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講道:無中生有的信仰(瑪3:1-4)

將臨期第二主日經課瑪拉基書,預告上帝以意想不到方式來臨,並且施行審判。這是安慰抑或「趕客」,端在乎聽者渴求怎樣的上帝。昔日在帝國回歸政策下重建的猶太社會,人們不滿奸惡橫行,自己卻未嘗知行合一實踐信念。今天港人光景如何?教會群體又怎樣見證來臨中的上帝?

無中生有的信仰

2012年12月9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聖經主日午堂崇拜
講道:無中生有的信仰(瑪3:1-4)

今天是將臨期第二主日,也是聖經主日,我們看瑪拉基書,講猶太人亡國後重建家園故事,思想上主來臨的盼望,及聖經如何對今日說話。

內憂外患的回歸群體

公元前538年是個翻天覆地時刻,巴比倫帝國崩潰,在強權統治下的猶太人又經歷改朝換代,波斯帝國興起成為新宗主國。波斯王塞魯士改變了民族政策,批准散居猶太僑胞集資回鄉重建聖殿。

巴勒斯坦面積約2300平方公里,但當時第一批猶太人回歸時居住地只有之前五分一,周圍有不同族群做鄰居。公元前520年左右,猶太人開始重建聖殿。到後來巴比倫地區有叛亂,局勢動蕩令那裡較富裕的猶太人逃往耶路撒冷,成為重建資金來源。

這時,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開始預言上帝榮耀重返耶路撒冷,某程度引起了民眾期望,經過大約五年時間,艱鉅的重建工程終完成了。

一般印象以為,重建家園的猶太人是和諧合一群體,但近距離看其實內憂外患。在大環境,他們受制於波斯帝國和其他族群壓制;在內部,不同階層利益衝突嚴重。

話說當年猶大國滅亡,一班社會精英被擄散居異邦,有人聽耶利米先知勸告,在他鄉投入生活,努力生產;至於留在巴勒斯坦主要是草根階層,這群人接收了社會精英剩下的土地財產,努力擺脫被遺棄心情,艱苦建立自己生活。幾十年後,那些散居異邦猶太僑胞落地生根,環境較富裕,就沒有多少人願意回落後故鄉生活。當然仍有些人充滿愛國熱情,一心回鄉要領導重建工作。對於居住巴勒斯坦那群草根階層來說,這班僑胞無端出現指指點點,又說要收回之前留下財產,大大干擾了他們所建立的生活。

更重要是,從經濟角度看,波斯帝國民族政策雖然較寬容,但卻徵賦重稅,有段時間波斯積極發展埃及地區,巴勒斯坦似乎被冷落。為不想被邊緣化,不同族群唯有收更重稅爭相貢獻給中央。對猶太人來說,自從社會精英被擄,手工業也後繼無人,這變相令經濟單一發展。平民百姓,主要靠耕種為生,遇上天災就收入不穩,要變賣家產和借高利貸交稅。

聖殿重建後幾十年,波斯王亞達薛西一世年間,帝國西部混亂,有文士以斯拉奉派去巴勒斯坦進行猶太教改革。後來,猶太人尼希米又成為當地行政長官,繼續推動改革,從管治角度來說,這某程度是要維持地區穩定。

歷史研究認為,以斯拉尼希米屬不同時期,但作者為突出以斯拉改革,把兩人事蹟編織起來。無論如何,聖經尼希米記描述,當時有猶太人族長和貴族欺壓窮人,在安息日做生意,甚至與敵人合作。對平民百姓來說,在回歸重建名義下,社會出現過種種改變,但生活只有更差。

為何總見壞人有好報?

可以想像,對民眾來說,這經驗如何令人失望。再講,看著所重建聖殿的手工明顯不及往昔,如何更有榮耀呢?先知哈該、撒迦利亞預言美好景象是否說過了頭?「這後來的殿的榮耀必大過先前的榮耀」(該1:9)「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的城鎮要再度繁榮發達」(亞1:17)。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面對種種困難,生計朝不保夕,甚麼復興都不要再說了。如果公平上帝真在這裡,為何總見壞人有好報?如果上帝真看顧我們,為何這麼艱辛?我們何必虔誠?「凡行惡的,耶和華看為善,並且喜愛他們」(瑪2:17)「事奉上帝是枉然,我們遵守上帝所吩咐的,在萬軍之耶和華面前哀痛而行,有甚麼益處呢? 現在,我們稱狂傲的人為有福,並且行惡的人得以建立;他們雖然試探上帝,卻得以逃脫。」(瑪3:14-15)

這情況下,有人不惜扭曲自己,拋棄家庭,選擇與經濟條件好的外族人通婚(瑪2:14-15)。矛盾是,這些人並沒離開猶太民族和信仰,他們照樣獻祭,但獻上價值次等祭牲,甚至連所謂十一奉獻起碼要求也做不到(瑪1:7-8,13-14; 3:8-9)。我們看到,在希望和失望循環中,信仰如何變成藉口。也許,對他們來說,信仰不過是對沖投資,不能太沉迷。把生命交上帝,就如把所有蛋放一籃子,很危險!他們投訴上帝,像對社會有期望,但只期望上帝出手懲罰敵人,帶來幸福,自己卻不願實踐正義。

期待上主,到底期待甚麼?

