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講道:得救與失救(徒12:1–19)

日前新聞有倖免於難當事人家屬一句「感謝主」引起爭論。對本地耶教圈來說,信仰核心經歷不外乎解釋個人際遇、提供指引出路以至趨吉避兇保證。這是宗教基本功能之一,本來無可厚非。只是當遇著天災人禍、社會問題,簡單因果律和指引往往不敷應用,真正需要是多用基本常理分析事情,在行動中保持同理心。過去外間認為耶教徒「自私又離地」,很大程度是這兩者貧乏所致。究其深層原因,是未能起碼整合信仰傳統的社群觀與神義論問題。以下分享昔日信息,從使徒行傳故事探討這老掉牙題目在扭曲時代的具體意義,希望拋磚引玉。

——————————————————————–
2011年6月25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週六崇拜系列講道
講道:得救與失救(徒12:1–19)

得救與失救

很多人說使徒行傳記早期教會史,這說法沒錯,但只是最低層次。對研究聖經的人來說,更重要是欣賞作者說故事技巧和心意,情況如電影,導演如何透過安排人物和劇情表達主題。像電影《反斗奇兵》講玩具,其實講生存意義:選擇成為博物館擺設永垂不朽,抑或有血有肉地陪小朋友成長?《變種特攻》不單講有超能力的忠奸角對決,更講人類社會如何對待異己,他們是否要扭曲自己,融入主流才能生存?這些主題吸引我們,用故事帶出道理,很高招。因此,讀使徒行傳,不單問故事如何發生,更問為何這樣說故事,要表達甚麼?

今天經文徒12:1–19是彼得在使徒行傳最後兩幕之一,講早期教會很大危機,兩名教會領袖雅各和彼得,一被當局處死,一被監禁,準備在猶太人的大節日逾越節後公開處決。當局為何這樣做?經文說是當時分封王希律「見猶太人喜歡這事」這不是拘捕理由呀!有罪名嗎?有公平審訊嗎?相信沒有。值得留意,這是針對性迫害,對付的都是領袖。原來有時強權不一定要大規模搜捕反對者,因為激起民憤,政治成本更高,反而針對打擊領袖,「棒打出頭鳥」,可以令人恐懼,自行閉咀,更有效維持社會穩定

使徒行傳提過,早期教會源自猶太人的群體,但信徒漸漸與同胞,特別是當中的宗教領袖產生張力。今天經文更記官方插手迫害早期教會這群宗教異見人士,希律王為討好猶太人出手,是活生生的政教勾結,無法無天。

希律王大概公告了彼得將要行刑的消息,也早有防範,駐重兵看守:「彼得被兩條鐵鏈鎖着,睡在兩個士兵當中;門前還有警衛看守」(徒12:6)士兵每天換班四次,確保彼得插翼難飛,更不會有劫獄情況。對早期教會來說,這是一片愁雲慘霧時候,他們只有切切禱告。

然而就在彼得要被處決前夕,奇妙事情發生:有天使營救他。那時大概天亮前,彼得最熟睡時,有天使拍醒他,「鐵鏈就從他手上脫落下來」(徒12:7),天使指示彼得穿上衣服,在不驚動任何守衛情況下,彼得帶著惺忪睡眼,隨天使步出監房,一層層鐵門自動打開,直到走過一條街,天使消失,彼得才醒覺自己真得了自由,不是作夢,不是異象。

彼得趕緊向就近弟兄姊妹報平安。他前往馬可母親家去,似乎是個聚會點,正進行通宵祈禱會,突然聽到敲門聲,「有一個使女,名叫羅大,出來應門」(徒12:13)「是誰呀?」一聽,是彼得的聲音!立即跑回屋報信。眾人大概會想:不是吧,這邊廂才為彼得祈禱,那邊廂他就站在門外,是你有幻覺吧?

但敲門聲繼續,因為原來使女高興得忘了開門,他們帶著疑惑要開門看個究竟,門一打開,大家不約而同「嘩」一聲驚叫!是人是鬼?(這句我加上去) 猶太人沒有頭七、回魂傳統。「彼得做個手勢,要他們不作聲」(徒12:17)然後把這奇遇告訴他們,又託眾人帶消息給雅各,便趁天亮前逃走了。雖然經文未註明,但這雅各肯定不是剛被殺的那個,而是另一人,相信是耶穌兄弟。後來經文(徒15、21章)可見,這雅各成為耶路撒冷教會重要領袖,這是題外話。

回到經文,到天亮要處決彼得時,希律才發現這被高度看管的政治犯竟消失無影無蹤,問警衛也無所獲,便下令處決警衛。這是今天經文結尾,但故事並不就此完結,之後幾節徒12:20–25可以看到,希律王有他的結局,他後來調職另一地方,正當他意氣風發,眾人奉他為神明,上帝懲罰他,經文說他被蟲咬死,現眼報,場面聽來也恐怖。

