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vin Lee

原為循道衛理香港堂宣教師。
天降福緣,提早經歷退休,學習回到基本,為身體和生活負責任。

[貧窮人視野與社會經濟史] 人生需要甚麼?(可10:35-45)

原刊於處境信仰資源庫,2017年10月15日

人生需要甚麼?(可10.35-40)

那些年,教會辦「抗貧主日」,邀請機構談整全使命。我被編於同日宣講,信息借窮人視野閱讀馬可福音10:35-45門徒雅各、約翰求發達的故事,再從本地社會經濟史印證,點出慈惠以外的公義問題,同時也是靈性虛偽問題。當時尚未看出各種體制崩壞,故仍期盼有心人推動某些政策改革。現在再看,民間應要自力互助。至於所謂撕裂背後的世代和階級差距,則反映靈性虛偽問題比當時所講更嚴重,我們整代人都責無旁貸。

——————————————————————————
2012年10月21日 | 循道衛理香港堂抗貧主日早、晚堂崇拜
講道:人生需要甚麼?(可10:35-45)

求發達的故事

今天分享馬可經文,講耶穌三大弟子彼得、雅各、約翰其中兩兄弟求發達的故事。

雅各、約翰這兩兄弟問耶穌:「老師,我們無論求你甚麼,願你為我們做。」你先答應吧!「古古惑惑」,原來要在耶穌榮耀中佔左右位置。當時耶穌被認為是猶太人救星,要起革命復國抵抗羅馬統治。一般推測,雅各、約翰是希望當耶穌成功登基,成為左右丞相分享權力。

耶穌反應也特別,沒拒絕也沒答應:「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甚麼。」雅各、約翰真不知所求是甚麼?至少知道自己有私心吧,所以用巧妙方式問。但也不必太怪責他們,因為對那年代被強權欺壓的人,起革命代表生活有改善,用社會學說法,他們不過期望向上流動而已,其實其他門徒也有類似期望,只是被捷足先登,所以憤怒(可10:41)。

問題是,雅各、約翰似乎不知道耶穌上耶路撒冷是去受死,所以耶穌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甚麼。」意思是:「你們想榮華富貴大權在握?我無喎!我行的是黑路,要受苦的。」照這期望跟耶穌是跟錯老闆了,後果挺嚴重呢。若他們父親西庇太知道可能會說:「我早就警告你們,有捕魚業不幹,去跟從耶穌。你看,有甚麼前途呢?」

福音書回應貧窮的精神

今天崇拜週刊有寫,我們教會為回應聯合國呼籲,舉行「抗貧主日」。今天經文沒提「貧窮」二字,卻點出福音書回應貧窮的精神。

某程度,福音書沒有扶貧政策,而是指向根本問題,貧窮源於社會虛偽,用正當理由漠視身邊受苦受欺壓的人。例如上禮拜經文裡,那少年財主像很敬虔,其實只為自己爭取永生,未明白永生是為他人而活(可10:17-31);又如登山寶訓提到天上飛鳥、野地花朶不用為生存擔憂,上帝所賜本足夠,何況人的基本權利(太6:25-34//路12:22-31)?問題是社會制度本應帶來幸福,卻變成強者欺壓弱者,基本生存變有限資源,令人習慣保護自己,忘記他人需要。

所以耶穌說:「外邦人有君王作主治理他們,有大臣操權管轄他們。但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你們中間誰願為大,就要作你們的用人;在你們中間誰願為首,就要作眾人的僕人」(可10:42-44)耶穌是表明,在上帝國真正領袖不像世上有權者要欺壓人,而是像奴隸一樣服事,不是「求發達」,而是要成全他人。可以想像,一個以成全他人為核心價值的世界,不容易有人陷入困境吧。

在今天社會,誰是窮人?

