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信仰現場] 我們本該憂戚與共:耶利米書與集體懺悔

耶9.1-3

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水的泉源,
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
惟願在曠野有旅客的客棧,我好離開我的百姓而去;
因他們全都行姦淫,是行詭詐的一黨。
他們彎起舌頭像弓,為要說謊話;
他們在國中增長勢力,不是為誠信。
他們惡上加惡, 並不認識我。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利米書9:1–3)

總有些時候,哀傷與控訴彼此交織,難分難解。

就像這經文,既為無辜百姓被害難過,又描述上主意欲「出走」,繪影繪聲地控訴百姓背信棄義。

在聖經耶利米書裡,先知說話經常與上主神諭交疊,研究者各有說法。若考慮宗教經驗層次,也許兩者未必如現代人想像般涇渭分明。

無論如何,當「激情」字句被收錄在古先知著作裡,哀傷與控訴主題就結合成一個民族的集體懺悔、歷史反省,認定多年來個別不幸背後,其實有共業。承認結構性罪惡,就是承認彼此應該是憂戚與共的社群,這是恢復信念的起點。

今天,無辜者的血繼續說話:「致香港人:雖然抗爭時間久了,但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一直以來的理念,一定要堅持下去。強烈要求全面撤回條例,收回暴動論,釋放學生示威者,林鄭下台,嚴懲警方」、「黑警冷血,林鄭殺港」、「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字句寫得直白,難以用個別不幸來掩飾。

那沉重既來自時局,也是整代人欠的債。痛苦由社會而生,因緣是我們大眾一直昧於時勢。我們本該憂戚與共,可惜即使同樣在抵抗殖民,前線抗爭者與百萬遊行大眾不僅步伐不同,更可能彼此身處不同時空。

也許,相比「無效」安慰或行動,更重要是嘗試理解困境,盡力填補落差,進而為自身參與負責任,不再一味跟大隊或諉過於人。前途談判以來,港人錯失了多少抵抗時機?我們未必都背信棄義,但歷史基本教訓是,要知行合一才可以彼此守護。

今天,「激情」的人格化上主仍在召喚,我們本該憂戚與共,為了香港兒女,我們能再分擔多點、勇敢一點嗎?

更多材料見處境信仰資源庫
[FB] facebook.com/civic.faith
[Medium] medium.com/civic-faith
[YouTube] goo.gl/wcSNgp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