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聖樂主日信息] 齊唱耶穌係邊位?(太22:34-46)

被邀為聖樂主日講道,透過經課馬太福音經文指出早期信徒崇拜經驗如何影響他們生活。主題所限略去了「基督是誰的後裔?」背後歷史耶穌問題,集中討論馬太引用詩110篇(LXX詩109篇)如何反映他們以至整個新約群體的敬拜實踐。

這裡主要參考Larry W. Hurtado在How on Earth Did Jesus Become a God? Historical Questions about Earthliest Devotion to Jesus的成果,強調第二聖殿時期猶太教一神論背景中,猶太人雖然有用極超然角度描述天使、先祖和智慧,但未至於走到膜拜這重大突破(由此反駁Rickard Bauckham在God Crucified漸進觀點)。有理由相信,最早期信徒敬拜耶穌的實踐,理解不一定全面,但確是重大突破。這一切源於無以名之宗教經驗,復活耶穌的啟示令他們相信這是獨一上帝作為,他們唯有順服上帝,敬拜耶穌。在信仰世界,崇拜和詩歌有時比教條更加基本,改變信徒生活。

這些日子教會為香港祈禱不容易找到適切的歌,原因是當前流行的敬拜讚美詩歌多描述個人對上主愛慕,鮮有社會題材。更重要是我們自己生活也少社會參與在地反省。盼弟兄姊妹能多用自己經歷做信仰反省,自己寫歌回應上帝、回應時代。在黑暗中,人們四處找尋象徵符號承載對正義的渴求,無論獅子山直幡、蜘蛛俠抑或關帝、耶穌。願教會群體急起直追,重尋信仰力量。

—————————————————————
2014年10月26日 | 循道衛理信望堂聖樂主日講道
齊唱耶穌係邊位?(經文:太22:34-46)

 

齊唱耶穌係邊位?

謝謝邀請。我問會吏為何找我講聖樂主日?她說是你曾做聖樂事奉人員嘛。不錯,有段時間會吏在香港堂做敬拜主席,我有擔任樂手與她合作。現在我負責青少年崇拜也會客串敬拜主席,高興看著青少年人透過事奉經歷上帝、學習崇拜。但聖樂主日不單為事奉人員設,而是屬於我們每一位,所以想從最基本崇拜經驗反省,特別從今天馬太經文討論早期教會崇拜經驗。

話說馬太講耶穌的故事到了尾聲,耶穌入耶路撒冷京城,宗教領袖輪流挑戰他。到今天經文太22:34-40節是法利賽人見撒都該人敗陣,派律法師做最後一擊,出絕招:「云云眾多律法,最大誡命是甚麼?」

耶穌說,第一,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第二,要愛鄰如己。哦,所謂「愛主愛人」,看來簡單,其實結合了申6:5利19:18精粹,有根有據,對方全無還擊。

然後在41-46節耶穌反守為攻,開出更厲害信仰難題給對手:基督是誰的後裔?當時流行看法認為基督(彌賽亞)是大衛皇族後人。那為何大衛會稱他為主?這裡,耶穌特別引用了詩110。傳統把大部份詩篇歸入大衛作品,好像都是大衛「聲音導航」:上帝對我主說,你坐我右邊,「你係大衛後裔吖嘛,我揀你做王」,把你仇家放你腳下。但彌賽亞怎可能既是大衛後裔,又是大衛的主?輩份亂作一團呀!

對於故事中的猶太人,這是難搞神學問題!舊約關於彌賽亞講法好多,除了形容是皇族後人,有很強政治味道,也有形容他身份較超然的,眾說紛紜難以簡單協調。所以今天故事結尾,宗教領袖、聖經專家被徹底擊敗,無人再敢挑戰耶穌!

但馬太福音讀者,在書卷頭幾章已知道耶穌「係邊位」—看家譜就知道,他是基督,既是大衛子孫,也是以馬內利、上帝愛子;有上帝的靈降他身上,他勝過魔鬼試探,又能施行神蹟、成全律法,身份和能力超越摩西和一眾先知。這位基督,如何既是大衛後裔,又是大衛的主?答案馬太福音整卷書結尾—因為上帝使他從死裡復活,將他高升。

有理由相信,最早期信徒都有這體會,因為耶穌復活的啟示(顯現),他們發現他是上帝兒子,地位高超(譬如羅1:3-4; 徒2:337:56)。雖然我們無機會坐時光機訪問他們怎樣經歷,但也想像到那真是很大突破!你記得猶太人是敬拜獨一上帝的,對第一批信徒來說,怎可能把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當上帝來敬拜,奉他名祈禱祝福?這是褻瀆上帝、大逆不道呀!研究歷史的人有不同講法,但無法否認,應該有很震撼經歷,令他們覺得是上帝作為,上帝親自將耶穌提升,他們唯有順服上帝、敬拜耶穌,感激上帝拯救。

