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由示威無間道論到反東北的聖經聯想

Bilibala 又在面書上和友人針鋒相對,今次和一當差的朋友討論日前反東北示威遇上無間道這則新聞,由對無間道的立場講到警權和警察的夾心角色,再由差人叔叔 bilibala 到反東北發展的理據,由此聯想聖經以及香港教會在社會的責任等等….唔講咁多,自己讀落去啦.

新聞短打│保安局曾否認警員混入群眾

Fig: I know the police officer (a senior inspector in fact) who was assaulted, he’s a nice man and doesn’t deserved to be assaulted. Actually no one deserves to be assaulted when trying to help a guy who is lying on the ground. That’s all I’m gonna to say, if we let politics blind our eyes to what is right and wrong with basic humanity (not even at the Christian standard), then it’s very wrong….

Bilibala:瓜田梨下,你那位同事如果是執行任務而被誤會,只怕有理說不清. 等調查結果,我會選揀去相信它的報告.

我明白警察在維持秩序,夾在中間左右做人難,在衝突中就算冇損傷也勁辛苦同大壓力. 我同樣理解東北居民的訴求,以及當中夾雜少為whatever reasons 而攪事的人.

說到被政治利用是超錯?是說所有指罵(誤會)警察有便衣扮示威之人嗎?
若這邏輯對,假如政府利用警察維持治安去達其政治目的而不理民意不顧法理程序,那么警察不也是更被政治利用,更錯?

我仍相信警察是政治中位,只為維持治安,我也相信東北訴求的主線是有理而政府(就算發展有理)是要聆聽訴求. 可憐是過程中,有不幸者(像你同事?像村民)成了犧牲品.
大部份人都唔想.

Fig: I think the question is, if person A lies on the ground, person B goes to check if A is okay and tried to help him up, then A kicked B over, what is right? I’m just saying with all the right and wrong reasons behind, you can’t say kicking another person is right because he/she is a police officer. If so, the kick me all over as u all like…if u feel taking out your frustrations out on front line officers are right.

我諗我地講緊兩個好唔同既問題(or 同一事件下兩個唔同既焦點) which is ok.

先回應你既焦點:
a. 同意你話當A and B發生肢體碰撞,一方(白衣)唔應踢另一方(灰衣),更何況是灰衣似乎是想扶他起來.
b. 同意你唔應因灰衣係警員就等於可以踢佢. 踢完仲可以話佢錯,仲錯晒
c. 我亦同意你最早comment(在這一焦點下)話不該指罵任何一方

但我有幾點保留是
a. 踢腳時唔見得白衣男一開始知道灰衣男是警察,他是在掙扎時不斷踢抓. 所以,不能說因灰衣男是警察,好我伸腳佢
b. 示威衝突你推我撞係正常,我認唔認同係另一回事
c. 倒地後灰衣男在袋中拿出pass證明是警察然後執行任務

我相信眾人焦點唔係這碰撞誰是誰非(當然,東北村民事後已重申,明日只圍不衝的立場. 有冇其他人衝係另一回事. 我個人支持和平抗爭,亦唔希望因政治立場分歧而警民衝突)

眾 人焦點是警方話冇便衣警,也實際有便衣警,而便衣警又冇一開始表明身份(forgive me, i dunno the rule, 睇tvb係唔洗但新聞話現實係要), 甚至有人見到”他們”帶頭衝(冇証據,當吹水,我亦選揀唔信). 因此眾人質疑警方誠信,又憺心日後示威會有類似事件發生,我認為這些疑慮係合理.

另一方面,我亦有朋友參加示威,有些人不理對錯是非,一幅我岩你錯的嘴臉和行為亦不斷發生.

維持治安在矛盾升溫下越來越苦,你們盡了力,市民或多或少知道.
努力啦!多d智慧令有心人冇位入lor!
仲有(u can agree to disagree or no comment)禿鷹講既言論往往火上加油,好唔適切

關於警察的角色和責任,該如何做夾心人,我相信警隊內部有詳細指引,我亦相信大部份警員都已盡力克制情緒,做好維持治安的使命. 這是我最返讀的文章一則,不敢說是提醒(我明白不同岡位會產生不同觀點與立場)就說給所有示威人仕及執勤的差人叔叔可作參考罷!

這是個大時代,寫給警察的一段話

講到尾,我認為我不該只圍繞著這則警民衝突去分析誰是誰非,它只是這次示威遊行演變出來的事件. 經過台灣太陽花成功令服貿枯萎,澳門成功推翻離譜法案,群眾一定會相信只要人多,越來越多,就有力量同機會KO政府,所以,可以預視這些議題所引起的衝突也會越演越烈,假如政府繼續堅持強硬立場.

