉人、循道衛理公會創始人約翰‧衛斯理卻認為華盛頓等人是亂臣賊子,是分裂國家的民族罪人,是打著自由旗號去扼殺自由的偽君子;反過來說, 衛斯理被視為建制派、保皇黨,是阻礙歷史巨輪前進的反… 詳閱

不知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美國福音派的種族主義和性別主義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兩個星期前筆者發表了【特朗普和傳統家庭價值】一文,之後一位香港讀者問我是否以極端例子來誇大美國福音派的陰暗面,若果我所說屬實,那麼美國福音派便好像是假仁假義。 我想在此澄清,我並不認為那些福音派人士是假冒為善,相反,我相信他們的信仰是真誠的,他們的表現並不是出於邪惡的動機。但正如我在其他文章裏面提及,人人都有盲點… 詳閱

特朗普和傳統家庭價值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先此聲明,這篇文章是討論美國福音派的情況,而不是香港福音派,請香港讀者不要誤會筆者是指桑罵槐、含沙射影。 許多美國福音派人士支持特朗普的原因之一,是認為他可以幫助美國重整道德秩序和恢復傳統家庭價值。很多人對此大惑不解,可是,如果仔細分析美國福音派的道德觀和價值觀,這便不難理解。根據許多美國福音派人士所說,在20世紀5… 詳閱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