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教會與政治武俠版之「炮山論劍」?

西元2019己亥年,香城政局動盪、禮崩樂壞,龍獸之手長期掌控香城,伺機而動,民心思變。耶教多為百姓著想,內部卻多有分歧,有支持龍獸統治者、有支持群眾抗爭者,其中邢福增院長支持群眾抗爭,管浩鳴、吳宗文牧師則傾向支持龍獸統治。故是次炮山論劍,眾耶教英雄摩肩接踵、簌擁至會場,食花生者亦有不少-因群雄相鬥,勢必一場腥風血雨。一時間炮山之上,人頭湧湧、好不熱鬧。

主持郭書生一襲青衣,抱拳朗聲道:「古有英雄華山論劍、今有晚生承學院之邀,請來三位一代宗師-邢福增院長、管浩鳴、吳宗文二牧炮山論劍,真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晚生更能為是次論劍主事人,實乃榮幸之至。為表公正,三位宗師各以一柱香時間為限,各至使出自家得意劍法。是次比劍,不分輸贏、點到即止。事不宜遲,有請管法政!」

管浩鳴一身黑衣白短髮,纖細嗓音溫婉卻顯有威嚴:「今人要是為此比劍就要重練劍法,豈不大耗我精力?故在下施當家拙技比試便可。如有冒犯,多有得罪。」也不等眾人反應,竟開始施出管家絕技「鳴波微步」。但見管黑影於會場內休迅飛鳧、飄忽若神,竟是再難捕捉其身影。眾人默然:此等身法之高,則練若十年八年也未能及其一半。

一柱香時間匆匆而過,黑影輕輕落於會場中央。「喂是次比劍,你卻走來走去,如何是理?再比再比!」「連人影也看不了,係咪帶我地遊花園先!」會場眾人顯是不服,奈何時間已過,管法政亦已收式退場。主持郭書生道:「有請吳牧!」

吳身穿藍衣提劍步出,聲若洪鐘,威勢震攝全場:「我建議眾位來者,不如先熟讀武學經書,貫通古今再來。且看我學富五車、古今中外之武學均在我身!」話音剛落,吳已使出其得意絕技「七十二路吳家劍法」,眾人一時間眼花繚亂,只見光影舞動。「唏?何解於吳家劍法中,竟襲有其他各家劍法的套路?」突然人群中一把聲音響起。

「王家劍、何家劍、龍家劍、太極拳、八極拳…卻全具形而無神也。如此穿鑿附會,把各家劍法拳法虛具形態胡亂安於自家劍法上,又有何了得?」聚人耳語之聲此起彼落。一柱香時間過去,吳趾高氣揚,竟頗有看不起眾英雄之勢,眾人卻氣憤難平,多頗有不服者。主持郭書生道:「有請邢院長!」

邢福增一身黃衣,一介書生的虛怯模樣。眾人屏息靜氣,時間如凝住一般,只見邢穩打穩扎、一招一式使出「降龍十八邢家劍」。眾人多為首次接觸邢家劍,但見招式簡明,雖似平平無奇,卻是極剛至陽、大耗內力的劍法,出招下劍風竟是勁力精深,每出一劍均有排山倒海之勢,眾人之衣衫均被其內力之深厚吹得鼓脹,更要扎穩馬步才不致晃動;而一招一式,竟大有破解七十二路吳家劍之勢。一柱香時間過去,風捲殘雲,邢一個轉身收式,竟有劍如無劍,已達人劍合一之境。若言管之「鳴波微步」須練十年八載,那「降龍十八邢家劍」則恐怕用兩輩子之力也難練成。

這一下來,勝負實已分。郭書生卻不說破,徐徐而出:「好,以下為示範環節。晚生先戴頭盔, 話說吳牧曾有言龍獸乃正義之掌權,此話當真?」吳一挽劍花、橫眉倒豎,喝道:「胡說八道!可有證據?」「那晚生不客氣要除頭盔了-剛才吳牧施展其中一式,豈不是龍獸城下的得意劍法『龍家劍』?你可知此邪惡劍法於歷史長河中,曾錯殺多少平民百姓?晚生敢問吳牧!」郭書生浩氣凜然,會場眾人當即拍手叫好。

吳不徐不疾:「郭書生未免眼界狹窄,不妨放眼世界武術,就能窺見『龍家劍』於歷史中實是瑕不掩瑜之當世絕學!」「即是吳牧你認為『龍家劍』無問題是嗎?!你是否香城人也!」「走狗!」會眾中不服聲音此起彼落,奈何吳乃宗師、傲視全場、自是地位超然,眾人頓足也是徒勞。「晚生得蒙指教,實是榮幸之至。時光飛逝,是次炮山論劍就此結束,亦感謝眾英雄的參與。江湖再見!」

人潮徐徐而散,獨剩燈火闌珊。是次論劍,孰是孰非?

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