於是,我要問: 是否每次抗爭,市民都是被政治利用呢?難道你真的認會在香港,一向政治冷感絕對零度的市民是如此蠢丙,又是如此容易煽動么?是以身試法,不是有金執!
為什么這次東北發展能號召如此多港人站出來反對政府,由兩三年前冇人知越滾越大,反對者的理據是否合理?他們是否盡力和政府理性對話不果(因政府一意孤行)才漸漸將行動升級呢?

我不知道對事件更進一步的了解能否令警民衝突時雙方有多一份力量去克制同明白. 走到這一步,錯的根源在政府,而不是市民(即使有抗爭行為及部份攪事份子),也不是警察(即使禿鷹把口好賤,真係好黑人憎,而警察又似乎在幫高牆). 解鈴還需繫鈴人,除非你捉晒所有人,以恐怖手段透過公權力同法律機器打壓一切反對聲音. 可以!若如此,請別怪人叫警察做公安,別怪市民無法體恤警察的辛勞,因為皇家香港警察過去三十年所建立的正面形像會因為這個不願聆聽人民聲音的政權被維穩到徹底破產了.

今次東北發展,反對者話土地只有6%用來建公屋,而陳局長話以住宅單位計算,超過一半是公屋. 讀過有關城市規劃的書(註一),高密度的住宅區對城市建設未必百害而無一利,若能適放更多土地綠化和優化社區設施長遠而言也可以是利民的善政. 在促進中港融合方面,在矛盾火熱的當口不好說話,如果政府有效控制人流,出入境,交通配套等,我亦覺得釋放東北這一片土地有利分流疏導,經濟甚至造就更多中小學學位 etc etc.

因此在土地運用和發展計劃方面,我認為是公有公有理,婆有婆有理. 錢總有人賺多賺少,要發展如此龐大的計劃,難道小地產商做得來么?不是四大又能是誰呢?政府可以做什么去規管財團,要求他們負上什么社會責任(向誰多給向誰多取 / greater power comes with greater responsibilities),去保障市民,政府若能如此,也不失為正路.

請稍安無躁,我現在要講,作為一個生於香港的讀經人,我為何反對政府東北發展計劃, 主要有兩點:

1. 政府官商勾結,殘民自肥.
陳茂波局長,吳亮星議員這一眾推手有明顯利益衝突,但政府沒有避嫌,沒有改用其他社會認為較公正的人員負責發展(又是個瓜田梨下的例子),單是這點就該站起來反對.

聖經, 利末記19.15 “你們施行審判,不可行不義,不可偏護窮人,也不可重看有勢力的人,只要按著公義審判你的鄰舍.”
我不能假設會有人受賄,但既然主理官員有利益衝突,發展過程遇上任何糾紛,他們難免偏袒財團那方,而無法秉公行義.

2. 巡例諮詢,妄顧反對聲,甚至遣責反對的村民為暴徒
陳局長話政府有做諮詢,對,他們看是看見,卻不明白,聽是聽見,卻不曉得,明明是讚成的人少,反對的人多. 就算你有足夠賠償,有錢唔係大晒,我唔要錢. 就算不是+40000份反對vs7份支持,只要有過半數人強烈反對,那政令推行仍然會遇到巨大阻力,任你好到派十萬,也應該放慢腳步,放低身段,快快的聽清楚,改換一下,在各方訴求中尋找更完善的方案. 不然,這類大白象工程就算不像高鐵般超市,延誤,又破壞古跡,其問題始終會逐步浮現.

在聖經列王紀上21有個故仔,講以色列王亞哈要求與拿伯換葡萄園,拿伯不肯. 亞哈王妻子耶洗別見王悶悶不樂,咁陰公豬,於是用詭計屈拿伯是逆民,將之殺害,順理成章地接管了他的葡萄園.

關於聖經裡的土地公義,可讀此文更深入了解.

土地公義的再思

你可能會反駁,土地屬神理論上只許代管借用而不容變賣(視作商品),不合時宜. 我個人的補充是,即使聖經說不該視作商品,聖經對產權使用權(property right)界定, 是極其仔細又謹慎的,讀申命記和約書亞記有關分地的律例和征服迦南的故事就可見一班. 若從經濟學角度,界定了property right, 會令人珍惜,愛護自身家業. 如果乜都係阿公,跟據人性自私的game thoery, 人會不顧後果的佔用和搾乾搾淨.

