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青少年主日信息]一代宗師(路10:25–37)

青少年主日,透過經課路10:25–37思想青少年成長。經文主體是著名「好撒瑪利亞人」故事,但耶穌講故事脈絡同樣有趣,是上京旅途開初與律法師一場高手對決,從「永生」談到「鄰舍」,反映新舊價值之別。更有趣是,如果對照其他福音書耶穌談「永生」段落,會發現驚人差異。我寫信息時為配合崇拜場景,略去了共觀福音與約翰福音的歷史耶穌問題,只簡單把多元面貌綜合為「耶穌教學理念」。事實上,無論歷史問題推論如何,早期教會保存不同面貌福音書這現象就反映,信仰傳統是如何寬闊,古人真理觀並不如今人以為那樣非黑即白。那時還未流行「Be Water」說法,只有意無意帶出在固定套路以外,天地其實更廣,生命總有自己出路。青少年成長如是,社會變革亦如是。

一代宗師

2013年7月14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青少年主日午堂講道
一代宗師(路10:25–37)

今天青少年主日看福音書,看耶穌教學理念,思想青少年成長。

經文路加福音10:25–37標題是「好撒瑪利亞人」,很多人聽過這故事:講有人在路上被打劫,打到半條人命躺在地上,有祭司、宗教人士路過,沒有人停低幫忙,直到一個撒瑪利亞人看見於心不忍,上前替他包紮傷口,帶他到旅館,付了賬文代老闆接應,安排妥才離開。故事最簡單教訓是要憐憫、不要見死不救。

高手過招,內行看門道

但今天想跟大家看耶穌講故事的背景,其實是另一場精采對決。

根據路加記載,事情開始時有個律法師來勢洶洶,挑戰耶穌,問信仰問題:「師傅,我該做甚麼才可以承受永生?」(路10:25)原來猶太信仰主流都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但在歷史上他們面對強大壓迫,很多人到死也看不到報應,所以開始重視死後生命。正如但12:2,相信做善事死後得福。所以,律法師問永生是問信仰根本問題:如何做到至善,得享最大福氣?

耶穌沒正面接招,卻反問他「律法上寫的是甚麼?你是怎樣念的呢?」(路10:26)見對方胸有成竹,就由對方自行回答。這時,律法師不可能迴避說不知道,因為放棄話語權會令自己處下風,無論如何,他也要用說話證明自己有見識。但這樣一來,就變成自問自答,耶穌卻可以看清他的招數才出手,這就變成反客為主,控制節奏了。

當然,律法師不這麼容易罷手,他回應律法上寫甚麼:「你要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 — 你的上帝,又要愛鄰如己」(路10:27)聽來是今天我們熟悉的「愛主愛人」論調,但對當時的人來說,要這樣扼要講出律法精粹也不容易。古人講法律常常引經據典,大家知這律法師話出處何在?是申6:5利19:18,律法師精妙地結合兩段經文的「絕招」,可以說是毫無破綻,卻萬料不到耶穌跟著說:「你回答得正確,你這樣做就會得永生」(路10:28)耶穌不是亂說話,既然講律法原則,耶穌也應用利18:5/申6:24說法:凡遵行上帝律法就得生命。原來,耶穌是透過肯定對方,連消帶打,令律法師無處發力。

這時律法師急起來,雞蛋裡也要挑骨頭,就問耶穌:「誰是我的鄰舍呢?」(路10:29)於是耶穌才講出著名的「好撒瑪利亞人」故事。正如開首講過,基本橋段是見義勇為,為人為到底,類似今天「霎時感動」,好像無甚特別。特別之處在於角色安排,祭司和宗教人士扮演見死不救的壞人,而好心主角卻是猶太人最看不起的撒瑪利亞人。

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高手過招,律法師十分清楚,耶穌這故事正在諷刺他們。故事裡祭司和宗教人士看見事主奄奄一息卻選擇繞路行,因為在律法裡,接觸屍體很麻煩的事(根據民19:1–22,當事人整個禮拜也「生人勿近」;在利21:1–3對祭司要求就更嚴格)。從律法師角度看,嚴守律法是要保持上帝子民身分,保持聖潔。故事卻將他們道理倒轉過來:守律法是見死不救,反而外族人卻活出信仰精神。最難堪莫過於,故事結論要由律法師自己說出來:誰是那被劫者的鄰舍?是撒瑪利亞人!律法師說不出,唯有婉轉地說:是憐憫他的那人(路10:37)。耶穌就補充說:你照樣實踐吧。按照誰的模樣實踐?又是撒瑪利亞人!律法師聽到的,則可能是弦外之音:枉你讀這麼多書,你的功夫,倒轉過來就排第一名,實你最看不起的那人,才是你的師父!經文沒交代律法師的反應,但我想像,如果是日本武士片,如此受辱可能已切腹了。

