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The art of prayer,究竟祈禱是什麼?

前言:太多人,不是在信緊一個又真又活的上帝,而係攬住一套迀腐的守則。

昨晚去了一個在大圍的宣教祈禱會,仍然是不可救藥的感慨良多,如下:

許多人,做了幾十年牧師,完全不知道祈禱是什麼? 上帝不需要我們口若懸河去更新我們的status , 祂早就知道了!

We need to be a sensitive person, be in touch with our inner world, our fear, our pride, our longings before we can really pray in His presence.

倘若將禱告放在顯微鏡下,每一次的祈告均是依靠與順服之操練,我們是可以如吃飽奶的嬰孩,恬靜安然的存在於母親(天父)的懷抱中,耶和華深愛我們之列祖(申命記十15),亦深愛我們(申命記七7),此深愛,其原文之字根就是創世記三16之戀慕!如果上帝是如斯痴情,瞓身地愛我們,為什麼我們仍要病態的喋喋不休?可參考詩篇廿三篇5節、提後二章13節。

容許我舉一個手術檯上的例子,上帝是微創專家,太多人之祈禱啟動程式(approach)彷彿就是那個憂心忡忡的病人兼三流畫家,你呈給醫生的自畫像,畫公仔畫埋腸,及腸內之穢物,utterly foolish, totally unnecessary….

許多人的祈禱生活,是自設心理陷阱之重覆,不斷透過喋喋不休,去肯定自己及週圍的人:我在做緊好有意義的事!退一萬步而言,如果你看重的東西,在上帝面前真的有永恆價值的話,祂不用你提醒呀!延申閱讀是路加福音十一章4-8節的朋友午夜借餅的譬喻,我們可以沿著shameless audacity(NIV)之進路,因為上帝守約施恩,佢唔衰得!

在主耶穌所處的猶太社會,那些文士、法利賽人,以致群眾就係祈得太多禱,一日最少三次,誤以為緊遵其格式規條就掂哂,道理完全不應是那回事!

從明天,下一刻開始,祈禱於我不再是其悶無比之emotional manipulation,而是:依靠、順服、安然在他懷中…….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