到這裡我們問:作者要表達甚麼?哦,你看希律王的現眼報,以及彼得神蹟脫險,都證明上帝掌管歷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有不報,時辰未到。是否這樣?說上帝掌管歷史大抵沒錯,但為何只有彼得獲救,雅各卻受害?再說,彼得獲救無疑令早期教會喜出望外,但這神蹟同樣令那些警衛受害,上帝出手救彼得,這群無辜警衛沒選擇,只能「被失職」,然後被處決!情況就如今天聽到弟兄姊妹講見證,講自己危難中脫險,我們通常都會回應「感謝主!」但說的時候,會否想到可能同經歷危難,沒有脫險的人?或者當情況倒轉,像經文中使徒雅各的遭遇,當好人遇上壞事,該怎樣回應和解釋那老問題:如果上帝掌管歷史,為何好人受苦?甚麼是上帝旨意?

也許,使徒行傳作者從沒有把上帝掌管歷史當成一切的簡單解釋。也許他比我們更現實,當他並列出彼得脫險,雅各遇害;作惡多端的希律與無辜的警衛同樣當災,就要我們相信,真實人生充滿無法完滿解釋事情。要學習不是解釋,自己脫險固然感恩,別人哀傷也要認真面對。人生是悲喜交集,要生活就要懂得與哀傷並存。

我讀神學時,有機會認識很多好同學,看見他們美好見證,其中兩個很深刻,一個是來自緬甸少數民族女士,她是博士生,平易近人,喜歡照顧同學,她進修是期望回國服事教會和社會,你知緬甸軍政府獨裁統治,民不聊生,所以她有這抱負。記得神學院建新聖堂籌款,她剛呈交論文,也來弄食物義賣,反應不俗,還在週四團契答謝大家支持。第二天早上,我和幾個同學下課後收到電話,說她在沙田威爾斯過身。大家打了個突,趕忙上的士。

大概中午,很多老師同學聚集,院方讓我們分批見她遺體,進了一間房,冷氣很冷,看著她龐大身軀,昨晚答謝我們的笑容還歷歷在目。為甚麼?第二天《蘋果日報》頭條報這醫療事故,說檢查身體,她喝了對一般人無害的顯影劑,不久嘔吐休克失救。一年後,調查說是意外。但我們仍問:論文都完成,快要回國事奉,這樣心志,這樣生命,為何匆匆離世?之前努力有何意義?不明白。

另一個叫我問為甚麼的同學,是很多弟兄姊妹熟悉的柏才弟兄,他的愛心服事不用我多講,做同學最記得他上課,功課不但準時更是早交!後來他癌症復發,仍撐行山手杖完成那學期。之後病情惡化,最後未及告別。這樣好人,為何匆匆離世?這些比我好得多的同學,如果未返天家可為上帝做多少好事?我倒留世上,「為何不是我?」不知道,這是奧秘,只是每想起好同學,我告訴自己要盡力做好、活好。

弟兄姊妹,使徒行傳就是這樣,不是簡單善惡現眼報,而是挑戰我們:甚麼是信仰?假如做好沒好果,做壞事沒惡報,我們會否堅持信念?這不是提倡報應,我們不是判官,而是見證人;不是看環境順逆,而是堅持信念,在黑暗中求真理,越黑越要這光。這時,見證上帝的神蹟就不單是脫險與否,而是信仰能否有力量面對困境?甚至會否有人因信念不惜以身犯險?這才是早期教會信仰動力!大概因此,原文「作見證」一字漸成殉道代名詞。

早期教會曾有個傳說,典外文獻《彼得行傳》記載,彼得最後在羅馬傳道,面對逼害,弟兄姊妹安排他秘密逃生。當他離開城門,見耶穌迎面來。他問:「主,你為何到這裡?」主說:「我要到羅馬釘十字架。」「主,你要再次被釘嗎?」「是的。」這時彼得醒悟:「我要被釘十架!」便折返羅馬,沿路高興地唱詩。這次他不再逃,他選擇殉道表明信仰。早期教會透過這故事鼓勵信徒勇敢。

當然,做見證不一定要死,死或不死不是最重要,重要是有否力量在困境中活得好,甚至有自由多走一步,在見利忘義的社會中,為別人承擔困難。今天,當社會上很多人說:「不想被邊緣化,要發展」、「要整體得益,總要有人犧牲」我們怎樣回應?當我們慶幸自己不是被犧牲的人,會否聽到主說:「我要到受苦的人中再釘十字架」?怎樣才是活得好,活出基督?

更多材料見處境信仰資源庫
[FB] facebook.com/civic.faith
[Medium] medium.com/civic-faith
[Google+] goo.gl/M4D6gG
[YouTube] goo.gl/wcSNgp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