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ina YM Chan

基督徒。只想用生命的時間,靜靜地遊走於天地之間,看看世界風景、以筆觸和鏡頭為自然世界發點聲、以藝術關懷啟發人的心靈。

I am the artisan of creation care

原刊於香港基督徒畢業生團契,2016年12月8日

天國價值,是貫穿整本聖經,由舊約至新約,都是說著同一個價值觀——圓滿!上帝原初的創造心意,是讓人享受祂一切的創造,人人平等,人與大地得圓滿。

在另一面廂,海外基督徒保育團體A Rocha,他們以Creation care關愛受造世界作為推動信徒保育事工的slogan。

我在神學訓練期間認識A Rocha,經過反覆的思考,我認為天國的價值就是Creation Care,就是要我們去關愛受造世界,包括大地上的一切生命,關愛弱勢社群、關愛動物與環境,這些都是信徒的責任。

當我願意相信天國的價值就是要我們去關愛受造世界時,我發現信徒應該是很忙的!

「天國價值」最基本的準則是讓人和大地得圓滿。可惜,要讓人和大地得圓滿是多麼遙不可及的事。所以要做的事應該有很多很多,當然可以按個人的興趣去落實「天國價值」的方向。

我一直的興趣是做自然保育工作,其中我最關心的環境問題就是氣候變化,我相信這絕對是信徒的責任。近日我和神學院的老師討論這問題,他也問我如何連繫氣候變化與天國價值。

由十九世紀中開始,歐美因為工業化關係,需要尋找原材料及開拓海外市場,自此大量使用化石燃料。所有數據皆顯示自十九世紀中期開始,溫室氣體排放量是與工業化進程一齊增長。

二戰後,歐美將資本主義,在世界每一角落插旗。各國各大公司的跑數文化,將消費主義推向極致,不斷地生產、不斷地追求銷售數字的增長,結果就是生產過剩。無數生產商為求利益,不理碳排放、不理大地上有幾多生命受到逼害,只為賺到盡!

人的貪婪在資本主義下,可以發揮至極致。若果放天國的價值在這個資本主義世界下,那些地上既得利益者又怎會睬你?叫他們做到人人平等、人人生命得圓滿,就是要將他們已得的利益攤分出去?比駱駝穿過針眼還要難!

人類的貪婪,更使人和大地上一切的生物受著壓迫,人可以將大自然中的一切成為商品,動物、植物皆可用來買賣。有些人更為了滿足一己的私慾,可以獵殺動物滿足自己守獵的心態。

近幾年我時常在思考,若果上帝沒有創造人類,這世界的動植物必定生長蓬勃又眾多,完全不會受壓迫,就是因為有人!有了人類的貪婪,環境、動物、植物才受到壓迫!所以要處理環境問題,必定要處理人心的問題!

我可以想像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是圓滿的,就如同一張白紙,並未畫任何顏色的。但當人成長時,會受到世界上各樣的壓迫,如金錢、慾望、社會價值觀、傳統思想、家庭背景、成長環境等,這些壓迫讓人的生命被捆鎖,不能達致圓滿的狀態。

自從進修神學、認識creation care、離開全職工作的comfort zone,我對「生命」有了全新的看法—簡單來講,我愛上了「人」!

有一類「人」,我近來看見他們時,心中無名地泛起好強烈的感覺,這類「人」就是我的學生。

從前我很討厭教育,縱然我是在一所教育局的自然教育中心工作,但卻是一位教師,不是作我想做的自然保育工作,我很不情願承認自己是教師的身分。

因著很多的原因我離開了,其中一個原因是學生的質素及程度每況越下。

但這份情意結,卻將我重新聯繫教育,一年後我重返教育界,在一所大專兼職教授通識。這個回轉原本是為了生活,但佔領運動和在大專教育的特色,讓我愛上教育,而且是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我看見學生們每一張臉時,我都好想去接觸,他們每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除了家庭成長的環境,更讓我著緊是香港教育制度使他們成為了失敗者,他們不懂玩這個遊戲,或者他們天賦的才能根本就沒有被發掘,卻因為社會價值觀建立他們只知讀書考試、讀好書才找到好工、才可買樓!

試問教育應是這樣嗎?教育是培育一個人,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只有讀書才能出人頭地,改善生活,但廿一世紀互聯網資訊發達,教育要變,不是傳授知識這麼簡單。我為香港的教育制度而氣憤!

原本年青美好多姿多彩的生命,卻也是破碎的心靈,我盼望去接觸這些的心靈。

除了學生外,我發現自己愛上了「人」,更有長者、幼兒、婦女,總之是任何人,我都在乎他們是否活得圓滿、享受生命!所以這篇文章我以”I am the artisan of creation care”為名,因為自從我進深認識自己的信仰,搞清楚天國的價值是讓人和大地得圓滿,就是要關愛受造世界(creation care)。當我願意相信天國價值時,關心一切由上帝所創造的生命時,我就是這個天國價值觀的工匠了!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