歷史上,教會還要經過一段頗長時間才較多討論基督的神性和人性,但在最開初已用詩歌傳頌這偉大神秘經歷(腓2:6-11)。原來在信仰世界,崇拜和詩歌有時比教條更加基本,當他們唱詩、擘餅、祈禱,這信仰奧秘就改變他們生活,敬拜耶穌令他們願意學耶穌放下身份地位,無私分享。譬如在林前12:13,不同身份的人就因為共同信仰經歷成為團契,突破很多成見,這在弱肉強食的古代世界完全難以想像。

更難想像是,當這群人將一個被處死罪犯當作上帝來敬拜,當他們堅持耶穌無辜被冤枉,其實已質疑司法公正,不自覺在反抗羅馬政權。不知道他們將耶穌被屈當作個別事件或怎樣,但隨著時勢變壞,教會的抵抗是更明顯。有大段時間,百姓要效忠皇帝當作上帝來敬拜才能謀生(所謂帝皇崇拜),但敬拜耶穌的人,卻反對這權威。啟11:15「世上的國成為上帝和基督的國」;在啟19:16「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不是羅馬君主,而是基督;這群信徒與政權劃清了界線(啟18:4-5呼籲逃出巴比倫,說上帝審判臨到)!

弟兄姊妹,我們概括看過最早期信仰前輩崇拜經驗(還未提古代以色列人),已發現原來崇拜「咁大件事」。透過崇拜,人可以突破既有成見,與上帝相遇,改寫整個人生,甚至有勇氣挑戰強權暴政!今天我們的敬拜如何?有否回應生活?在佔領行動開初,香港堂幾乎每天都舉行祈禱會為香港祈禱,不少同工說難找適切詩歌,原因是當前流行敬拜讚美歌曲,大多描述個人對上主的愛慕,少有社會題材;《普天頌讚》歌集內容雖豐富,但多數是改編歌,即使有中國基督教本土創作(如趙紫宸)也年代久遠。

我跟少年人說,你們自己作曲,自己做信仰反省回應時代、回應上帝吧。真的,我們應該對聖樂更有期望,世界不同地方弟兄姊妹都有用自己故事自己文化作曲,無論內容或形式都表達真切信仰體會,見證上帝在不同民族工作,為何我們不可以?難道我們沒有信仰體會嗎?難道上帝與今天香港人沒有故事嗎?為甚麼來來去去只得三十年前《風雨念香港》?真正問題,可能我們慣了在教會四幅牆裡安穩生活,沒認真聆聽受苦朋友聲音,亦對公民社會漠不關心。

大約十年前,我剛出來社會做事,公司在灣仔,收工後走過兩條街口就到教會,很方便。有段時間當我參與崇拜,腦海閃過一些臉孔,是街上推車運送垃圾的老伯,也有其他在困難中的朋友。到底我們所高舉的上帝榮耀,對他們有何意義?後來,我在十字架上看到受苦耶穌,發現原來他沒有離開過黎民百姓受苦現場,還邀請我加入呢。現在想來,很大程度是這經驗令我決心讀神學,尋問信仰如何回應生活。也許,真正問題不是上帝沒有在社會中顯現,而是我們忘了上帝所愛的這世界,對公民社會漠不關心。

今天很多人形容政治立場差異令社會撕裂,其實更根本是我們沒有足夠社會常識,也不願意開放了解,學習講道理。本來透過講道理、互相信任,不同見解的人可以彼此為對方好處提出貢獻,再看如何適切回應問題。如何唱詩、如何祈禱?在當前環境至少可以認罪吧,我們很多人沒有盡力講真話,令本來脆弱的誠信更難維繫,這是整體社會危機;另外也可以求主賜我們力量,有良知和勇氣扶助灰心的人、記念強權暴力威脅下的人,還有三餐不飽、被社會忘記的人,不用花巧,不用長篇,真誠就有力量。

放眼周遭,其實你知道,人們大抵都知道甚麼是光明美好,不過很少人有勇氣堅持到底,信徒也不例外。當我們忘記信念、忘記上帝,迷失自己,崇拜就成為最起碼提醒,甚至比教條更加基本。歷代前輩告訴我們,若認真唱詩、祈禱、擘餅,回憶上帝拯救,宣認上帝主權,記得「耶穌係邊位」,一切都會不同!你的內心會對你說:對啊,如果耶穌是主,世界不應如此,做人也不應如此!唱得澎湃激情,回到生活就失去威力?這是甚麼道理?這樣說,不代表我們有拯救世界必勝良方,但至少也可以堅持信念、見證上帝吧。

弟兄姊妹,也許你不是音樂人,但仍可用你人生故事唱出上帝旋律,正如歷代前輩也這樣唱他們人生裡的上帝旋律。也許就是你這首歌、這點光,足以照亮這時代,給人希望呢!今天上帝要你唱甚麼歌?你會否曾唱過,但又忘記了?願聖靈指教我們!

[另載處境信仰資源庫]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