今天我們所讀的瑪拉基書,就是回應這犬儒心態。作者所描述的上帝,不是高深莫測,而是不惜與人爭論,糾纏不休,像偏要找麻煩似的。今天經文瑪3:1-4,就是回應他們投訴上帝不公平。上帝說要派使者開路,然後「你們所尋求的主必忽然來到他的殿;立約的使者,就是你們所仰慕的,看哪,快要來到」(瑪3:1下)

說上帝忽然來到,難道平時體會不到上帝?也許在他們主觀經驗裡上帝確不在場,所以眼前盡是扭曲;另方面自己也慣了當上帝不在場,卻聲稱期待上主來臨。針對這虛偽,先知發出挑戰:你們期待甚麼?期待發達抑期待正義?如果不願意改變生活,上主來臨確是場浩劫,「他來的日子,誰能當得起呢?」(瑪3:2)這說法,正如摩5:18-24「想望上主日子有禍」。

瑪拉基書用煉金和漂布比喻要去除人的雜質(尤其宗教領袖),恢復敬拜意義(瑪3:2–3),又表明上帝會為受欺壓者主持公道,做壞事的人會有報應(瑪3:5)。對於失望的信眾,這話是安慰還是「趕客」呢?先知沒有一味說「明天會更好」,而是宣佈審判。想起很多人談到末日與聖經信仰,往往以為是閻王駕到一切「玩完」。但背後更基本問題是:如果世界真有災劫,信仰怎樣影響我們?有信仰的人到底會選擇自保抑或互相幫助呢?是貪生怕死抑或捨生取義?

原來,信仰最基本是幫我們回到生活,恢復人性,給我們力量承載傷痛,勇敢成為真實的人。聖經裡談審判,重點不是破壞,而是建設,往往邀請人做抉擇:到底我們是否願意承認自己和周遭扭曲,坦白地生活?願意悔改,就會體會到上主賜下的真正力量。原來,期待上主來臨就是渴求公義伸張、盼望不用再扭曲地生活。

上帝說話與生存危機

弟兄姊妹,其實每人心裡都有盼望種子。多少時候,面對自己和周遭不理想狀況,裡面有聲音對你說:世界不是這樣,人生不應這樣…這聲音邀請我們貢獻自己,追尋更好將來。只是不知甚麼原因,我們往往鎮壓了那聲音,用各種理由說服自己:我學精了,掌握了遊戲規則。看著現況崩壞,很多人更選擇退縮。很多人忘了自己是誰,也忘了周遭受苦的人。

今天,我們實在需要上帝說話來抵抗這生存危機。聖經如何對今日說話?也許不是教條式「基督徒可否XXX」,因為這容易變成逃避責任的藉口。聖經真正力量,是邀請我們與上帝相遇,面對生命真相,又給我們想像力挑戰既定現實。譬如舊約律法書提到,猶太人無論如何借貸第五十年要免債,曾變賣土地要無條件歸給原來主人,叫做禧年,這社會政策大抵從來沒有真箇實踐,卻表明了土地和很多資源是上帝賜給人類的生存基本,不容壟斷,這就給我們力量挑戰當下。

這些日子,很多朋友看新聞,為權貴橫行感到無比憤怒。其實有甚麼希奇呢?看歷史,中共政權往績和現況早已提醒我們,在他們統治下社會是怎樣一回事。有些朋友長期寄望有開明領導人復興社稷,但所謂撥亂反正可能只是派系鬥爭。也許,真正問題不是要打倒誰,而是何時能勇敢承認我們才是社會主角,盡力回應時代,決心為自己和下一代奮鬥?昔日對「回歸」抱寄望的香港人,過去揚言回應時代的香港信徒,經過多少希望與失望循環,還有意志走下去,承擔歷史責任嗎?抑或用各種理由說服自己一切正常?撫心自問,這些理由經得起常理考驗嗎?

指向月亮的手指

有人說,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堅持,是堅持才看到希望。原來盼望是一對眼睛,讓我們洞悉眼前選擇未必是真正選擇,真正自由不是靠別人賦予,而是在掙扎糾纏中體現的,就是沒有路走時,仍勉力踏前。上主昔日透過先知神諭挑戰民眾,今天也繼續透過聖言與聖靈挑戰我們,上主的盼望從來是無中生有、充滿驚詫。你看瑪拉基書的失望民眾,早認定上帝「遠水不能救近火」,哪會想到上帝有天會親自成為人呢?

概括地說,古先知預言總有應驗地方,亦有些未實現,但每個應驗都不過是指向月亮的手指,重點不是注視手指,而是順著它望向月亮,渴求將要來臨的上主。同樣道理,我們每日生活、每個行動都不過是為上主來臨預備道路。今天我們不妨坦白承認,對於人生難題、政經困局,教會未必有現成良方,原來我們與社會大眾一樣,迷惘裡看不透,只能在上主震怒和審判當中尋求恩典。但正因如此,我們有力量在身處時代擇善固執。既然上主才是歷史主宰,我們不用太擔心做錯會拖累大局,有甚麼大局是上主管不了的呢?

弟兄姊妹,今天你渴望上主嗎?或者應該問,你渴望一位怎樣的上主?是開天窗傾福無盡的上主(瑪3:10)?是施行審判討公道的上主(瑪3:5)?你會為所渴望付上甚麼行動呢?不願改變生活的話,上主來臨會是場浩劫;願意承認扭曲尋求更新的話,上主來臨則是「天有眼」,讓人們會看到世間有天理(瑪3:16-17)。今天,眼前仍看不到正當又明確選擇,有誰帶著盼望眼睛勉力前行,盡本份預備上主來臨?有誰倚靠上帝話語力量,在黑暗中活出尊嚴與自由?又有誰以公義為供物獻給上主(瑪3:3)?

更多材料見處境信仰資源庫
[FB] facebook.com/civic.faith
[Medium] medium.com/civic-faith
[Google+] goo.gl/M4D6gG
[YouTube] goo.gl/wcSNgp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