當然我們知道,今天世界絕不是這樣。在今天社會,誰是窮人?前社會福利署署長余志穩說,今天講貧窮不單問生存(膳食),更問基本生活條件,這當然有主觀成分。但現況是香港貧富懸殊在已發展地區名列前茅,有必要嗎?社會應改變但有不少阻力,早些日子政府還帶頭拍廣告歧視,說綜援養懶人,其實很多是年紀大無法工作,以前「餐搵餐食餐清」,沒有退休保障,到臨老無積蓄,不但無錢出街飲茶敘舊,還要看醫生和交租。主流認為供養父母是家庭責任,不應推給社會,問題是許多子女自顧不暇。綜援是最後權利,卻關卡重重,窮人叫「查家宅」、「衰仔紙」。

另有人因離婚、喪偶、工傷或失業需要綜援,自己情緒低落還要被白眼,為兒女發展、生活瑣事如看醫生、修理電器也困擾。不是不肯做工,僱主見年紀大、多年無做工就嫌棄不請。有人說與其送魚不與教打魚?不是不想打魚,而是魚塘根本無魚!工資低、車費貴,加上要照顧子女(要不就是獨留子女在家),只能做兼職或輪班,收入更少。

家庭條件差,問題更跨代流傳。有機構資助貧窮兒童上網、書簿費、補習、專科班等開支,但根本問題是家人工資太低。然後由於起步比人差,低學歷青年人被迫投身工時長的低薪工作,住天價劏房,如何有時間精力進修增值「自己捉魚」脫貧?不一定想大富大貴,但連選擇機會也沒有。更沒選擇是少數族裔,面對語言問題(教育、就業資源幫助不足),只能做地盤、酒樓雜工、看更等,受氣還要啞忍。

不干預的經濟神話

到這裡,可能有批評是否要搞福利社會?我想,難道我們要自己落泊才看到不公義嗎?問題在社會太相信所謂不干預的經濟神話,但這神話是有爭議的。回看香港所謂成功故事,主流解釋離不開自由市場、積極不干預政策、出口主導策略以及企業家靈活變通適應世界市場變化。但有研究指出,不干預政策和香港工業化可能只是巧合,出口工業二戰前已有。其次,政府在維持米價和供應公屋其實很干預,這對勞工階層至重要。

事實上,有紀律廉價勞工是東亞工業化更基本條件。1950至1960年代美國透過促進遠東經濟防止中國朝鮮坐大,令香港出口工業得益。廉價勞工哪裡來?就是大批難民為養家日夜工作十多小時;在家未結婚女兒,由於重男輕女,很早出來賺錢幫補家計,婚後則取貨回家加工,有訂單就做,無訂單就做家務,是非常彈性後備,老闆不用擔心白支人工。到1970年代工業興旺,很多勞工家庭子女去工廠打工,提供大量熟手技工。他們是否聽話如羔羊?不一定,但由於種種政治原因工人運動沒真正組織起來,戰後除1967年勞資糾紛變暴動之外,少有大規模示威或談判。面對不合理,打工仔女只有辭職。

1980年抵壘政策取消前,大陸更多人偷渡來,去工廠、地盤打工或做小販。地產帶動建築業、服務業,找工作還不太難。但好景不常,面對跨國企業分拆工序,東南亞挑戰香港地位,適逢大陸開放,廠商漸把生產線北移。到1990年代工業萎縮,服務業金融業成為核心,工人幾十年經驗一下子變得無用,轉行境況一樣差。其後政府推私營化,以價低者得外判,令工作得更零散,在監管不足下,僱主迫工人做自僱人士、或定期合約聘用,外判人工更低得可恥。

好多人以為餅越大窮人分得越多,問題就解決。過去半世紀香港經濟確不斷增長,但貧富差距也擴大,增加財富多集中在有錢人手。回顧過去,貧窮人口持續上升是發生在經濟增長超過10%的1980至1990年代,可見餅大不等於窮人分得多。

事實上戰後香港物質日益豐盛,但社會政治安排卻更不公,上面提過很多工人半生勞碌,年老時最起碼保障都沒有。早年拼搏賺錢,到中年才回鄉娶妻,但在港只以單身身份生活,輪不到公屋,數十年住板間房或天台木屋。1990年代他們大陸妻子得批來港,遇著經濟下滑,丈夫年紀大面臨失業,妻子在低收入市場中打滾。

本來,當小販是低下層求生策略,但政府掃蕩下愈來愈難做。有報道一位賣雞蛋仔的伯伯擺檔卅年,理應可合法申請低收入綜援,卻因想自食其力,無小販牌下冒險經營,結果被罰款兼充公貨物。做「蚊型生意」也不行,就算以自由經濟角度看也不是公平競爭。窮人無自己經濟空間,只能幫大老闆打工。社會用市價和外判制懲罰他們,令他們經常欠缺,不能自主,還被人批評不努力,其實是我們未夠努力,改變扭曲遊戲規則!