能否覺醒,一念之間

看過高手對決後,可能你說,一切都是律法師自找的。但是,他那提問也不算無中生有。在福音書裡,其實不乏類似對答,如太22:34–40也有律法師問信仰。有趣是,關於「永生」這終極課題,耶穌竟然每次答案都都不同。在路18:18–20,青年財主問永生,耶穌叫他變賣所有;在約6章卻說吃他肉飲他血有永生,叫抓破頭皮。很多人嘗試研究拆解背後意思,但真實情況可能像青少年流行說法「認真你就輸了」。耶穌每次答案不同,很可能是因材施教,針對不同需要。面對自以為是的人,耶穌甚至可能故意講反話激發對方反省。若然,則理解耶穌說話,重點可能不是一味字面解釋,而是留意在當時脈絡裡,如何呼籲各式各樣人們及時覺醒、改變生活。

這種教學方式,對東方人來說並不陌生,想到那些禪宗公案佛偈,或者《道德經》「道可道,非常道」。也許,世間最終真理從來不是一堆規條可以說明,而是要每個人用生命來驗證,能否覺醒,就在一念之間。當人封閉自己,或都甘於只做旁觀者道聽途說,就會錯失良機。又正如使徒保羅所言,有偏見的人不會明十字架道理(林前1:18–31)。但當人願意放下成見,打開心門,坦誠面對人生,就能夠遇見真理,經歷改變。也許,耶穌的教學理念就是要帶來啟發,不是炮製填鴨。沒標準答案,沒強力指引,好像很冒險,不怕受眾亂來嗎?這背後挑戰我們如何看待人,也許耶穌做法就是相信只要願意探索,每個人都可以遇見真理,生命總有自己出路。今天,我們又如何看待青少年?在我們社會「未來主人」如何作主?

教育與產業困局,青年看不到將來

記得當年我讀神學時,沒想過去做青少年工作,但上帝安排奇妙,牧師邀請,大家給予機會,就來這裡服事。身邊有很多天使,包括同工、導師、少青部部員、不同年齡弟兄姊妹。尤其近一年健康影響工作,很多事工靠大家幫忙支撐。當然,最重要有一群熱心的青少年人,即使我們做得沉悶都願意前來,出席就是支持!這幾年,看不到做出幾多成績,一班導師分享,好像付出多少都不及從前有果效,反而見證大環境給大家很多壓力,看到家長、老師都辛苦,我也嘗試了解教育政策的影響。看到九七前後,當局進行教育改革都沒有足夠諮詢,最前線老師聲音往往不被重視。引進了很多市場化評核,卻令本來重視溝通和合作的群體生活,變成孤立競爭,人只用業績看待自己價值。縮班、殺校、語文政策、 派位組別從5組減為3組,面對差異學習環境,看不到支援;有老師自殺;不少家長更要親動手協助兒女完成功課;所謂「OLE」其他學習,本來就屬於生活經驗,卻因功課學業霸佔了生活時間,就倒過用成績威迫利誘青少年去學習它。看見很多學校老師行政雜務大增,仍想用心抵抗,保持人性,客觀效果卻是工作量百上加斤。

最令我感觸是,青少年本該有生活空間,卻被惡性競爭環境,大堆補課補習兼職佔據,想約他們返來教會遊玩也不容易,有中一學生更說讀書讀到胃痛。這些情況,跟我們年代很不同,也很難一時間說得大家明白,我看見,只感到欲哭無淚。還有一群大專青年人頗有潛質,但卻沒有好機會為自己前途安排。我們會在放榜時辦祈禱會,看那些升學資料,課程很多,卻不知出路何在。香港大環境經濟產業單一,人才未能出頭,其實是結構問題。到底是青少年不夠上進,抑或是很多人看不到將來呢?

放下成規,重奪命運

今天我們如何看青少年?教會有甚麼角色?花點耐性、給予空間、給予信任(同時預備可能替他們收拾殘局),我們都想珍惜一起相處和發夢機會,即使影響力有限,也想盡力而為。這幾年越來越看到,大環境不改變,青少年事工只能小修小補。有學者說過:教育政策最基本是培養人品,發掘才智。今天教育市場化,表面給家長自由,其實只是有錢有選擇。真正自由是幫助各種人實踐人格,發揮所長。我們社會要到幾時才能停下來反省呢?那些政策是為誰好處?說為我們好,但高官子女卻仍用腳投票到外國讀書,如何有說服力?

弟兄姊妹,我們看過路加經文,思想耶穌教育理念,道理很簡單:教育最基本是相信人性,不是在於資產學歷有多少。雖然在聖經裡,律法師和青年財主都錯過與真理相遇機會,但當我們願意開放給予空間,生命有自己出路。今天仍期望家長、老師、學生有自己空間,無論青少年、成年人都有自在一點的生活,不用被環境趕到透不過氣來,可惜社會似乎不大容許。有不同拉力催迫我們,所謂安份守己生活,可能只是無止境追趕業績,令人不能活出自己。求上主幫助我們,無論如何也要記得自己為何而活。

世上本無招式,招式是前人應變出來的,甚麼時候放下成規,自己發掘招式,甚麼時候就有一代宗師。同樣,甚麼時候有人看到,這是我們家園,今天社會狀況不是自有永有,不公平是可以改的,甚麼時候就能掌握自己命運,與身邊人一起奮鬥。不用怕!記得我們師傅是世上最強,是耶穌聖靈會引領我們:「你們將認識真理,真理會使你們自由」(約8:32)。

更多材料見處境信仰資源庫
[FB] facebook.com/civic.faith
[Medium] medium.com/civic-faith
[YouTube] goo.gl/wcSNgp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