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聖樂主日信息] 齊唱耶穌係邊位?(太22:34-46)

-100%+

「猶太人是敬拜獨一上帝的,第一批信徒怎可能把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當上帝來拜?研究歷史的有不同講法,但無法否認,應該有震撼經歷令他們覺得是上帝親自將耶穌提升,他們唯有順服上帝,敬拜耶穌。當他們唱詩、擘餅、祈禱,這信仰奧秘就改變他們生活,甚至有勇氣挑戰強權暴政!今天我們的敬拜如何?有否回應生活?世界不同弟兄姊妹都有用自己故事寫歌,為何我們不可以?難道上帝和今天香港人沒有故事嗎?真正問題可能是我們慣了在四面牆內,對公民社會漠不關心。」

2014年10月26日 | 循道衛理信望堂聖樂主日講道

被邀請為聖樂主日講道,透過經課中馬太福音的經文,指出早期信徒的崇拜經驗如何影響他們生活。主題所限略去了「基督是誰的後裔?」背後的歷史耶穌問題,集中討論馬太群體引用的詩110篇(LXX詩109篇)如何反映他們以至整個新約群體的敬拜實踐。

這裡主要參考Larry W. Hurtado《耶穌到底如何成為神?早期耶穌禮敬的歷史問題》(How on Earth Did Jesus Become a God? Historical Questions about Earthliest Devotion to Jesus)的成果,強調在第二聖殿時期猶太教一神論背景中,猶太人雖然有用極為超然角度描述天使、先祖和智慧,但未至於走到膜拜這重大突破(由此反駁Rickard Bauckham在God Crucified的漸進觀點)。有理由相信,最早期信徒已有敬拜耶穌的實踐,他們理解不一定全面,但確是具爭議性的重大突破。這一切源於無以名之的宗教經驗,復活耶穌的啟示/顯現,令他們相信這是獨一上帝自己的作為,上帝親自將耶穌提升,他們唯有順服上帝,敬拜耶穌,感激上帝拯救。在信仰世界,崇拜和詩歌有時比教條更加基本,改變信徒的生活。

一如廿五年前八九民運,這些日子,教會群體為香港祈禱,不容易找到適切的歌,原因是當前流行的敬拜讚美詩歌,大多描述個人對上主愛慕,鮮有社會題材。更重要是,我們自己生活也少有社會參與、在地反省。鼓勵弟兄姊妹自己做信仰反省,自己寫歌,回應上帝,回應時代。在黑暗中,人們以各種精神/信仰象徵承載他們對正義的渴求,無論獅子山直幡、蜘蛛俠抑或關帝、耶穌。願教會群體急起直追,重尋信仰力量,我們是可以對聖樂更有期望的。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9Riof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