貧窮是社會病

聽完這些故事,相信我們很難說窮人是咎由自取吧。概括地形容,貧窮其實是社會病,不單源於不公平制度,更源於一個忘記窮人又自以為現實的謊言世界。看新聞,做政策的人好多活在自己世界,有人問青年人要為甚麼不想想成為另一個李嘉誠?明明租金支出最惱人,生意人卻只緊咬那幾塊錢最低工資;有局長更自行經營板間房/劏房…可能有人說,香港快要邊緣化了,趕不及配合大陸,還講甚麼勞工保障,還要更破壞營商環境?

首次,經濟單一發展是之前累積問題,很多做決策的人有份,但不是要窮人找數理由,景氣時不處理,現在又托詞情況危急不處理,都是藉口;進一步說,經濟發展除了看機遇,還要看自身條件。目前社會兩極化,中產也向下流動,令很多人失去鬥志。看見土地和各種條件被壟斷,若還不處理好基本生活,保障本土發展,當有天言論自由、廉潔和法治都走樣,港人連僅餘創意和職業道德都不保,香港就真的談不上甚麼國際競爭力了,有生意都做不來!更重要是,所謂發展其實有賴每個成員參與,除非我們都記得受苦的人,社會不會真正幸福和進步。

令人擔心是,很多已脫貧的人由於只看到自身經驗,就對主流經濟神話深信不疑,忘記條件較差的人,原來他們仍在極不公平環境中。很多人無論有心無意,都與當權者一起塑造謊言、接受謊言。香港教會過去曾回應難民需要,也有不同扶貧工作,多以慈善形式為主,不容易挑戰政府。但在當下扭曲政制中,若遊戲規則不改,扶貧本是好事,也可能變成轉移視綫,令好多人以為「做左等於做到」,自我感覺良好。

上帝受苦,挑戰冷漠虛偽

弟兄姊妹,我們扶貧會否也落於自我感覺良好?我們經驗是否與受苦的人脫節?可否多聆聽窮人故事,落區接觸,了解為何今天捱世界比之前更令人洩氣,反省對窮人甚麼是福音?面對貧窮這社會病,問題不單是扶貧,而是如何讓人有尊嚴地生活,能為自己生命負責任、能養家、受人尊重。先決條件是有公平參與機會。很多窮人不是不想貢獻,而是沒條件。若我們不為愛心設限,不是霎時感動後忘記窮人面孔,很難不追問貧窮成因,迫切思考如何讓人有尊嚴地生活。

也許,教會最重要見證不是替執政者想辦法,而是首先讓窮人的世界挑戰我們:那飢餓經驗、「今日唔知聽日事」、被人白眼、欲哭無淚、拼命也鬥不過命運,其實就像聖經裡的受苦僕人:「他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他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他」(賽53:3)上帝最激進回應,就是親自進入卑微,經歷困苦,釘十字架,挑戰罪惡權勢,挑戰社會的冷漠和虛偽。

當上帝自己也成為受害人,世界註定要不安!因為忘記受苦者,就是忘記受苦的基督,我們不能再視若無睹!真正屬靈生命是寧願活得不安,好過虛假。它挑戰我們人生為了甚麼?自己可以做甚麼?網上流傳一句話:「怕甚麼?我們既來這世界,就沒有打算活著回去!」對於跟從耶穌的人來說,甚麼才最重要?

耶穌說:「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可10:45)耶穌一生示範了成全他人,甚至犧牲自己,提醒我們捨棄才是得著。我們能否認真反省,承認自己冷漠和虛偽,與社會一起認罪悔改?能否在受苦的人當中,與上帝相遇?謙卑地學習以窮人眼光看世界,與他們一起爭取尊嚴?跟耶穌未必發達,但肯定不是黑路。有上帝同在,不會無希望的。願上主繼續幫助我們、挑戰我們。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