言歸正傳,聖經對於挪移別人地界,強佔,巧取,豪奪的亞哈王與以極嚴厲的責備和審判. 當亞哈王振英喝問攪屎棍先知以利亞,”攪衰以色列既瘟神就係你!”
以利亞答,”攪衰果個係你唔係我.”(19.17-18) 又預言”你點樣舐乾舐淨拿伯,狗都會係拿伯既園中,包 舐乾舐淨你既血. 因為你行了天怒人怨既事”(21.19)

今次東北發展,既然多數村民反對,不肯”換地”,政府為何要用強?

3. 政府叫財委會通過預期撥款,違反了先經城規會審批的程序公義.

你可能會想 who care 什么程序公義? 在聖經,這叫儀文,是叫人死的. 程序公義有何用?

香港是一法治社會,政府做事有法理,公務員可能被取笑因循,乜都照本子辦事. 但正因如此,一切都有法可依,任何人總之學懂了照這一套法去做不過界,政府都會話之你地一律放行. 相反若違反了這些,政府就糾纏不休,咬住唔放,那怕沒有效率,一拖再拖.
就是這重重法律和程序令整個社會在公平自由有秩序地繁榮發展與競爭的.

聖經耶利米書29 叫我們用行動(建家立業)為這”城”求平安.
在尼希米記,尼希米叫百姓為悍衛家園一手拿起磚與土,一手拿武器,重建城牆. 若有仇敵來攻,破壞城牆,百姓就要剛強壯膽地抗爭至底.

在古代,保護一個城市的是城牆

在今天,保護香港的城牆就是自由,法治,人權,三權分立,財產保障等一系列核心價值(註二). 689要催毀程序公義,又要玩行政主導,就是與民為敵,就是拆牆者. 站起來抗爭(註三),我相信有聖經保家衛國的理據,而不上單單什么政治立場不同,睇你點睇,耶穌保羅也勸人順服掌權者之類作借口就可逃避責任. 在這時代,教會更應該站出來發聲,做時代的守望者,他們(政府)或聽或不聽,總會知道誰是主耶和華(以西結書c 3, 33),假如教會選擇沉默,他朝香冮淪陷失色,試問我們怎能逃罪呢?(註四)

註一
A Country of Cities (by Vishaan Chakrabarti) 一書 p73, 145 稱讚香港是世界高密度城市規劃,值得美國借鏡(本書未有評論香港屏風樓,高地價).

註二

參考李思敬博士有關尼希米記的講論,他稱今日國家的城牆可能是經濟,軍事….

註三
去年讀了一部香港史, 補充了中小學都沒有教的一課. 今年初讀”大廣東”,對我們兩廣文化多了幾分體會. 蕭生這本香港的命運, 500多頁,花了近三個月,到前兩日方才由頭睇到尾.

在不少人印象中,蕭生是成日講粗口,只會拍如唐伯虎點秋香低級喜劇,或肉蒲團那類咸片的劇作家…..但不得不承認,蕭生講歷史故仔係好聽,聽他將香港與中國近代史尾尾道來. 我們怎樣由一小漁港,被割讓給英國佬作中轉港?,隨著共產政權1949年鎖國封關,她成了中國與世界溝通和通商的唯一窗口,因緣濟匯令她成了能與紐約,倫敦爭一日之長短的國際大都會.

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自小平同志上台,中國踏上開放改革之路,香港作為中國窗口這獨特優勢就慢慢減退失色了.

工廠早已北移,今天連消費甚至偷食也北上,什么外資和物流,現在也直接進大陸發展,不再需要依靠香港這根盲公竹,但據蕭生分析,由於大陸法治,人權,財產,言論,生命安全甚至連一般食品也無保障,因此香港只要牢牢的保護這些核心價值,香港仍有希望!

若以此角度思考今時今日689一切急就章處事作風(零雙非,限奶令,電視牌,20%cut入境,東北發展….),乜都要快,什么諮詢,什么立法會議政對他來說都是阻住地球轉. 但那正正是香港優於大陸,世界以致祖國對香港有無比信心的根本. 即使689那些政策s出台, 是利民又絕無官商勾結,殘民自肥…:被他亂攪仍是沖激香港核心價值的惡法,自毀法治/人權/言論長城的利器.

註四

你亦可反駁時代不同,尼希米省長,他抗爭合法. 但起來建牆的有許多是平民,所反對的卻是另一省份的官員參巴拉和多比亞. 重點是站起來保家衞國,是有聖經根據的.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